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102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所以,我的计划是成立一家规模超大的贸易公司,先在勒拿河沿岸建立三十个固定的仓储物流中心,专门运输那边的特产,美丽的裘皮,鲜美的鱼子酱,只要是能赚大钱的生意统统都插上一脚,与此同时我们还要加大对额尔金矿业的投入,要买入加拿大的最新寒带工程设备,提高金矿产能,还有,如果条件允许,我还希望新公司能跟联邦快运公司合作,在那边的冻土层上铺设一条铁路。”
  李牧野摆出一副野心勃勃的嘴脸,滔滔不绝说个没完。屋子里其他人都纷纷皱起了眉头,最后终于有人听不下去了,查尔莫夫先冲着提莫夫歉然一笑,然后对李牧野说道:“恕我直言,这个计划在我听来完全不具备可行性,很显然,这是一个需要很多很多资金的计划。”
  柳辛斯基接着道:“这里是莫斯科,不是纽约,在纽约人们经常夸夸其谈的是数十亿美金以上的项目,而在这里,我们更喜欢用务实的态度去谈论合适的项目,我很欣赏你的野心,但无法接受这鲁莽冲动缺乏实干精神的计划。”
  李牧野流露出失落的神态,伊莲娜摊手说道:“很显然,年轻的孩子,你的黄金铲子需要太多的动力才能开动起来,而这并非是我们来到这里的目的。”
  提莫夫轻轻咳了一下,尴尬的笑了笑,然后说道:“看来我们的小狮子在他第一次集会中就要遭遇滑铁卢了,这真是一件非常遗憾的事情,不过好处是可以让我们发现一个错误的选项,直到我们找到正确的方式。”
  李牧野心念电转,分析当下的局势,眼前这几个人多半是属于某个类似俱乐部成员的小团体,而其中,这查尔莫夫是曾经派人暗算过自己的,当时查出真相后却没对提莫夫说起,这才有了眼下这个集会。那天的刺杀自己的行动过程中,莫斯科警方的表现有很多可疑之处,提莫夫就算没有参与到里边,也不大可能毫不知情。
  换句话说就是,在提莫夫这个干姐夫心中,老子这条小命还不如这个小团体的某个成员来的重要。如今老子终于收到邀请加入到这个小团体当中,从这几个人的反应看,他们显然更感兴趣的是雅库特那边的商机。这几个人,其中伊莲娜是生意规模最小的,给人的感觉像个花瓶,今天出现在这里不过是想跟着捞点好处而已。
  查尔莫夫似乎还对上次没有把李牧野干掉,顺利接手古尔诺夫的产业那件事不能释怀,所以言语间没什么好脸色给李牧野。他那个德行就像个因为父母从外面抱回一个孩子而被分走了糖果后心生不满的孩子。这个昔日寡头当道时代里的巨头传奇,如今已经彻底被招安成了个不入流的小人物。
  最莫测高深的人是柳辛斯基,这个喜怒不形于色的大胡子总是一副彬彬有礼人畜无害的样子,但有一个细节特别值得注意,就是每当他说话的时候,那个同样不苟言笑的贝尔戈米都会下意识的坐直了身子,其他人包括提莫夫在内也绝对会保持认真倾听的态势。也许,他的身份并不仅仅是一个来自圣彼得堡的银行总裁那么简单。
  今天这场聚会看似简单,但其实却是暗流涌动,他们隐瞒了柳辛斯基的真实身份,安排伊莲娜这个美人在自己身边毛手毛脚,又让查尔莫夫这个自己曾经的竞争对手一次次的跟自己别苗头,种种迹象都表明了,今晚这场聚会更像是一场有针对性的测试,他们是在通过牌局,女人,还有对头在刺激自己,测试老子的反应。
  问题是,他们究竟想通过这场测试得到什么结论?
  在老千的世界里,做局的关键往往从赢得对方信任开始。最好的老千都是千面人,永远能在合适的人面前展示出合适的一面。在这方面李奇志曾传授过许多实用的技巧。比如,在老妇人面前要像个亲切的儿孙,在初出茅庐踌躇满志的少年人面前最好树立个人生导师的形象,而在那些中年商人成功人士面前,最好的伪装则是初出茅庐一眼到底的小子。
  中年成功人士,在智力和体力方面都处在人生巅峰阶段,在他们面前精明的人容易被反感提防,愚蠢的人则会被小觑排斥,表现过于老练的家伙往往不会被认为是好的合作伙伴。最恰到好处的度就是聪明又冲动,破绽和能力都一目了然的年轻人才是他们最喜欢的合作对象。
  李牧野的牌技高超,无可挑剔,对待伊莲娜的反应则展示出了年轻冲动的一面。夸夸其谈是所有年轻人都容易犯的错误,但毋庸置疑的是李牧野这番夸夸其谈的背后,所展示出来的是对自己在雅库特地区人脉的绝对自信。
  众所周知的原因,那地方除了严酷的自然环境外,还有非常独特的人文环境。外人几乎没可能融入其中。在那样的自然环境下,如果在当地没有坚实可靠的人脉,想要在那边建立稳定的商贸渠道,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李牧野想到这里,已经完全了然这场测试的真实目的。在意识到自己的独特价值和毫无破绽的表现已足以赢得对方认同后,他忽然拍案而起,怒斥道:“什么叫做正确的方式,坐在这里讨论到这个夏季过去吗?商机一纵即逝,我可不想就这么错过了,所以我需要的同样野心勃勃富于进取的合作伙伴。”
  最后:“很抱歉各位,我想我今天来到这里就是个错误。”说完,一转身,果决的扬长而去。
  坐在车里,手里一直攥着电话,同时计算着时间。
  等待提莫夫打过来的过程其实不过十几分钟,却仿佛过了十几年般漫长。
  电话终于响起,李牧野盯着电话,却并不打算立刻接通。老崔一脸懵逼看着,提醒道:“先生,您不是一直在等这个电话吗?”李牧野冲他龇牙一乐,道:“我教你个乖,如果你跟你老婆吵了一架,你跑出来喝酒的时候她打给你,就算你一千个一万个愿意跟她和解,也不要立即接通电话。”
  “为什么?”老崔迷惑不解。

  “因为只有这样她才会意识到你的可贵之处。”李牧野胸有成竹。
  老崔挠挠头,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电话铃声停止,但很快就再次响起。李牧野果断的按下接通键。
  “我亲爱的弟弟,你总算肯接我的电话了。”提莫夫在电话里先深表抱歉,又继续说道:“我很遗憾他们对你缺乏尊敬的言谈方式,你有理由也有资格表达不满,我完全赞同你的立场,但我的好弟弟,你要明白,在莫斯科做生意,是不可以这么任性的,有时候我们需要跟一些更有力量的伙伴合作,才可以保证我们的生意不会偏离正确轨道。”
  “在今天以前,我以为我们之间是百分百没有任何问题的关系。”李牧野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有些愤愤不平,带着一种压抑愤慨的口吻继续说道:“但现在,我忽然发现自己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原来一直以来这都是我单方面的错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