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919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左书记诚恳地道,“说吧,我听着呢!老领导就算是批评我,这也是应该的。”
  做为一个省委一把手,能有这样的态度,这也是左书记为人高明之处。他不象有些干部,级别不高,架子很大,生怕自己不高调一点,别人就不认识他似的。
  左书记能有这样的涵养,的确不错。
  老领导点点头。“我最欣赏的就是你这点,说实在的,你的为人处事,少有人能及。今天这事,马平川是马平川,你是你,两者不能混为一谈。谁身边没有几个别有用心的人?谁又能保证,他们个个清正廉明,洁身自好?我们身为领导人,只能在保证自己不犯错的前提下,再去监督别人。你的事,我会向京城反映情况,这些你不必太担心。”
  左书记道,“我担心的不是这个。”
  “我知道嘛,你是怕有人借机浑水摸鱼,搅乱了南阳的秩序。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我们不能因为害怕这些,就放过对犯罪的纵容。我们身为国家干部,必须具有正义感,必须有担当。就算是我们面对的,是刀山火海,我们该上的还得上,该趟的还得趟。反之,如果纵容他们,那是对国家的犯罪,对人民群众的犯罪。”
  老领导果然是满腔正气,极有风范。
  不愧为人民的好公仆,他的话,对老左来说,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老领导说,“我们首先要交代的,不是国家,而是人民群众。如果我们不处罚这些害群之马,怎么好意思坐在这个位置上?这样吧,马平川的事情,马上处理,由你向上面汇报,争取一个主动。”
  两人正说着,孔秘书急急而来,在左书记耳边轻轻说了一句。左书记脸色大变,老领导见状,问道,“怎么啦?”

  左书记说,“马平川畏罪自杀,正在医院抢救。”
  老领导愤然,“看来他也知道,自己所犯之罪,死不足惜。这样吧,你马上给上面汇报,争取主动。剩下的事情,我会出面解释。”
  左书记站起来,“那您先休息,我过去看看。”
  离开山庄后,左书记对孔秘书道,“你案子你盯紧一点,我要知道具体的过程。”

  “好的!”
  “还有那个女的,你也关注一下。”
  “嗯,我都记下了。”
  省城,一夜之间,风云突变。
  左书记显得有些疲惫,不管怎么说,马平川始终是他的亲信。自己对他信任有加,难道就没有失察之责?
  唉——左书记叹了口气,自己在治理南阳的问题上,一直追求和谐,稳定,可没想到,大案小案,层出不穷。
  他又想到宁雪虹,顾秋这两个人。
  于是他就苦笑了下,看来自己的决策是个错误,两个不起眼的小小棋子,竟然在自己的地盘上,屡次掀起风波。
  之前一个重量级常委倒下,常务副省长被双规之后入狱。现在又是省委大院的大总管,秘书长马平川轰然倒台。
  这些事情,居然是两个看似不起眼的小人物所为。
  在南阳的历史上,恐怕是头一次吧。
  左书记甚至在想,难道自己理性执政有问题?
  不过老领导的话,言犹在耳。“我们不能因为害怕这些,就放过对犯罪的纵容。我们身为国家干部,必须具有正义感,必须有担当。就算是我们面对的,是刀山火海,我们该上的还得上,该趟的还得趟。反之,如果纵容他们,那是对国家的犯罪,对人民群众的犯罪。”
  左书记叹了口气,马平川啊马平川,你辜负了我对你的期望。

  很快,他就了解到,马平川对程雪衣的垂涎,甚至不惜用不法手段,来满足自己的私欲。
  程雪衣这女子,左书记当然见过,也知道她是著名的电视主持人。在黄案发生之后,她也因为涉案其中而入狱。
  没想到马平川竟然又深陷其中,红颜祸水!
  区区一位女子,竟令两大常委为其倾倒,这也不得不说算是一个奇迹了。
  左书记回家的时候,顾秋和程暮雪正在公寓里等。
  凌晨四点多,程雪衣被警车送到楼下。
  她提供的证据已经移交相关部门,程雪衣回来的时候,顾秋注意到,她穿的衣服,很时尚,性感,浑身上下,都是名牌。
  这身衣服,更加衬托了她的气质。

  程暮雪见到姐姐回来,欣喜的扑过去。
  姐妹两个抱在一起,程雪衣说,“好了,好了,以后我们安全了。”
  看到顾秋坐在那里,程雪衣喊了句,“顾书记也来了。”
  顾秋说,“能不来嘛,你的安危可牵系着整个南阳人们的心啊。”
  程雪衣似乎很轻松,“也没那么夸张。”
  她坐下来,对顾秋说,“马平川服毒自杀了。”
  顾秋道,“我们已经知道了,医院正在抢救,估计不会死。”
  程暮雪道,“这种人死了活该。太可恶了。”

  程雪衣一脸无奈,“没办法,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你我改变不了什么。”
  顾秋说,“错,你不是已经改变了这个结局吗?如果不是你,马平川哪会这么容易出事,只是你这步棋太险了,令人好担心。”
  程雪衣望着顾秋,“没有吧,你担心什么?”
  顾秋愣了下,摸了摸鼻子,“我该走了,你们好好休息吧。马平川的案子,到时少不了你出庭作证。”
  程暮雪立刻站起来,“我送你!”
  程雪衣看到妹妹送顾秋出去,心里竟然有种奇怪的感觉。不行,千万不能让妹妹再走上自己这条路。
  程雪衣坐在那里,琢磨着这个问题。
  程雪衣送顾秋到楼下,挽着他的手,“哥!”
  “怎么啦?”

  “啵——”顾秋的脸上,又多了一个小巧的嘴唇印。
  程暮雪娇笑着朝他挥挥手,“路上小心,拜拜——”
  顾秋摸了下自己的脸,无语地摇了摇头,这个程暮雪,唉——
  我能做到的最大努力,就是把吃饭的时间节省下来码字。加油,加油!

  顾秋回到达州,听说马平川已经抢救过来了,中纪委来人,正式介入马平川的案子。
  宁雪虹在市纪委办公室,给顾秋打了个电话,“辛苦你了!”
  顾秋打着呵欠,“宁书记说这样的话,是不是太客气了?我也是一个国家公民,这只是我应尽的义务。”
  宁雪虹也没说什么,她还要理清楚方城的案子。现在这几个案子都搅动到一起了。小人物归他们市纪委查,大人物归中纪委查。
  所以宁雪虹也没什么时间闲着,她只说了几句话,就挂了电话。
  顾秋打着呵欠,“看来我得好好睡一觉。”
  这次事件,影响很大,省委正要做准备,把这些不利因素消除。现在是从上到下,呈纵向发展。
  从县委到市一级再到省委,都有人参与其中。
  老左搞得很被动,他得采取补救措施。
  顾秋实在熬不下去了,回家睡觉。
  从彤趴在他身边,“哎,你这样折腾,左书记会不会对你有意见。”
  顾秋伸手抱着从彤的脖子,“有什么办法?都这样了,不折腾不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