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巫老司机》
第3节

作者: 龙鸽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外公脸色当时就变了,他划亮一根火柴,看了下我食指,那上面两排牙印从指尖一直延伸道指根,还在渗着血。
  看见伤口后,外公竟然松了一口气,把我背上左右看了一眼,选择了还紧闭着的前门,打开门闩跑了出去。
  那时候我外公才50出头,加上他不好烟酒,身体特好,不输给一般的小伙子。
  临出门的时候,我回头看了一眼,就看见电筒光下,人群当中,那个白天还秀气健康的姑娘倒在后门槛上,嘴里吐着白沫,人事不知。
  出了门,外面要亮堂得多,外公背着我直奔了房子东面,我能听见屋子里许多人在尖叫,还有年宝的惊慌呼喊。
  房子东面有条小河,河边有一片灌木丛,外公背着我来到河边后,放我坐在跳板上,抓着我的手指在河水里洗了洗,然后放嘴里一吸,吐出来跟我说:“忍着别动。”
  说实话,被蛇咬得伤口并不算很痛,可外公接下来狠力一挤,把我给痛得大叫起来。
  “没事没事。”外公一连挤了好几下,直到手指头上全是血,他才罢休。
  他让我不要动,自己起身走到灌木丛边随手撸了几把,在手里团了团,然后压在了鲜血淋漓的伤口上,叫我用力捏住。
  第二天我才知道,他给我裹伤口的是蜘蛛网。
  另外,他挤伤口的举动很有必要,咬我的蛇虽没有毒,可依然会有其他细菌或者酶,这些东西不挤干净,很容易引起感染。
  被蜘蛛网覆盖后,效果显著,伤口几乎立刻就不再流血,似乎连痛感都减轻了些。

  外公这边刚处理好我,年宝慌里慌张从家里跑了过来,一路大喊,声音都带了哭腔。
  原来,他的未婚妻身上并没有发现伤口,可就是没有意识,每过一会就抽搐一下,嘴里淤出些白沫。更古怪的是,她的眼睛一直是圆睁着的,怎么都闭不上。
  这些我只是听他们描述的,实际上,人已经被抬进了房间,那状况我看不到,估计也不敢看。
  我外公听了他的描述,当时也没说什么,又把我背回背上,心急火燎往他家里赶。
  没有电灯的生活,现在人可能很难想象,煤油灯亮光有限,屋子里边边角角全是黑暗,随处都可能藏着蛇。
  外公背着我进屋的时候,里面乱成一团,女主人守着床,两个男人打着手电筒和锄头铁锹满屋子找蛇。

  住户和家蛇发生战争,这种事情我还从没听说过,这东西保平安的,这样打,非常不吉利。可这么严重的家蛇伤人事件,以前包括后来也都没听说过,这一夜,一切都不合常理了。
  家蛇这个东西你经常可以看见,但那都是它愿意让你看见,否则的话,你会怎样都找不着,更何况是夜里。一番折腾下来,蛇没找到,他们只得守在了床边。
  外公那夜脸色很不好看,不过他只是背着我在堂屋里走来走去,思考着什么。我手虽然不再那么痛,却由于受了惊吓,怎么也睡不着,外公为了打消我的恐惧,干脆就给我讲起关于家蛇的故事来:
  说是早年间,有户人家里有一条老家蛇,已经有几十年了,足有一丈长,和这家人相处的很和谐。
  有这条家蛇在,这户人家从来不进老鼠、蜈蚣、蝎子这些东西,夏天的时候,家里人睡在凉床上,早上醒来往往那条蛇就睡在你旁边,他们也从不怕。家里有了小孩子后,大人农忙时下地干活,小孩子一个人留在家里,那家蛇还会游下来守着。
  后来这一家人因故要搬家,从黟县搬到了南陵,几百里山路,冬去春来,第二年夏天的时候,家里人居然又在新屋子里发现了这条老家蛇。
  外公的故事讲得很好,声情并茂,对我来说就是最好的催眠曲,听着听着,不知不觉我就靠在他老人家背上睡着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在外公怀里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这一户人家外面全是人,四乡八邻将这座新房子围得水泄不通。
  人们交头接耳,议论纷纷,就是没人敢进去。
  不一会,家主走出来,和外公小声商量,问有没有解决的办法。外公想了一会,最后做了个出乎所有人预料的决定——继续镇山墙。
  一片哗然中,主人家把一张大桌子抬过来放在了大门口,外公把我放在桌子上,摊开家伙事,让我研墨,他自己则调彩色颜料。
  大家伙儿好奇,远远的看着。
  这一次磨了很久,足足磨了半盆墨,外公才让我收手。然后主人家门口放了一挂鞭炮,外公把我放下来,让我端着墨盆紧跟在他的后面,这可是从未有过的事。
  围观乡邻哗然,大着胆子跟了进去。
  我们先来到东屋,这里边只放着一张床,整面墙壁都无遮挡。

  外公靠在左墙角上了板凳,将毛笔沾满了墨汁,一笔点下去,从墙头一直画到底,犹如尺子量的一般笔直。这一笔足见功力,放在往常就该有喝彩声,可今天事情不寻常,大家伙儿都屏住了呼吸,没一个人说话。
  接下来,外公开始反常规了。
  竖线的两端向内收在一起,一般都是画菊花纹,可这次外公两笔收尾,留下的却是锋利的箭头。别人虽然不懂,可这样的图案大家却是头一次见,房间内开始有些嘈杂,围观者小声议论。
  外公根本不为所动,让我一路捧墨跟着他,很快,东山墙的边框完成。
  接下来,按照惯例,是在柱子边画上戏耍蝙蝠的童子,或者鲤鱼,这寓意着“年年有余”和“童子拜福”。

  可出乎大家预料,外公顶着山墙中心,很快就勾勒出一个兽形。随着一笔笔画下,等轮廓渐渐清晰,人群开始大声喧哗,外公画的竟然是一只伏在地上瞪着眼睛的花狸猫。
  随着最后一笔完成,外公后退两步走到我前面,把我挡在身后。让人惊恐的一幕出现了,就听人群一片尖叫,一条大蛇飞快从人丛中蹿出了房间,当场就吓倒了好几个。
  外公似乎早料到这一幕,神色一点不惊,拍了下我脑门,“跟我去西山墙。”
  外公刚走进堂屋,挤在后面看热闹的人全跑出了屋子,再也不敢跟在后面了,现在去往西屋的只有我们爷孙俩,还有搬凳子扶梯的家主父子。
  西山墙的边框画好,这一次外公仍然是顶在山墙中心作画,不过这次画的不是狸猫,而是一只趴在地上的厉鬼,双目通红,头生肉角,背后背着一把三股叉。
  画刚完成,外公开始往我前面走,那父子俩有了刚才的经验,立刻拿着锄头瓦锹戒备。果不其然,墙角一口箱子后绿影一闪,那条大蛇又蹿了出来,飞快游进了堂屋。
  他们三个大人追了出去,我跟在后面看,这条蛇这次没有躲起来,竟然游上了大门梁,在门头上慢慢翻滚蠕动。
  外公阻止了准备上去打蛇的父子,领着人从后门出去,绕到前门,把围在前门的人驱散,然后接过我手里的墨盆,开始就地作画。
  这一次他画的很粗糙,只能大概看出是条蛇,他一路往大门口画,越来越长,一直画到了门板,继续往上延伸,就在最后一笔接触到门梁的时候,外公扔了笔就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