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会透视,老子要报仇》
第185节

作者: 龙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有这样的子孙,什么样的家族也得给败坏了。
  “你滚吧。”刘富贵随意地一挥手,“看在你认识我女朋友的份上,我饶你一次,希望你再接再厉,以后继续狗眼看人低。”
  刘富贵虽然放过他,但说话毫不客气,峰少毕竟是有头有脸的世家子弟,大庭广众之下被人毫不客气说一顿,脸上肯定挂不住,红一阵白一阵,见刘富贵让他走,一句话不说扭头灰溜溜挤开人群走了。
  一看刚才轰轰烈烈的打赌以这样的结局收场,富二代们也是觉得很没意思,吵吵嚷嚷地散了。
  “这位是你女朋友?”燕修德扭过头打量着宋雨萝,眼里露出满满的赞许之色,“富贵你做的不对啊,这么会子也不把女朋友介绍给你燕大爷。”
  “介绍什么。”刘富贵随意地说,“又没订亲,我是想最后确定关系以后再介绍。”
  这句话差点没把宋雨萝气得背过气去。
  这小子的意思很明显,现在俩人仅仅是恋爱关系,还不一定能修成正果,也许过几天他又换女朋友了呢。
  明明他才是临时客串的好不好,可是被这小子这样一说,以后一旦别人问起,那肯定就是他看不上现在的女朋友,让他给蹬了。
  气死人了!

  不过当着燕大师的面儿,宋雨萝一肚子火也发不出来,只好老老实实上来给燕大师问好。
  “好,好好好,好啊。”燕大师满脸含笑,连连点头,看起来对富贵选的女朋友相当满意,还劝说道,“你俩真是天生的一对,年轻人在一起要互相包容,好好珍惜,不要有孩子脾气。”
  宋雨萝一头黑线,在她对燕大师的印象当中,那是多么德高望重、不苟言笑的大人物,想不到牵涉到富贵身上,燕大师居然变得婆婆妈妈。
  刘富贵倒是打蛇随棍上,马上抓过宋雨萝的手攥在手里,还揉了揉:“燕大爷您放心,我俩有感情基础,从小同桌,这么多年的感情了,她就是气气我基本就原谅了,她不要气我太过分就没事。”

  要不是当着燕大师这样的人物,宋雨萝肯定不管三七二十要把他按倒在地暴打一顿,这小子太能胡咧咧了。
  “大师您先聊着,那边有个闺蜜招呼我。”宋雨萝歉意地说一声,就逃也似的离开了。
  方家父子也打个招呼离开,桌边只剩下燕修德和刘富贵。
  “富贵,看到你也能来参加蓝家的晚会,我老头子心里平衡多了。”燕修德感慨地说。

  刘富贵微微一笑:“怎么啦燕大爷,参加这么盛大的晚会还让您不平衡了?”
  燕修德微微现出苦笑之色:“到我这个岁数,什么名啊利啊都看不在眼里,只是这个面子问题绕不过去。你也来劝,他也来说,不给这个面子,还能不给那个面子吗?没办法,最后只能来给一个后辈站台。”
  刘富贵很清楚燕修德说的什么意思,就蓝珠玑这样的后辈开一家分公司,确实不值得燕大师这样尊贵的人物亲自参加,可以想象得到,蓝家不知道动用了多少关系,各种请求,才请得到燕大师这样身份的人物来参加晚会。
  所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华夏自古以来就是一个人情大国,哪怕你身份再高,再尊贵,有时候也跨不过那道人情的坎儿。
  燕修德的意思,富贵在眼力方面比自己高明,连富贵这么高明的人物都来了,自己还有什么不平衡的呢!
  刘富贵做个苦脸:“燕大爷,我其实不如您,您是被强拉来的民夫,我连民夫都不是,刚才还差点被蓝大少轰出去。”
  “怎么回事?”燕修德一愣,“你不是他请来的?没有请帖进不来的。”
  “就我这身份,要不是有个大家族的女朋友,能进得来吗?”
  “那倒也是。”燕修德微微点头。

  能力越大的人,越是敬服比他更厉害的人。连燕修德都能骗过的赝品,居然被刘富贵识破,对燕修德来说,这已经是几十年没有遇到过的事了,所以燕修德才敬服富贵,真心实意跟刘富贵结交。
  但是,到现在为止,富贵的身份对燕修德来说还是一个谜。
  表面上看,刘富贵就是一个山里人,但燕修德知道,他的身份绝对不会像表面这么简单。
  如果随便跳出一个山里人就能具有比鉴定大师更犀利的眼光的话,那么全国所有的鉴定师、古玩专家都该回家抱孩子去。
  “如果不是为了贴身保护女朋友,我才不会到这种乌烟瘴气的地方来呢。”刘富贵说。
  燕修德再次点头,深有同感,来给蓝珠玑站台,老头感到很侮辱身份。

  “其实,我跟蓝大少不但没有交情,而且还有仇恨。”刘富贵说。
  经过跟燕大师一番攀谈,刘富贵确定了燕大师是迫于人情才勉强来参加这个晚会,他不但跟蓝珠玑没什么交情,甚至还十分排斥来到这种地方,那么刘富贵就决定跟他说实话,尽量把这样重量级的人物拉到自己的阵营来。
  当初鬼手李决定要给刘兆粱报仇,他不但把吉羊珠宝里面值钱的珠宝都给换成假货,而且还要把预热玩会上要展出的宝物全部换成赝品,然后准备在晚会过后让那些真品全部在另一个地方亮相,打蓝家的脸。
  没想到刘富贵居然要陪宋雨萝来参加玩会,那么正好,鬼手李决定让富贵在晚会现场就揭穿蓝珠玑的展品,他不是还请了众多媒体直播吗,全给直播出去,这样揭穿的效果会更好。
  刘富贵也知道,就自己的身份,在晚会上人微言轻,未必有机会上台发言,即使自己找到机会上去发言,蓝家一旦发现风向不对,也不会任由自己继续深挖下去。
  所以,找几个重量级人物帮自己说话,让自己尽量争取更多的发言机会,这才是最重要的。
  “燕大爷,咱爷俩接触不多,但是承蒙您看得起,也算能聊得来,我给您透露一个惊天的大秘密。”刘富贵凑近燕修德悄声说,“蓝家在晚会上展出的宝物,都是赝品。”
  啊!燕修德大吃一惊,富贵这话太耸人听闻了!
  燕修德跟别人想的一样,峰极珠宝家大业大,有的是价值连城的珠宝古玩,何必用赝品来败坏自己的名声?
  “谁知道呢?”刘富贵装模作样地说,“也许蓝珠玑想干票大的。近来听人风言风语说桂宁出现一个造假集团,以吉羊珠宝公司为基地,大肆贩卖假古董,制假工艺很先进,已经有很多商家和个人上当。”

  “岂有此理!”作为一个资深的业内人士,一听到居然有这种事,燕修德很生气,“欺负别人都是睁眼瞎吗?你的意思是那个吉羊公司跟蓝家有关联?”
  “好像听说吉羊珠宝幕后的老板就是蓝珠玑。”刘富贵同时又把二叔遭到吉羊珠宝的陷害,其实就是蓝珠玑在背后搞鬼的事跟燕修德说了。
  然后刘富贵又说了蓝珠玑统一桂宁珠宝业的问题,桂宁市古玩市场现在已经就是他们蓝家一人的市场,为了统一市场好几家不听话的珠宝商家破人亡,那些听话的现在只能乖乖地被蓝家压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