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927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夏芳菲的手机里,早就删了他的号码,所以刚才也不知道是谁打来的。听到杜省长的声音,她心里有些紧张,“什么事?杜省长。”
  以前叫一文,现在叫省长,用意很明显。
  杜省长可能已经感觉到什么了,好几次他与夏芳菲接触,夏芳菲都不怎么热情。
  今天打这个电话,他是想关心一下芳菲公司,毕竟一个女人撑起一个公司,太不容易了。
  杜省长说,“下午有空吗?我想约你谈谈。”
  夏芳菲道:“医院马上就要开业了,可能抽不开。”
  杜省长停顿了下,“我想跟你谈的正是这事。出来吧,我要茶楼等你。”
  “不!”夏芳菲想了想,“我到你办公室来吧!”
  她不想再在茶楼里跟他谈事,既然是公事,那就办公室里谈。杜省长明显有些停顿,他在心里叹息,“好吧!那我等你。”
  来到杜省长办公室,秘书可能早就知道她要来,夏芳菲到的时候,立刻带她进去,并倒上茶水。
  杜省长也很忙,但他一直在关注医院方面的事,夏芳菲进来,很礼貌地喊了句杜省长。
  一切中规中矩,这反倒是让杜省长有些别扭。以前她可不这样的,但是他也知道,自己和女行长的事,让她很失望。
  因此,他也不怨夏芳菲。

  杜省长说,“坐!”
  夏芳菲道,“杜省长,医院马上要开业了,不知道您有没有时间为我们剪彩?”
  杜省长道,“这个嘛,相关领导都要去的,就看左书记那边了,你去他那里跑一跑,尽可能把他喊过去。政府这边,你不用担心,该到场的,肯定都会到。”
  夏芳菲说,“谢谢杜省长支持和关照,那我就在等着你们了。”

  杜省长点点头,想说的别的,“你……还好吧!”
  夏芳菲说,“很好,公司有今天的规矩,很有成就感。”夏芳菲也不跟他提别的,只谈工作上的事。
  杜省长道,“要注意身体,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不要把自己累垮了。”
  夏芳菲道,“身体还好,多谢关心。现在我的心思都在医院这个项目上,真希望看到它好起来。”

  芳菲公司本来就没多少资金,经过多年的发展,顶多过亿而已。她的资金都在制药厂,医院这边,主要是白氏企业的投资。
  杜省长本来想跟她谈谈,甚至想道个歉什么的,可不知为什么,看到夏芳菲这表情极为严肃,他又不知从何说起。
  白若兰终于回到了新加坡,昨天才接到爷爷离世的消息,等她回去,家里乱哄哄的。
  这些大人们都不知道在干什么?伯伯,伯母,叔叔,婶婶,姑姑,姑父,还有那些表哥,姐姐,堂兄堂姐妹们。
  大家都挤在别墅里,叽叽喳喳的。
  这别墅一直是白若兰和老先生住的地方,也可以说是白氏集团的大本营。其他人基本上都住出去了,不过平时也经常回来聚。
  老爷子身体不好的时候,他们都搬了回来,用意很明显,这么大的家族,这么多家产,他们肯定不能轻易放过。

  现在女儿,儿子,儿媳妇们,都围在家里。
  可家中只有一个灵位,大家争吵不休。
  原因是,没有找到遗嘱。
  他们怀疑老先生的遗嘱,肯定在律师那里,可律师避而不见,说他在欧洲有事,要过几天才能回来。
  大家都急于知道,遗嘱上写的是什么?
  白若兰刚下飞机,就接到律师来电,说老先生的遗嘱在他那里,看白若兰什么时候回去。
  遗嘱必须当着所有子女和晚辈在场才能宣布,因为白若兰父母早逝,她就代表家族中四分之一。
  早在白若兰没有回来的时候,婶婶和她的女儿就发在牢骚,把家产分成四份,那怎么行?要按人头分。这么多人,只分成四份显然是不合理的。
  因为老大,老二,老四,都有一大家子人,而老三家里,就剩白若兰一个女孩子,真把家产分四分之一给她,那怎么行?
  为了这个问题,他们都吵了一个晚上了。
  可也有人不同意按人头分,因为伯伯家里,也只有一个儿子,按人头分,肯定分不过姑姑和老四家里。他们家都有三个的四个孩子。
  于是伯伯家要求,长子继承公司的董事长,继续把公司做下去。其他人各负责几块就是,维持现在的局势不变。
  这样一来,姑姑和叔叔家都不同意,他们要按人头来分家产。

  只有把家产分到自己名下,再由各自出钱,重组公司股份。这个方案,显然老大又不同意。
  你们这是闹哪出?把公司资产都分了,再整合,那董事长肯定就是人多的那一方占了。老大也不能吃这亏/所以伯母建议,等若兰回来再说,毕竟她也有一份子。
  于是大家都在等,一个个埋怨,她为什么还不回来。
  白若兰没有回家,直接去了殡仪馆,跪在爷爷的灵位前,再次落泪了。
  堂姐得到消息,说白若兰回来了,一个人在殡仪馆跪着,就把这个消息告诉大家。
  婶婶说,“你去把她叫回来,什么意思,让我们一家人在这里等她一个人。”
  姑姑说,“她还知道回来,我以为她留在大陆,不回来了呢?大陆有什么好,搞几个亿扔那地方,没眼光没发展。也只有老爷子才支持她这种无知的行为。”
  一群人七嘴八舌的,议论纷纷。
  几个男人,基本都不说话。
  大伯扶着眼镜,一声不吭。他这个老大,在这样的局面下,也无能为力。

  叔叔呢,心思多一点,平时总是有点小聪明,他也不吱声,就让老婆出来说话。
  堂姐和表妹两个开着法拉力和奔驰来到殡仪馆,看到白若兰跪在那里,表妹朝她喊,“若兰,你什么意思,大家都在家里等,你一个人跑这里干嘛?要开家庭大会了,就等你一个人。”
  日期:2018-02-03 11:3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