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180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到他的话,我就摇了摇头,他只看到有色能赌的地方,所以,说这块料子只有六百万欧,其他的地方他都看不到,我问他:“你就出六百万?”
  上海人点了点头,我笑了笑,我说:“料子的明处,只能看到六百万,但如果出价不含赌性那又怎么能得到石头呢?你六百万是肯定拿不到的。”
  他听了,就笑了一下,说:“陪邵老板玩玩,那肯定也不会只出六百万的。”
  我听着,就皱起了眉头,我苦笑着说:“我这是给自己挖坑跳,自己钱多是吧?”

  听了我的话,所有人都哈哈大笑,这个时候,我看到之前站在李瑜他们身边的那两个广东人来了,朱贵说:“那个胖子,是揭阳的大户,叫陈辰,很有钱的,以前是跟在陈发后面混的,陈姓在广东是大姓,走了一个陈发,来了一个陈辰,哼,有意思。”
  “是啊,听说,他现在是四联最大的股东呢,把以前的四大家族踩的死死的。”
  “这次来,估计是要跟邵老板过过招了。。。”
  我听着他们的议论,就看着那位陈辰走过来,他也看着料子,用粤语说着什么,我们都没在意,我捏着手指上的戒指,斜眼看着那个人,他也瞥了我一眼,看着我说:“邵先生,你好啊。”
  我笑了笑,我说:“原来会说人话。。。”
  我的话一说完,其他人都爆笑起来,这个陈辰看着我们,有点摸不着头脑,我说:“我还以为要请一个翻译呢,感情不用啊,对了,陈先生,对这块料子也敢兴趣啊?”
  陈辰瞪了我一眼,说:“那是自然的拉,这块料子挺好啊。”
  我笑着问:“那陈老板准备出多少钱啊?”
  “这是个秘密啊,公盘如战场,投标如炮弹,我怎么会把炮弹多少告诉你呢。”陈辰不高兴的说着。

  我听着就点头了,我说:“行,那咱们标地见。”
  我说完转身就走,身后跟着一伙人,主要就是朱贵跟那个天津人他们,那个上海人身后跟着一群人,我们都去投标地,我们一到,整个投标场地就热闹起来了。
  “哟,快看,大户都来了,赌石大王要出手了。。。”
  “上海的,天津的,北京的大爷也都来了,这次热闹了。”
  “看,福建人还有广东人,哈哈,这次热闹了,真的有戏看了。。。”
  那些散户拿着相机, 不停的拍照,这个时候,看石头没有比看人有意思,这些人加起来身家起码都是小千亿,我们斗起来,哼,那真的是烧钱大战。
  我去拿标书,那块七吨的料子编号5531,我拿了三份标书,因为这块料子要买的人很多,这个上海人可是精明的很,他故意说只看到了六百万的价格,就是给我打迷糊呢,所以不能信他,但是我估计,他也就在千万左右,六百万可能是个实诚价,但是最后的成交价,肯定是六百万的两倍,所以,第二份价格,他肯定是一千两百万欧元,所以,我把第一份标书,写了七百万欧元,第二份标书写了一千三百万欧元。

  我看着那两个人,一个是广东揭阳的,一个是福建的,这两个地方,都是翡翠超级大户,福建以种水为代表,被称为福建种水派,所以这个人应该是福建人的代表,我看着他也拿着标书,看来这个代表也十分喜欢,那个上海人,也是知名珠宝公司的董事长,加上我跟揭阳人,哼,这次真的赌的有点竞争力了。
  讲到福建人,翡翠行内的人也许还不知道全国有多少人在从事翡翠玉石这个行业,只知道光莆田一个地方大约有10万人在做翡翠生意,而且福建工做工很有特色,尤其是做人物比广东人还要好得多,他们最喜欢种水好的料子,行里有句话说,如果你有干净厚庄的种好的大料,比如手镯芯,那你记住最好让福建人看看,他们做的东西价值比做其他的要高的多啊。
  以前揭阳人是缅甸公盘大会上的霸主,占据5分天下,特别是好东西,他们敢于出价,不怕出价!
  所以,这次的对手,是相当的有实力,我捏着手指上的戒指,第三份标书,我写了两千万欧元的价格,直接翻了十倍。
  写完了之后,我又觉得有点不妥,揭阳人出了名的敢出价,万一出的价格跟我一样,那怎么办?于是,我就在后面改了一下,多写了一毛钱。
  我把标书投进去,就静观其变,揭阳人,跟那个福建代表在谈话,因为他们都说的是粤语,所以,我们通常把这两个地方的人称之为海派,他们也经常在一起合作,福建的料子,有百分之五十都是广东去的,所以,具体可以说他们是一家人。
  我看着那个上海人把标书投进去之后,他也就回来了,看着我,说:“邵先生,之前我们可是被广东人跟瑞丽人压的很惨啊,这次我们要横扫公盘,给他们颜色看看。”

  我笑了一下,这个上海小男人还挺记仇的,我说:“你贵姓啊?”
  “噢,免贵姓包,行里人都叫我包二哥。”
  我听到他的话,就点点头,我说:“根源不在广东,而是在瑞丽吴彬,他是罪魁祸首,这次,我们就狠狠的打吴彬。”
  “咦,奇怪了,我也听说邵先生是瑞丽出来的,为什么。。。”
  我听到他的话,我就说:“噢,有句话叫做,花有百样红,人与狗不同,总有好人跟坏人吧。”
  听到我的话,他就笑了起来,朱贵也笑了一下,突然,他指着公屏,说:“刷了刷了。”
  我看着公屏,就笑,第一轮投票,我投票七百万,第二,第一是那股福建人,他投了八百万欧,包二哥最低,六百万垫底。

  “福建人果然看好种水好的料子,这块料子摸着扎手,种水一定很老。”那个天津人说着。
  我点了点头,看着第一轮竞标很快就被刷了,第二轮竞标价格出现了,我的一千两百万还是第二位,第一位还是那个福建人的,一千五百万,上海人投了一千二百万。
  被我猜的死死的,那个揭阳人偷了一千一百万,垫底。
  所有人都看着那个福建代表,他出的价格很高,这块料子,很有可能不是我拿下的,我摇了摇头,啧了一下,看来今年的标王要爆炸呀。
  我看着他们,他们也看着我,眼神中带着一丝不善,我笑了一下。
  广东跟福建联手,惹不起,惹不起啊!
  广东跟福建联手,自然是超级大户,但是可惜,这次他们并没有联手,那个揭阳的陈辰跟福建的代表,都是自己投标的,从这里可以看出来,两个人都是代表自己去买的,这块料子,是好料子。
  我看的出来,他们当然也能看的出来,虽然是快全赌的料子,但是有希望,大家都会想赌的。

  上海的包二是没机会了,我每次出的都是他的最高价,我尚且排在第二,他又有什么机会呢?
  这第二轮投标,引来了不少人的关注,很多人都在看,议论纷纷。
  “今年来的人不多,但是这个价格都是不低啊。。。”
  “就是,赌石大王都在,还有那些大户都在。。。”
  “有意思,今年不知道瑞丽人会不会来抢标王。。。”
  我听着就笑着,等着第三轮投标,这个时候,我看着周瑶快速的跑过来,她跑到我的面前,说:“师父,有件事,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