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巫老司机》
第5节

作者: 龙鸽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后塘很大,说是一个小湖也不为过,离村子有一段路程,在一片广袤的农田中心。水质清澈甘冽,水草丰茂,被村民们用来做饮用水,同时还是附近男孩子们的“游泳池”。
  那时候还没人家有空调,电风扇都是稀罕物,夏天解暑的方式就两样:蒲扇……洗澡。
  这洗澡指的不是在家里用澡盆洗,而是下池塘泡着,那是真凉快,顶着荷叶也晒不着,还能顺手摘莲蓬、菱角解馋。
  每到暑假的时候,后塘就成了村里男孩子的天堂,见天人不断,搞得女孩子们都不敢接近那里。为啥?那年月小男孩下水都是光屁股的……
  记得,那是暑假刚开始不久,领了成绩单的第二天,因为考了个还算不错的成绩,我彻底从恐慌中解脱了出来,开始了我的计划。
  中午吃过饭,我就在门边的小板凳上坐下,安静地等我舅舅。这个舅舅是我外公弟弟的儿子,小名叫六斤子,尽管和我差着辈,却只比我大一岁,平常我俩玩的特好,没大没小的。
  香火台上的老式座钟连敲出三个单音的时候,六斤子来了,他在肩上斜挎着一个自行车内胎,从门前走过,对我使了个眼色。
  等六斤子舅舅绕过了隔壁墙角,我回头看了一眼,今天外公不在家,外婆躺在凉床上已经睡着了。
  “外婆,我去同学家玩会。”我轻轻喊了一声,心里盼着外婆睡着了不搭理我。
  外婆这时候应该处在半睡半醒之间,扬起蒲扇在身上拍了拍,含糊不清嘱咐:“早点回来,千万别玩水。”
  我“嗳”了一声,乐颠颠朝隔壁墙角跑了过去,不玩水?那是不可能的,我和六斤子昨天就约好了,他教我划水。
  我们俩顶着大太阳,做贼似得溜出村子,不一会儿就来到了后塘,这里早已人声鼎沸,好多小男孩在水里扑腾。后塘很大,这些人却都挤在东南角,害的岸边看香瓜的刘老汉一直瞪大眼睛盯着,不时骂两嗓子。
  必须承认,他们就是故意的……
  到了岸边,六斤子自己先跳下去,在水里冲我招手。
  来之前我是下定了决心的,今天一定要学会划水,可真到了地头,我却犹豫了。我不是有多怕水,而是怕下面那些大孩子,他们在水里闹腾的太野了,逮着人就往水里按,看得我心惊肉跳。
  在村里我算是个另类,一点野性都没,斯斯文文的,除了六斤子外,跟别的孩子也玩不到一块。
  就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身后瓜棚里刘老汉走上来抓住了我的胳膊,郑重其事说:“小米,你千万别下水!”

  刘老汉是村里外姓,这时候大概五十多岁了,是个孤老,性格孤僻,不太和别人交流,平时就睡在瓜棚里,村里人都不喜欢他。
  我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这样说,因为怕他告诉我外公,就随口敷衍:“我就是在水边泡泡,不下去的。”
  刘老汉摇了摇头,就是不撒手,“叫你不要下去就别下去,我是看你这孩子老实,那些野小子我才懒得管。”
  我也是没辙了,不下去就不下去吧,反正我也正好有点怕,就跟着刘老汉到他瓜棚里坐着看热闹。
  看着水里的小伙伴们,我是既羡慕又怕,他们水性实在太好了,一个猛子能扎老远,灵活犹如游鱼。可他们戏水的方式我是实在接受不了,经常能见到几个人把一个人拖进水里闷,老半天不放出来,有的人都被呛得流鼻血了。
  他们在水里放肆大笑,我在瓜棚里看得心跳如鼓,不停吞唾沫,冷不丁刘老汉在一旁阴阴来了句,“闹吧,迟早得闹出人命来。”
  我那时虽然小,听见这话仍浑身不自在,不过也懒得搭理他。

  又过了一会儿,远处的村子里陆陆续续有大人呼喊,玩累了的半大孩子们开始穿衣服回家。那时候大人压根儿就不找孩子,到了饭点往村边一战,拢着双手大声呼唤,各家有各家的调,孩子听见呼喊就会回来。
  不得不佩服那时候大人的嗓门,能传出去一里开外,一声连着一声,喊半个小时都不带变调,跟喊号子似得。
  水里人稀了不少,刘老汉见最不放心那几个走了,也就自顾回家吃饭去了。
  他这一走,我的心就又痒了起来,好不容易来一趟,连水都不沾,实在是有点说不过去,于是在六斤子的鼓励中,我脱了衣服摸下了水。

  说来丢人,长这么大,这还是我头一次真正意义上的下水,并且此后再也没有过。
  下了水后,在六斤子的配合下,我套上了充作救生圈的自行车内胎,开始在岸边扑腾。
  游泳这东西,其实就是个全身配合,一旦找到了窍门,就会豁然贯通。我试了十几分钟后,就掌握了个大概,能向前游了。
  但凡学东西,将会不会的时候劲头最足,我依稀听见了外婆的呼喊,却没有答应,只想着再玩一会儿。
  水里还有些比我大的孩子,我不敢靠近他们,就向另一边游,不知不觉扑腾到了深水区。当时我想在这里调个头,再游回岸边就赶紧回家,外婆还在叫我呐。

  刚学会游泳,向前游很容易,调头却很难,如果不是身上带着内胎,这个动作我很可能就完成不了。也得亏有这个防护,要不然,那天恐怕就不是调不了头这么简单了。
  我刚把身子偏过来,依靠着内胎的浮力准备掉个个儿,就在这时,垂在水里的脚腕一紧,被什么东西抓住了!
  这一惊非同小可,我吓得尖叫起来,可刚喊出声,脚下被重重一拽,带着土腥气的水立刻就把我没了顶,叫声被堵回了嗓子眼里。
  呛了两口水后,脚腕松开,我被内胎的浮力带出了水面。
  可刚把口鼻里呛得水喷出来,还不等我喘过口气,脚腕一紧,我又被拽进了水底。这一刻我的内心是崩溃的,说绝望也不为过,我甚至以为我会死在水里。
  我喝了好几大口水,双腿乱蹬,手下意识在水里乱抓,却什么都抓不到,有了这一段经历,我对“救命稻草”这个词有了深刻体会。
  好在我身上的内胎没有脱落,耳畔“轰”的一声,它再次倔强的把我托出了水面。眼前一片模糊,我张开嘴喘气,这一番折腾下来,我已经快憋死了。

  可还不等我看清,一股水柱从对面喷在我脸上,措不及防之下,眼睛里进了水被腌得生疼。不过那一瞬间我隐约看见,在我对面的是个人,含着一口水喷我,很明显,一直戏耍我的就是他!
  果然,对面传来放肆大笑,一蓬又一蓬水被泼到了我脸上,根本睁不开眼。
  当时我捂着眼睛,出离愤怒了,岸上两说,在水里怎么能这样?何况我根本就没得罪过谁。
  不远处传来舅舅六斤子的叱骂,那人大概觉得也把我整的差不多了,这才一个猛子溜走,我总算喘过了那口气,在六斤子的帮助下爬上了岸。
  坐在岸边草地上,看着夕阳下波光粼粼的水面,我心有余悸,决定再也不下水了,同时我还在人群里寻找,希望能分辨出刚才是谁戏弄我。我老实归老实,脾气却拧,这人我非得报复不可。
  “算了,是小扁头。”六斤子在旁边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