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925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秋出生于官场世家,看惯了潮起潮落,见过了云起云涌。也亲眼目睹,一些人起来,一些人被踩下去。
  所以,他的经历和见识,与普通人不同。
  程雪衣的话,渐渐地让顾秋对她,有了一种全新的认识。程雪衣,其实还是一个善良的女子。

  只是现实太多的无奈,让她渐渐的改变自己。
  与黄副省长的这段经历,成为了她生命中,最耻辱的时光。她想抹去这段时光,改变自己的过去。让自己回到那种,纯洁无暇的时代。
  经历了两次事件,她的名字,再次进入人们的视线,。她成为了坏女人的代表。所以,她的苦恼,无人理解。
  顾秋长长地吁了口气,静静聆听着她的倾诉,等程雪衣说完,顾秋举杯,“好在一切都过去了,你可以重新开始。来,我敬你,祝你有一个美好的明天!”
  程雪衣苦笑了起来,摇摇晃晃的,摆了摆手,“明天,多么遥远的事。我的字典里,不再有明天。”说完,她就站起来,身影摇晃,“不好意思,我去一下洗手间!”
  铃——铃——顾秋的手机响了,“喂——”
  程暮雪开着车子,来到公寓的楼下,抬头看看姐姐住的房间,窗口隐隐约约有灯光。她就有些疑惑,姐不是说,她不在家里吗?难道她……
  按耐不住心思,程暮雪就急急朝公寓楼走过来了。
  “顾书记,帮我一下!”

  卫生间里,传来程雪衣的声音。
  程暮雪来到门口,心砰砰直跳,因为,她看到房间的门,居然半掩着。莫非有贼?
  房间里光线很暗,感觉很怪异,“姐姐——”
  由于担心姐姐有事,程暮雪推开门,刚好程雪衣也从卫生间里出来。她听到顾秋半天没有反应,出来一看,居然碰到妹妹。
  “姐——”

  “暮雪——”
  姐妹两个愣在那里,面面相觑。
  程暮雪气喘吁吁,满脸通红,刚才看到房间里的异样,她就紧张了。陡然看到姐姐,衣冠不整,裙子的拉链都已经拉开了,香肩半露,她不由有些头大。
  程雪衣见到妹妹突然闯进来,心里一慌,顾不上掩饰什么,匆匆跑到客厅。
  顾秋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客厅里空空如也。
  程雪衣的目光,望着卧室里半掩的门,一颗心砰砰直跳。难道他比自己还急?
  这有可能!
  于是她就朝卧室走去,嘴上对妹妹问道,“暮雪,你怎么来了?”
  说话的时候,她已经移到了卧室门口,背对着门边,悄悄拉上卧室的门。
  程暮雪倒是真没在意她这个动作,“怎么不开灯,吓死我了。”
  伸手打开灯,客厅的桌子上,摆着一瓶喝完了的红酒,两只杯子,还有丰富的晚餐。
  程暮雪越发觉得可疑,姐姐和谁在家里过生日?
  敏感的她,仿佛闻到了一股男人的味道。“姐,谁来过了?”
  借着灯光,程雪衣又扫了一眼客厅,的确没有发现顾秋的踪影,她就对妹妹说,“我换件衣服!”
  说完,也不等妹妹回答,她迅速闪进卧室。
  吓死我了!程雪衣紧张地拍拍胸口,差一点就让妹妹发现了。哦,对了,顾秋,顾秋在哪?
  打开灯,咦?卧室里也没有啊!

  她又跑到床边,掀开了床罩,弯下腰去查看。
  要是顾秋知道她这个模样,估计要惊讶得下巴都砸到地上。
  敢情自己堂堂一个市委书记,偷个情还要躲到床底下?
  太可笑了。
  可顾秋在哪?床底下,什么也没有。程雪衣坐在床上,四下张望,卧室里就这么大,难道他去了阳台?

  记得以前有个笑话,说一个领导过生日,一位美女下属约他到自己家里去。当晚,他应约而来。
  没想到女下属神秘兮兮的说,“过五分钟,你到我卧室里来。”结果,五分钟后,领导把自己脱得干干净净,推开了卧室的门……
  程雪衣就在想,这个顾秋该不会也把自己扒光了,从阳台上冲出来吧!
  吓死人了!
  想到这里,她立刻从卧室里出来,看到妹妹坐在那里,她就假装自语,“咦,我那件粉红色的睡衣去哪了?”
  借这个机会,来到阳台上。
  还是没人!

  吁——程雪衣终于吁了口气,拍着自己雪嫩的胸。
  “姐,你怎么啦?”
  妹妹神不知,鬼不觉的走过来,吓了她的大跳。
  “没,没什么?哦,暮雪,你怎么来了?”

  程暮雪嘟着嘴,“还说呢,我想陪你过生日,没想到你在家里幽会男朋友,说,他是谁啊?搞这么神神秘秘的。”
  确定顾秋不在了,程雪衣笑了起来,“先保密。到时再告诉你。”
  程暮雪道,“原来姐姐早有心上人了,那我可以恭喜你啦!早告诉我嘛,我就不过来打搅你们了。”
  程雪衣还在奇怪,顾秋这家伙去哪了?
  看到妹妹这表情,她就回答,“容许姐姐有点秘密好不?真到那一天,我会告诉你的。”
  程暮雪也不再追问,“好吧,我只是好奇,将来的姐夫长什么样?”
  程雪衣道,“这个容易,你走到大街上,看到长得象你姐夫的男人,你拉回来就是。”
  程暮雪撇撇嘴,“才不,一般人哪配得上我冰清玉洁的姐姐。我姐姐不但是个大美女,而且才智过人。天上无双,地上绝无。”
  程雪衣坐过来,“暮雪,姐跟你说个事。”
  “嗯。”程暮雪点点头。

  程雪衣就看着她,“假如你有喜欢的东西,姐姐也想要,你会不会给姐姐?”
  “那当然,只要姐姐喜欢,有什么不可以的。”
  程雪衣笑道,“真的假的?话别说这么满。”
  程暮雪道,“我可以发誓,姐姐。”
  “好啦,好啦,姐跟你闹着玩的。”
  刚才受了惊吓,酒意也醒了。程雪衣脸上带着红润,艳若桃李。她搂着妹妹的肩膀,“从小到大,我们两姐妹就没有争执过什么,真是这样,姐也不会跟你抢的。”
  程暮雪说,“那当然,如果是姐姐喜欢的,我也可以无条件放弃。”
  程雪衣捏着她的脸,“傻丫头,万一是你喜欢的人呢?”

  程暮雪道,“也给你!打包拿去吧!”
  程雪衣就乐了,“还打包,敢情追你的人不少,快告诉姐姐,都有些什么人?”
  姐妹两个在沙发上聊天,今天她和顾秋说了那么多,满腔心事都吐出来了,心情畅快了不少。
  如今又和妹妹聊了起来,她就站起来,“好妹妹,既然你来了,那我们就喝点酒吧!反正家里也没有外人,我们姐妹两个喝它个伶仃大醉又何妨?”
  姐妹两个又开了一瓶红酒,在客厅里喝开了。

  顾秋呢,在程雪衣进入卫生间的时候,突然接了一个电话。夏芳菲在电话里说,白若兰的爷爷过世了,她明天要走。济世医院马上要开业了,但是还差二千多万资金没有到位。
  顾秋一听,立刻拉开门走了。本来想跟程雪衣打个招呼,可看到程雪衣进了洗手间,他就不方便喊了。
  他进电梯的时候,程暮雪刚好从另一个电梯出来,两人错过前后不到二分钟。
  匆匆赶到夏芳菲的房子里,夏芳菲还没有睡。
  顾秋急问道,“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