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巫老司机》
第2节

作者: 龙鸽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时我也没往心里去,那人显然是个木匠,房子还没完工,有木匠太正常了。

  “柳师傅,喝酒啦。”
  院门口那个年轻人喊,一动不动的木匠应了一声,一边绕线砣一边走了过来。那个年轻人又转向我,“来,我带你去厨房吃饭。”
  我那时候早就饿坏了,爬起来跟在了年轻人后面。
  厨房里很热闹,几个女人在来回奔忙,其中还有一个挺漂亮的姑娘,后来才知道,这姑娘就是小伙子的对象,两个人已经定亲了,这是来帮忙的。
  那姑娘给我盛了一大碗饭,还押上了几块肉和炒鸡蛋,我那时候真的是饿坏了,手也不洗,端着碗坐在水缸边一个小板凳上,狼吞虎咽起来。
  话说,那时候的红烧肉是真香,现在再也吃不到这么香的肉了,全是激素。
  我几大口把红烧肉扫完,肚子里有了底,开始慢慢划拉饭,吃着吃着,我就觉得背后有些发凉。
  水缸就在我的旁边,可那凉飕飕的感觉却不是来自水缸,而是水缸和柴火堆的夹角。这感觉不好形容,反正有点不舒服,就好像是有什么湿湿的东西贴在我后腰上。
  我捧着饭碗回头一看,顿时全身汗毛都炸起来了!
  身后紧挨着我有一条大蛇!

  这条蛇究竟什么样,我并没有看清,就是特别大!和我那时候的胳膊差不多粗,浑身遍布网状斑纹,盘在我身后,抬着头冷冷盯着我。
  当时我吓得魂飞魄散,一把掀了碗,大喊大叫向后跑,没跑两步就摔在了地上。里外的人都被惊动了,男女老少全都冲进厨房,我外公一把把我抱起来,一边问我怎么回事,一边用手捏我的后颈。
  手捏后颈具有镇静的功效,并且还会给人安全感,当时我被外公抱在怀里,脖子被捏了几下,很快就镇定了下来。探出头看,水缸那边空空荡荡,蛇已经不见了。
  当时我就想着,那蛇该是钻进柴禾堆里去了,就指着那边喊:“在那儿,快抓住它!”
  外公连忙捂住我的嘴,对着我摇了摇头,说:“那是家蛇,不能抓。”

  在当地传说里,每家都会有一条家蛇存在,只是一般白天很难见到。据说晚上起床的话,往往能在房梁或者香火台上看见,它们驱赶家里的蛇鼠,并且一般不会伤人,被家族当做守护供养着。
  家蛇一般不会离开,一住就是几十甚至几百年,关于家蛇成精的故事,数不胜数。另外,家蛇也并不都是好的存在,一旦发生了家蛇伤人的事,那就代表家里将会有大灾祸。
  不过,家蛇也不是逢人家就进,这里牵扯到一个因果关系,例如在传说中,某个人外出,无意中帮了某条蛇,这条蛇如果有灵性的话,就很可能暗地里一直跟随你回家,就此寄居下来。所以这事现在看来,还是有不寻常的地方,这房子刚建好,才第一天进门,怎么会这么快就有家蛇进来?
  那时候我还小,弄不清这些关系,只是听说是家蛇后,我也就不那么害怕了,毕竟家蛇这东西极少伤人,它刚才就在我身后,并没有咬我。另外,家蛇都无毒,远不及野外的毒蛇那么可怕。
  不过我是再不敢在厨房吃饭了,外公就干脆把我抱上了酒桌,这可是不合规矩的,不过外公声望高,大伙没任何异议。
  我那时候毕竟是小孩子,靠在外公怀里没一会,就有些不耐烦了,东张西望。那些大人们天南地北海吹,我是一点兴趣都没。
  看着看着,我的目光无意中落在房梁上,就见房梁边一条绿线慢慢游了过去,应该就是刚才那条家蛇。不过这时候我也没那么害怕了,毕竟以前就在别人家见过家蛇,何况现在还靠在外公的怀里。
  这事暂时就这么过去了,由于镇山墙只能从清早开始,下午没法动笔,当晚我就得和外公住在这户人家。
  吃完酒席后,外公和家主木匠一起去看房子,我就跟着看热闹。
  一行大人走着,外公和那个柳木匠走在前面,家主客客气气跟着作陪。
  在以前,木匠身份特殊,也是个受人尊敬的职业,他们分为大木、小木、方木、圆木四种,各有所长。所谓大木,就是帮人建房上梁的木匠,小木是做木雕工艺品的,方木打桌椅板凳,圆木则是箍水桶木盆。
  当然,这也不绝对,很多木匠都同时擅长好几种手艺,例如为这家造房子的木匠。他是本地人,不但造房子手艺好,木雕也不错,手艺好,地位自然也就水涨船高。

  当天傍晚看房子的时候,我外公显得心事重重,似乎有些什么事情想不明白,总在嘴里嘟嘟囔囔。
  一圈看下来,天也快黑了,那时候电灯还极少,这家又是刚建好的房子,没来得及拉电线,只能点煤油灯照亮。天一暗,没什么活动,大家伙儿就安排睡觉了。
  我不知道当天外公睡哪个屋,反正我和这户人家的儿子上床的时候,他们还在堂屋里聊天。小孩子瞌睡大,白天又走了那么多的路,上床没一会我就睡着了。
  谁都想不到,就在这一晚,出事了。
  那个小伙子叫年宝,挺淳朴憨厚一人,相貌生的也不错,为人很亲善。我们俩睡的房间在东南面,在我们北面一墙之隔,睡的是年宝母亲和他未婚妻。
  当天晚上,也不知道几点,我让尿憋醒了。漆黑一片,我喊了两声没人答应,就自己起床尿尿。
  房间里格外黑,我一个人摸摸索索推开房门,跨进了堂屋,就看见后门开着。

  当时我还挺高兴的,毕竟开着门就有点亮光,也说明还有人没睡,我也就不那么害怕了。
  虽然能看见后面有点亮,可堂屋地面还是一片漆黑,我也不敢走快,就这么一点点向后门口蹭。那时候农家杂七杂八的东西多,一不留神很容易绊倒。
  这样的黑暗里,到处悄无声息,又是个陌生的环境,我一个小孩子说一点不怕,那是不可能的。不过我蹭到堂屋中央的时候,后门外传来了脚步声,我的心稍稍安定了些。
  又过了没一会,一个黑影站在了后门口,看体型,应该是年宝的未婚妻,我估计她也是起夜的。不过她并没有立刻关门回房,而是站在了门框里,一动不动。
  我正在狐疑,就看见她头顶门楣上,一条胳膊样的东西探了出来,慢慢接近她的头顶。

  当时我浑身一麻,汗毛都竖起来了,是那条家蛇!
  一般人很难想象这样的画面,一切就像剪影戏一样,而我,一个才7岁的小孩子,就是唯一的观众。
  我眼睁睁看着蛇头一点点靠近那女人头顶,最终重合,紧接着就是一声凄厉的惨叫,我被吓得一屁股瘫在了地上。
  谁料我刚坐在地上,就觉大腿一凉,有个东西贴着我在游!
  有生以来,我头一次体会到什么叫魂飞魄散,我手忙脚乱在腿边捞,不知怎么就抓住了那条蛇,忙不迭甩了出去,刚离手,就觉得右手拇指一痛,我被咬到了。

  那女人的尖叫惊动了所有人,两边房门接连被打开,我看见家主打着手电筒,我外公也跟了出来。
  我记得清清楚楚,我对外公哭喊了一声:“疼。”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