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922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买保险。
  各种各样的保险,层出不穷,保险公司的生意,也因此一路飚升。同样,在官场之中,也有人想尽千方百计为自己买一份保险。

  这样,能让自己的前程有个保障。
  城管局长看准了这一点,忍痛割爱,花巨资为自己买了这份保险。用他自己的话说,只要被顾书记看中了,这笔保险费迟早会回来的。
  于是他和他老婆讲了一个故事。
  有人买了一条母牛,有一天,母牛丢了,他很心痛,为了这个事,郁闷了很久。

  可几天后,母牛回来了,还带来了一头公牛。
  公牛和母牛在一起,几个月后,生了一头小牛。你说这头牛丢得好不好呢?
  当然好,丢出去,引回来了二倍的利润。
  这就是抛砖引玉的效果。
  可他老婆说,“万一你抛出去的砖,引回来的是石头呢?或者说,抛出之后,砸了路人,人家找你的麻烦,你还得赔钱。”
  城管局长就笑了,有人说过,官场中最悲惨的事莫过于,有钱没地方送。送出去了,没有人收。有人收了,可那人调走了。更可悲的事,送出去了,那人出事了。出事了也就罢了,还把送钱的人供出来,结果自己也搭进去。
  但是这些都不存在啊?你想想看。
  我们这钱,不是直接送给顾书记的,而是做好事。虽然那人跟顾书记一点关系都没有。但你也知道,顾书记这人,图的是个名。他需要的是名声,我们把这事给做了,反过来让人家感谢他。到时再找电视台的人,透露一下这个消息,说顾书记体验民间群众疾苦,为群众排忧解难。

  这样一来,群众就更加拥护他,爱戴他。他得到这样的好名声,当然知道这事是我们成全的啦?他肯定对我另眼相看,要是换一个重量级的部门,还不是他一句话的事?
  再说,以前说的那种情况,根本就不会在顾书记身上发生。他在达州当上书记没多久,不可能这么快离开。更不可能被纪委调查,因为他本身又没受贿,对吧!所以啊,这是一个永赚不赔的事。
  城管局长还真说服了他的才婆,他老婆痛痛快快把存折交出来,将老人家孙子的医药费给垫上了。
  所以,他就去顾书记那里汇报。
  这事当然得汇报,要不自己做了好事,领导又不知道,那不是白干嘛?投资必须有回报的。

  他今天晚上的目的,就是要让顾秋知道几个问题。
  第一,我很听话,你怎么说,我就怎么做。这一点,很重要,做为一个领导,谁不喜欢听话的手下?
  所以有时说,态度比能力重要。
  第二,这钱是我自己垫的,没有花公款一分钱。
  第三,我很清廉,所有的积蓄,都在这里了,一共才十几万。他向顾秋表达了这么多层意思,他想顾书记肯定懂的。

  做完了这些,他又找到新闻界的朋友,要策划一起新闻。第二天呢,电视里和报纸上就播了,达州城管扫大街,城管新形象,达州新动向。
  这个很引人注目的事情,的确引起了一些轰动。以前只见过城管凶巴巴的,提篮子,掀摊子,抢东西,现在的城管怎么啦?
  居然扫大街,既抓,也管,还亲自动手。
  这不正好应了那句话吗?城市是我家,卫生靠大家。你看他们扫大街,多专业啊?

  城管局长,一口气做了好几件事。
  除了这些,对城管的执法,也做了规范。禁止城管队员,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对小摊小贩动手。
  你们可以帮助小摊小贩收拾摊位,劝他们不要影响市容,注意保护环境。
  但你绝不可能动他们一根毫毛。
  所以,达州的这次新闻报道,的确是别出心裁。
  这篇报道,被很多媒体转载,成了最热门的新闻。达州这个城市,再次进入人民的视线。
  有人私下里说,顾书记现在的执政方式变了,换了以前,他暗访民政局,一巴掌打下一个局长。
  现在他对城管局的事情处理,如此委婉,温和执政,但是起到的效果,截然不同。
  不用他说太多的话,做太多的指示,下面的人就想得更深入,更彻底,而且做出了令人意想不到的成绩。
  葛书铭在心里暗道,还是顾书记有办法。
  当然,这件事情,吴承耀在宣传部把关,对于稿子的内容和则重点,他都把握得很好。
  从现在开始,吴承耀也要步入政界了。

  宁雪虹刚刚把方城的案子给结了,移交检察院。
  她就腾出时间来松一口气,听齐雨说起,顾秋在达州,又搞了一个新花样,她居然笑了起来。
  齐雨打趣道:“宁书记,你有没有发现,最近你渐渐喜欢笑了。”
  宁雪虹拧起眉头,看着齐雨。
  齐雨说,“也许你不知道,你笑的时候,很迷人,很美丽。如果我有个照相机,捕捉你微笑的瞬间,肯定比任何一个明星都漂亮。”
  宁雪虹只是淡笑了下,没有说什么。
  齐雨说,“宁书记,方城的案子一了,是不是可以放我二天假,我想出去放松一下。”
  宁雪虹应允了,她还多亏了这个齐雨,如果没有她,自己已经不在这个世间啦。
  宁雪虹说,“我也要回京一趟,你就好好休息吧!”
  这段时间,似乎是轻松的时刻。
  大家的神经,都崩得那么紧。
  好不容易放松一下,很多人都想借这个机会,搞次旅游什么的。顾秋呢,想到了一件事。

  他要去看看罗汉武,因为从彤父母带着儿子来了,从彤就留在家里陪父母。
  顾秋去罗汉武那里,前段时间,罗汉武的儿子对顾秋记恨很深,认为自己老爸的今日,都是顾秋在背后搬弄是非,顾秋的目的,就是让自己登上市委书记的宝座。
  顾秋虽然没想到去解释什么,但是看看罗汉武绝对有必要。
  可他来到市粮食局,却没有碰到罗汉武。

  他家里也没有人,连他老婆都出去了。顾秋正准备给他打电话,电话却响了起来,看到这个号码,顾秋觉得有些奇怪。
  “喂——”
  “顾书记吗?我是程雪衣。还记得吗?”
  程雪衣的声音听起来很悦耳,完全没有了那种消沉。顾秋嗯了一声,“我听出来了,你说。”

  程雪衣道。“有点不好意思说。”然后她就笑了起来。
  顾秋听到她的笑,在心里暗叹,程雪衣也算是个久经磨难的女子,这次能够摆脱这些人的纠缠,实在也不容易。
  不管怎么说,顾秋总觉得,她是一个可怜的女子/。
  程雪衣似乎完全忘记了这些屈辱,她的心情很好,“你晚上有空吗?我……”说到那里,又有点犹豫,更有点象吊胃口的样子。
  顾秋说,“你说,没关系的。是不是有什么困难?”
  对于程雪衣这女子,顾秋很同情。
  程雪衣说,“的确有点困难,你能过来一下嘛?如果方便的话。”
  顾秋琢磨了一下,“你在哪?”
  “我……我在公寓里,你到了的话,先打电话吧!”
  从达州到省城,只要个把小时,走高速挺快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