《最巫老司机》
第6节

作者: 龙鸽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见这名字,我不由泄气,小扁头家是早年从江北逃难过来的,如今家里就孤儿寡母,生活格外艰难,靠着乡亲们的接济才能维持下去。这么一家子人,我要是找他麻烦,说出去就不好听了,外公也绝不会答应。
  “算了,我回家了,外婆还在喊我。”我闷闷不乐套上衣服,拢着双手对着外婆的方向喊了一嗓子,外婆在村口骂了我一声,回家去了。
  刚一迈步,脚腕上传来一阵刺痛,低头看,只见左脚踝上有三道血印子,鲜血长流。
  我气坏了,搞成这样,回家外公外婆得心疼死,我也肯定会挨骂。可伤口抹不掉,事已至此,只能认了。
  这么一会儿工夫,后塘里的人已经都上了岸,各自穿衣服准备回家。一片嬉闹中,传来小扁头惊呼:“我还有一只拖鞋弄哪儿去啦?”
  回头看,刚才在水里戏弄我的小扁头着急忙慌在地上找,脚上只穿着一只拖鞋。鞋子这东西,丢了一只就等于丢了一双,他们家穷,回家肯定得挨打。
  “活该!”我心里暗骂,幸灾乐祸回家去了。

  等我一瘸一拐走到村口的时候,回头看,小扁头依然在那里寻找,孤零零一个人。看到这我有些不忍,可一想到脚被他抓成这样,又坦然了。
  到了家后,尽管我刻意隐藏,可还是被发现了脚上的伤口,在外公外婆的联合逼问下,我只得老老实实把下午的经历说了出来。出乎我预料,一直不准我下水游泳的外公并没有责备我,反而皱眉盯着我脚上的伤口出神。
  “你这不是人抓的。”半天后,外公下了结论。
  这时候再看,果然伤口有些不寻常,人的指甲是扁的,抓出来的伤口应该很宽,可我脚上的伤口却仿佛是被猫抓出来的,呈三条细线。难道在小扁头戏耍我的时候,还有什么东西在抓我的脚?想到这,我心胆俱寒!
  “以后绝对不准你去后塘沿。”外公郑重其事说。

  外公对我很和蔼,很少这么严肃,一旦这样,那就表明事情很严重,必须遵从。其实到了现在,就算外公不说我也不敢下水了,直到今天我都不会游泳。
  外公还想说什么,突然,外面传来急切的“当当”声,有人敲着破脸盆嘶声呐喊:“快去后塘沿,有娃子溺水啦!”
  外公悚然一惊,连忙打开门冲了出去。
  外面敲着破脸盆奔走呼号的是看瓜的刘老汉,他也不会水……
  听见刘老汉的呼叫,家家户户往外出人,心急火燎跑向后塘。村子距离后塘不远,如果是刚溺水的话,也许还来得及。

  有人把刘老汉围起来,问是怎么回事,刘老汉前言不搭后语,老半天才把事情说了个大概。
  他回家吃完饭,不放心那两亩地的香瓜,连忙往瓜田里赶,刚到了地头,就发现出事了。那时候岸上早已没了人,水里还有一个——小扁头。
  他看见的时候,小扁头在离岸不远的水里扑腾,半淹在水里,只能发出挣扎声,连话都喊不出来了。
  刘老汉虽然人孤僻,也不能眼看着个半大孩子在自己面前被淹死,可他不会游泳,只好赶紧跑回村子里求救。
  听完刘老汉的描述,大家伙的第一反应是不敢置信,小扁头人虽小,可水性出了名的好,怎么可能会在离岸不愿的地方溺水。

  外公没说什么,阴沉着脸,把我往腋下一夹,跟在村民们后面跑向了后塘。
  等我们赶到的时候,月亮已经升了起来,惨白的月色下,前面聚集了一大群人,却不是在后塘岸边,而是在香瓜地里。
  大伙儿看见外公来了,连忙让开一条路,我被放在了外面,被叮嘱不准靠近。
  好在我人小,蹲在地上,从大人们的腿缝里能看见个大概。
  里面是一条水沟,宽深各有半米左右,沟里塞着一大蓬水草,隐约呈现出人形,仿佛木乃伊。
  外公走进去,接过一把镰刀,开始小心翼翼割了起来。
  水草被一层层隔开,等最后一层被分开后,月光下,显露出一张惨白的脸,这里面裹得正是小扁头,刚才还活蹦乱跳的人,竟然就这么死了!说不清为什么,看着这张熟悉又陌生的脸,我当时心里一堵,哽咽着哭了出来。
  尸体边围满了人,却没有一个人说话,一片死寂。

  “是你们把他抬上来的吗?”外公问。
  有个本家表叔嗫嚅着回答:“我发现的时候,他就在这里了。”
  外公点了点头,又走到尸体下边,两刀下去把水草切开,露出一只被泡的发胀的脚,看了一眼后,透过人缝和我对视。
  我看向那只脚,借着月光,只见小扁头尸体的脚腕上有一道抓痕,和我腿上的几乎一模一样!
  一片嘈杂中,看瓜的刘老汉来了,还不等他站定,立刻冲上来几个人把他按倒在地,咆哮着要送公丨安丨局去。小扁头家里困难,经常在村里小偷小摸,他们怀疑是偷了刘老汉的瓜,老头怀恨在心,把人给害了,然后故意演这么一出。

  小扁头在村里风评不太好,可毕竟是个孩子,刘老汉这个外来户可就完全不一样了,村里甚至风传他早年犯过流氓罪,在家乡待不下去才搬来这里的。
  一片混乱中,刘老汉被人打了几拳,趴在地上破口大骂,外公连忙喊:“别打了,你们过来看。”
  外公发话了,大伙儿骂骂咧咧放了刘老汉,又围了过来,在外公的指点下,这次人们都看清了小扁头脚上的伤口,面面相觑。
  “他搞不好是被水鬼拖进了水草里,才裹成这样,就算爬上来也没法透气,在岸上闷死了。”外公做出了推断。
  对外公的判断,大伙儿表示赞同,农村里本来就不乏水鬼的传说,许多人还信誓旦旦曾看见过。在乡民的描述里,水鬼这东西满身毛发,有些像猴子,所以也叫水猴子,平常潜伏在水底,最爱把人拖进水里溺毙。
  “就是糟了水猴子!”刘老汉爬起来叫嚣,急于撇清。
  大伙儿噤若寒蝉,目光全都放在外公身上,后塘供应全村的饮用水,对村子很重要,这里面要是闹水鬼,以后还怎么来挑水?
  外公似乎也遇到了难题,习惯性皱着眉头思考起来,显然他以前也没对付过这玩意。
  一片寂静中,塘梗那边传来撕心裂肺的哭喊,一个妇女跌跌撞撞跑了过来,身后跟着几个妇女搀扶照应。
  小扁头他娘来了。
  小扁头在村里名声不太好,人们都不太喜欢他,我也是,可看着他娘一头扑在尸体上哭昏了过去,大伙儿还是陪着暗暗抹泪。毕竟只是个半大孩子,就这么死了,留下他娘孤零零一个人在世上,往后的日子该怎么过。

  哭昏过去好几回,他娘整个人都软了,趴在儿子尸体上大口喘气,乡邻们看不下去,把他们娘儿俩抬起来回村,帮着办后事去了。
  人都走光了,我外公还坐在田埂上对着水发呆,琢磨着。
  “你看见了那个东西没有?”外公忽然问我。
  我摇了摇头,真没看见抓我的是什么东西。
  “那就不好办了。”外公摇了摇头,愁眉不展,“要想对付这东西,首先得知道它的特性,至少也得知道是野兽还是冤魂。”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