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巫老司机》
第4节

作者: 龙鸽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这一跑,外面本来就紧张兮兮的乡亲们吓得一哄而散,紧接着就看见一条大蛇顺着他画出的印记,从房子里飞快游出来,钻进了一旁草丛。
  父子俩提着农具就要追,又被外公喊住,他说:“你们现在打死那条蛇也没用,真正出问题的,恐怕是你家门梁。”
  由于蛇已经跑了,大伙儿也没那么害怕了,听见外公的话,人们又全都挤进了屋子看热闹。家主搭梯子爬上去一看,顿时脸都气变了色,跳下来大喊:“去找柳木匠,把他给我逮住!”
  年宝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不过他爹都去了,他也赶紧跟在后面追。
  好事的乡邻们挨个爬上去看,下来后都面无人色摇着头,等所有人都看过一遍后,爷爷竟然把我也抱上去看。
  说真的,我看到了后,并没有别人那么害怕,也许是因为年纪小不懂事,也许是因为有外公这个靠山。
  门梁上,最靠里的角落,7根棺材钉一字排开,盯着一条蛇蜕下来的皮,崩的笔挺。
  下面人开始议论纷纷,有的说柳木匠也喜欢年宝的未婚妻,不过因为年纪比较大,人家姑娘不答应。也有的说,这纯属胡说八道,两家还是老一辈子结下的恩怨,言之凿凿。
  究竟怎么回事,我们反正是搞不清,事后也无法查证,因为柳木匠跑了。
  柳木匠自小父母双亡,一直跟着师傅在外做手艺,那时候的木匠可不像现在,都是一走几百里揽活的。年宝和他的父亲终究没有找到人,不过后来听说,柳木匠在青阳给人家做了上门女婿,真假不可考。
  等父子俩气冲冲回来后,事情还没有完,那姑娘还是一副呆呆的样子,清醒不过来。
  外公让他们在外墙架上梯子,三个人爬上去一看,一棵“瓦松”长在了屋顶上。
  这个“瓦松”我不知学名叫什么,外形有点类似松树,不过是一种小灌木,只会生长在小瓦上,一般只有老房子屋顶才有。
  后来据我外公说,只有家里进过了蛇,屋顶上才会长这个东西,而这东西也是一味药,功能是驱邪宁神。那姑娘其实并没什么事,只不过受了过度惊吓,用药调养下就好。
  不过,惊吓并不都一样,被人吓和被蛇吓完全是两码事,这棵因蛇而生的瓦松,正好对症。
  外公把这棵瓦松拔下来,嘱咐他家人晒干后,五碗水熬成一碗水,给那姑娘喝下去,最好能喝吐了,然后病症自愈。
  做完了这些,我们在这家的事情也就完成了,接过主人家的红包、猪肉后,就踏上了归途。
  来年年初四,年宝带着他的媳妇来了外公家拜年,千恩万谢,姑娘除了似乎变瘦了点外,再无异常。
  时光荏苒,匆匆又两年过去,转眼我在外公家已经呆了八年。这八年当中,我是吃得下睡的香,原本孱弱的体质渐渐好转,长成了个敦敦实实的“小伙子”。期间外公经常被人请出去办事,却再也没有带过我,任由我哀求都无济于事。
  有一次在我的百般纠缠下,外公终于跟我交了底,他当初跟随那个老道,不但学会了扎纸,还学了一门已经被列为禁术的法门——巫术。
  巫术传自上古,巫咸在灵山蒸卤土,得到了纯净的结晶盐,这一奇特的过程被原始先民视为仙术,对他顶礼膜拜。巫术就此流传开,并且又相继诞生了九位著名的大巫,和巫咸一起被称为灵山十巫。
  最开始,巫术研究的是自然万物生克制化,用现在的话说,这是一门涵盖生物、化学、物理,玄学以及药理学等等的综合学科。
  由于涉及范围太广,随着研究的逐步深入,巫术开始细化分类,诞生了无数分支。后世的祝由术、易学、厌胜术、道术、降术等等,无不是巫术的细化发展。
  巫术发源于新石器时代,那时候人类还处在蒙昧中,研究内容难免带有浓郁的原始色彩,到周朝后,由于跟不上人类社会的发展,逐渐没落,汉朝时更是被天子所禁,彻底消亡。

  当初教他的那个老道俗名叫李天水,出家前另有一重身份——清末著名金石学家王懿荣的学生,全程参与了甲骨文的发掘和破译。正是在对甲骨文的研究中,李天水破译了部分上古巫术的“密码”,献宝似得送到了老师王懿荣面前。
  破译了上古巫术,在李天水想来,这绝对是重大发现,然而等他把研究成果展现在老师面前后,不但没有得到褒奖,反而被严厉批评,并叱令让他把所有研究成果销毁。
  李天水当然不甘心,假意答应,带着研究成果偷偷溜了。
  他北上京城,想把成果奉献给清廷,可这个举动,差点让他送了命。那时候的朝廷内尊儒术,外尊西洋科学,根本就不会允许这个上古学说存在,并且早就把巫蛊之术列为异端邪门。
  李天水再一次逃了出来,由于已经成了逃犯,他只得隐姓埋名,在这个小道观里做了道士,继续他的巫术研究。
  由于甲骨文晦涩难懂,李天水破译的只是一些片段,根本没法系统学习,于是他干脆就用领会的巫术要领,开始自创法门。不得不说,这个人果然厉害,几十年苦心孤诣下来,他还真的走出了一条独特的路子,既有别于上古巫术,也和现有的所有道法方术不同。
  小有成就后,下一步就是寻找传人,总不能把一辈子的心血带进土里吧?只是巫术已经被列为邪门歪道,不能公开,他又只是个落魄道士,稍微资质好点的苗子压根就轮不到他。

  恰在这时,我外公被送进了白云观,李天水当时激动得恨不得给外公磕个头,您可算是来了……
  外公这人聪明,又有不错的文化底子,人品也好,这简直就是天上掉宝了。
  在外公发誓不外泄后,就成了李天水唯一的弟子,开始跟随他学习改造版的巫术,直到老道去世。
  关于老道死这一段,外公语焉不详,显然不愿多提,他指着自己的眉心对我说:“其实,我早就准备把巫术传给你,只是你的年纪还小,现在就学不合适,按照规矩,得满十岁。”
  外公眉心有天然的“川”字,相貌显得很威严,不注意根本看不出来,他眉心里也有个淡淡的疤痕,和我的几乎一模一样。后来我才知道,打从我出生起,外公就把我定为唯一的传人,感情他老人家早就惦记上了。

  那时候我已经九岁,心智初开,正是对世界充满好奇的年纪,听说有这么“好玩”的东西却不能学,心里就跟猫爪似得难受。好在也就差一年,忍忍也就过去了。
  转眼夏天到了,漫长的暑假开始,炎热挡不住我那颗躁动的心,这个我出生以来温度最高的夏季,似乎注定会发生点什么。
  我一直以来有个很大的遗憾:不会水……对于北方孩子来说,这可能很正常,可在水网纵横的江南,男孩子不会水,绝对会被小伙伴们耻笑。于是这年的暑假,我背着外公开始偷偷实行自己的计划——学游泳。
  外公家的村子东面和西面各有一个池塘,两个池塘的名字很简单——前塘和后塘。前塘很小,呈现不规则的梯形,最长的一边也不过百米,这里水浅,村民们日常在这里洗洗涮涮,作为生活用水池塘。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