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924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秋望了眼房间里,“怎么不开灯?”
  程雪衣道,“干嘛要开灯?进来吧!”递了双鞋子过来,顾秋换上后,这才发现房间里有摇曳的烛光。
  桌子上放着一个很小巧,又可爱的蛋糕。
  顾秋惊讶的问,“你的生日?”

  “对啊!”程雪衣关上门,靠在门上。
  “你怎么不早说,我好准备生日礼物。”
  “不了,我们姐妹欠你的太多了,还怎么好意思让你给我送礼物。”
  程雪衣走过来,房间里的气氛变得有些暧昧,烛影摇曳,一闪一闪的,带着一种说不清楚的味道。
  顾秋心里总觉得,程雪衣今天的表现很古怪,他就问,“你说叫我过来干嘛?”
  程雪衣说,“我们先不谈这个问题。”
  “那我们谈什么?”

  程雪衣道,“你这个人怎么一点都不解风情?坐下来吧!我去拿酒。”
  顾秋在心里一惊,不会吧,这可是她从监狱里出来的第一个生日,怎么就叫了自己一个人?他就问,“暮雪呢?她怎么没过来?真的是,姐姐的生日也不来,我给她打电话。”
  程雪衣走过来,伸手捂住顾秋的手机,眼神就这样带着一丝风情看着顾秋。
  程雪衣看着顾秋,美目流连。
  顾秋心里一颤,呼吸有些紧张起来,在这样的环境下,这样的气氛,一般人很难自控。
  程雪衣没有说话,而是直直地盯着顾秋,这种眼神,很容易令人着迷。顾秋喉咙里发出一声轻响。
  程雪衣的手,握着他的手,两个人足足愣了二十几秒,这才双双反应过来,“不用打了。”这是程雪衣说的话。
  顾秋呢,觉得有些尴尬,“好吧!”放下手机的时候,感觉到有些不知所措。
  程雪衣站起来开酒,房间里没有灯,摇曳的烛光,让这种气氛更浓。顾秋闻到一股浓郁的女人香,呼吸随着烛光变得有些异样。
  程雪衣打开了酒瓶子,给顾秋倒上红酒,两人面对面坐下。尽管这种气氛很暧昧,顾秋心里却总有些不踏实。
  他搞不懂程雪衣此举的用意,认为她这样,实在没有一点理由。可人家没说,你总不能提出来吧?

  含蓄点,对,这个时候需要含蓄,千万不要弄错了对方的意思。可顾秋的喉咙里发干,呼吸也有些急促。
  这可是不良反应,看来自己应该节制一下。
  程雪衣举起杯子,“你也许已经知道了,这是我出来之后第一个生日,我没有请任何人,我也不想让任何人知道。连我妹妹,我都没有让她过来。顾书记,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咳咳——顾秋真的从来没有这么窘困过,他咳了几声,喉咙里才好过了点。听程雪衣说完,顾秋才努力让自己平静,“我有些糊涂,为什么这个生日,不让暮雪和你更多的朋友一起过来,大家热闹一下。你这样热情,我有些受宠若惊。”
  程雪衣笑了起来,“顾书记说笑了,未必吧。你夫人貌若天仙,万里挑一。温柔体贴,善良正直,我就不信,区区我这残柳之身,落叶之貌,还能打动你么?”
  程雪衣说得直接,自己已经是残花败柳了,没什么吸引力。似乎也在向顾秋传达一个什么信息。
  顾秋听到她这么说,马上谦虚道:“程小姐言重了,怎么可以这样说自己,你当年的风采,那可是南阳绝无仅有的。当年我在上大学的时候,还经常看你主持的节目。不管以前,现在,还是以后,你都是最佳主持人。”
  程雪衣笑了起来,“谢谢褒奖,我还真没想到,在顾书记嘴里能得到这么崇高的赞扬。只是我有自知之明,也知道自己应该扮演什么样的角色。人生就是如此,有些东西,一旦失去,就再也追不回来了。但是今天晚上,我们不说这些,今天晚上,这是我精心准备的。做为答谢你的礼物,你也知道,雪衣如今已身无长物,也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的谢意。你对我姐妹两人的帮助,我的确是无以为报,如果顾书记不嫌弃的话,雪衣此生愿听您驱使。”

  说完,她就看着顾秋,美目顾盼。
  顾秋完全有些不知所措了,这个程雪衣,说得十分含蓄,什么叫任君驱使?你搞这样的气氛,这样的环境,孤男寡女的,现在跟我说这些,这辈子任我驱使,难道不就是表明了,你从此之后,是我的人嘛。
  人家都无以为报,只有以这残柳之躯做为厚礼,自己受还是不受?顾秋收回目光,端起杯子,笑得极不自然,“程小姐,你多虑了。做为暮雪的朋友,先不要说我视她为亲妹妹一般,就是换了任何一个人,让我碰到这种事,我也不会坐视不管的。今天晚上我呢也没什么准备,这样吧,以这杯酒祝你生日快乐,永远年轻,还有,前程似锦,你一定要振作起来,你还是最棒的,最受观众喜欢的主持人。来,我敬你!”

  顾秋脑子有些乱了,他只知道自己说了很多。
  端起杯子,跟程雪衣碰了一下,一口把红酒也喝了。
  程雪衣这酒,虽然不是很名酒,却也是一千多块一瓶的进口酒水。两人喝完这杯酒,程雪衣抹去嘴边的痕迹,轻声说谢谢。
  顾秋呢,有点坐不住了。
  不知为什么,心里总是不踏实。
  这天晚上,程暮雪也觉得不踏实,心里总是担心姐姐。今天是她出狱后的第一个生日,做为她的妹妹,是不是应该表示点什么?两姐妹从小就感情好,不弃不离,如今她真心不希望,这个生日让姐姐一个人独守空房。
  于是,她坐不住了,驱车往省城赶。
  姐姐,我来了!我要为你庆祝这个生日。
  经历了这么多,姐妹两的感情,坚实无比。程暮雪甚至想,此生此世,再也不和姐姐分开。
  在车上的时候,她脑海里完全都是姐姐这段时间受苦的情景。程暮雪越想,越觉得姐姐今天的表现反常。
  她又一次打了姐姐的电话,电话关机/。
  越是如此,她越觉得这中间的问题。
  难道姐姐一时想不开,又要做糊涂事了?
  一个人经历了这么多,难免心灰意冷。
  所以,她的车子越来越快,越开越快。
  顾秋和程雪衣坐在房间里,气氛很浓。

  客厅里的每一个角落,都点着蜡烛。两个坐在那里,喝着红酒,谈着人生感悟。
  程雪衣酒喝得多了,话闸子打开,把心里的苦水全倒了出来。顾秋在今天晚上,当了一回忠实的倾听者。
  听着程雪衣的故事,他由衷的感觉到,一个女孩子要在这样的大都市倔立起来,是多么的艰难。
  程雪衣的故事里,充满着无奈,她经历了多少辛酸,多少磨难,没有人知道。
  有多少回,她独自哭泣。有多少回,她在梦里落泪。
  这一切的一切,都要她一个人独自承受。很多人只看到她光鲜的一面,根本就不知道,她拥有今天的成就,付出了多少。
  顾秋当然知道,他也清楚,一个女孩子在站起来,要拥有自己的一席之地,付出的往往是男人的十倍,百倍。
  有人在社会的各种潜规则面前沦落,迷失,徘徊,迷茫……
  也有人渐渐殒落,从此沉沦在这个城市的底层。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