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179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笑了一下,亲吻过去,她很抗拒,冷静下来之后,她变得强硬起来,但是还是逃不过我的折腾,终于,她又软话下来,开始亲吻我,抚摸我,她的抚摸带着报复,但是当她发现自己的报复是那么幼稚的时候,她又停手,显得极其矛盾跟幼稚。
  “放过我吧。。。”李瑜喘息着说。
  我紧紧的搂着她,拥抱着她,将他的一些融入在我的身体里,我说:“不会,这辈子都不会。”
  李瑜哽咽了一下,说:“我时常想要放下,但是,每当看到黄槐那张脸的时候,我就知道,我们是不可能在有结果的,就算他死了,也不会,他们每个人的脸,时常在黑夜里让我从梦中惊醒,更可恶的是,我每当这个时候,还在想你,只有你的怀抱,能让我觉得安全。”
  我抱着李瑜,她也抱着我,我说:“那就永远不要离开我的怀抱。”
  “哼,你能永远在我身边吗?就算你说可以,我也知道你是骗我的,我不想再被你欺骗了,所以,我求求你,放过我吧。”李瑜哭着说。
  我哈哈大笑起来,我说:“你真是糊涂了,是你自己不放过你自己而已,你知道为什么你刚才那么开心吗,是因为,只有在这个时候,你才是你真实的自己,你的灵魂被折磨,你陷入了悲伤的冥河,沉浸在里面,让你不知道什么是现实,什么是虚妄,只有在肉体上的狂欢才能让你感受到现实是什么。”

  “你说的对,可是,这很可耻,我的人性,真的可耻,我不喜欢这样,但是又不得不这样,我中了精神鸦片,你就是我的精神鸦片,我想要你,又知道你会让我中毒,会让我死,但是我又离不开你,当我发誓要远离之后,你的味道飘过来了,我又受不了控制。。。”李瑜痛恨的说。
  我捏着李瑜的耳垂,她看着我,眼神里都是痛苦与虚妄,我亲吻了一下,她直接过来拥抱着我,紧紧的搂着我,我抚摸着她的后背,光洁如玉。
  我说:“这次公盘,吴彬想要拿标王,这是他最后的续命良药,我已经联合了整个赌石圈的人围堵他,这一次,我让他没有任何收获的滚回去,然后,我要做珠宝街玉石协会的会长。”
  “我不想帮你。。。”李瑜颤抖着说。
  我你这李瑜那丰腴的后身,我说:“你知道逃不过,你也想要标王,广东也急需一块标王,我知道,你们带了足够的资金来扫货,你们也想拿下标王,这块标王,我给你,只要你不给吴彬就可以了。”
  李瑜笑了一下,说:“你真的是为了对付你的敌人,无所不用其极。。。”
  我咬着李瑜的脖子,我说:“你的,也是我的,给你,还是我自己拿,都是一样的。”
  李瑜转身,紧紧的揶揄自己的被子,看着空中,她说:“我真希望,一切定格到你刚到广东的那个晚上,我们也是如此,偷吃禁果,那个时候,我是很激动,很开心,很兴奋的,但是,我希望结果改一下,我希望他们都不要死,我希望,我什么都没有,我的野心,如果可以,请帮我拿去喂狗。”

  我把手臂靠在头后面,我说:“你是答应我了吗?”
  李瑜没有说话,我看着她,只有一行泪流下了,我没有去擦拭她的眼泪,我说:“我应该心更狠一点,那个时候,直接去广东把你们广东玉石协会拿下,这样,你也不用背负着那么多东西,那个家族,不是你的家族,你爸爸跟你妈妈离婚了,你爸爸也打算另行创造自己的家族,这一切的悲剧,都是陈发的狠毒造成的,你不应该背负那么多。”
  李瑜很愤怒的颤抖起来,说:“那你当时为什么没有来?如果你一开始,就对我够绝情,把一切都夺走,我真的不用背负这些东西,我现在每天要面对家族里的人的诅咒,你永远不知道协会的哪些人有多可恶,他们不再信任我们,一边打压我们家族,一边还要我们给他们赚钱,还要肩负起整个家族复兴的使命,我真的很累,你一直都知道,我并喜欢做这些,也不喜欢走的太快。”
  我搂着李瑜,当时的软弱,造成了现在的痛苦,当断不断必受其乱。
  我说:“你的家族,我来复兴。。。”
  这块七吨重的料子,来自龙肯大厂区,应该是多磨场口的料子,这不是一个大场口,所以没什么典型的特征。
  这块料子,作为开胃菜,先来玩玩,七吨重,不算太重,高一米五,长两米左右,像是个巨型恐龙蛋,我本来想让李瑜他们来玩一玩的,但是黄槐的冷漠,让我望而却步,我知道,他可能是最恨我的一个人。
  我回到陈列区之后,继续看料子,这块七吨重的料子,我当然要仔细看清楚,不能因为说了要买,就不能什么都不看,如果这块料子,真的是一块垃圾料,我还是不会花那个冤枉钱的,没有人是傻蛋,钱多的买石头。
  朱贵站在我身边,说:“光是看皮壳,里面的肉质,应该不差。”
  我点了点头,这块料子的皮壳是不差的,没什么杂,裂,纹,算是很赶紧的,有的地方还有一点松花,蟒带是没有的,如果有蟒带,料子就值钱了。
  那个天津人走过来,伸手摸着石头的皮壳,突然说:“皮壳上的砂粒犹如人的头发,全部树了起来,用手怃摸犹如铁砂一般,里面的肉质,肯定种老。”
  所有人都看着他,一口天津卫的腔调,着实显眼,朱贵笑了一下,说:“天津的王伟老板,很仰慕邵老板的。”
  我笑了笑,他也笑了笑,说:“邵老板的事迹,整个赌石圈都知道,久仰久仰,今天,咱们可能要同台竞争一番了,这块料子,我也想玩啊。”
  我笑了笑,我说:“可以,公盘就是大家有钱说话的地方,我邵飞又不是世界银行,欢迎大家一起来砍老缅。”
  听到我的话,所有人都笑了,我看着料子,料子属于灰皮带黑,也算是黑乌沙,表皮没有蜡壳,也无卯水,砂粒细腻均匀,有黑癣,但是不多,一片黑癣覆盖不到一尺,皮层很薄,打灯雾层黑色灰色,典型的老场石,我断定原石产于老坑场的第二层。

  我说:“料子的种可以定了,但是有色的地方,肯定不会太多,这块黑癣,是一个机会,但是要是被吃了,料子就完了,龙肯出来的料子有很多料子,都是色少成片的,很有欺骗性,这几个松花,下面可能有色,而且是高色。”
  所有人都看了一眼,都纷纷点头,其他人都说,这块料子有色,那个上海的老板,说:“这个色,肯定都集中在这个松花附近,你看灯下,这个色,估计是苹果绿以上,至少是二级绿,估计完美的手镯可出三十条,每条成本在一百万,则一个面的价值至少在三百万元以上,唯一留下的问题是可以赌几片呢?5片五百万元,10片一千万元,但是我是没有看到那么多,我最多就看到了两个面是可以多的,可以肯定的只有只有六百万元而已。”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