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918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猛然看到一名坐在那里,楚楚可怜的女子,左书记拧起眉头,似乎蛮有印象的,她是谁?
  老领导看到他来了,回到沙发上坐下,拍着茶几喊,“搞什么名堂嘛。他马平川究竟想干什么?”
  左书记暗道,糟了,这事已经捅到老领导这里,看来真的无法收场了。
  左书记望了孔秘书一眼,孔秘书立刻退出去。他把目光落在程雪衣身上,“怎么回事?”
  程雪衣泪眼朦胧,“左书记,我……”
  老领导摆摆手,“好了,好了,你先到旁边休息下。”
  左书记喊了句孔秘书,孔秘书进来把程雪衣带到旁边房间休息。老领导就点了支烟,“这个马平川,太不象话。我看要撤他的职。”

  左书记故做不知,“究竟什么事情让您发这么大火?”
  老领导说,“你自己去问马平川,看他究竟想干嘛。把这样一个女子塞到我房间里,人家一肚子委屈,你自己去查吧!”
  左书记道,“那您早点休息,我去把马平川叫过来。”
  “不,现在就叫。这样的干部,没有一点觉悟,思想**,我看必须立刻对他采取行动。”

  左书记点头应道,“行,我这就请中纪委请示。”
  马平川将程雪衣送进老领导房间,自己在别墅里呆了会,再返回家中。
  蒋冬梅没有睡,坐在空中花园里,也不知道想什么。
  马平川今天很古怪,看到蒋冬梅坐在那里,他就走过去。蒋冬梅看到他来了,立刻站起,朝卧室里走。
  马平川回头,满脸怒火盯着蒋冬梅的背影。

  四十出头的蒋冬梅,姿色也不差,但他就是看不得那张脸,好象自己八辈子跟她有仇似的。
  不知什么原因,马平川心里突然有一种强烈的**,他就走过去,冲进蒋冬梅的卧室。
  夫妻俩,已经几年没有同房了,今天晚上他要破戒。
  蒋冬梅看到他进来,也不理他,坐到床边。
  马平川走过去,一把抱住蒋冬梅,将她推倒在床上。
  蒋冬梅吓了一跳,奋力反抗,无奈男人的力气太大,她究归不是对手。很快就被马平川解了衣服,一只手窜过来,重重的抓住她。
  “啊——哟——”
  蒋冬梅急了,张口就咬。
  痛得马平川大喊了一句,顺手抽开,狠狠地将蒋冬梅按住,“你这个疯女人——别忘了,我才是你法律上的丈夫。”
  蒋冬梅道,“我的丈夫已经死了。”

  马平川瞪着她,“蒋冬梅,我警告你,如果你再敢跟我这样,小心我整死他——”
  蒋冬梅听到这句话,眼里闪过一丝悲哀。
  她不再反抗,象个木偶一样躺在那里。
  马平川看到她这表情,心里的恨意巨增。

  当马平川爬上来的时候,蒋冬梅闭上了双眼,几颗泪水,顺着脸颊流下……
  嘎吱——嘎吱——席梦思的弹簧,也被压得吱吱作响,马平川脑海里,尽是程雪衣的影子。而他身上的女人,完全象行尸走肉一样,没有一点感觉。
  蒋冬梅的脸上,一片悲哀。
  她在为自己,也在为这个男人而绝望。

  铃——铃——当马平川挤尽最后一滴体液,象个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趴在蒋冬梅身上时,外面的电话响了。
  这个时候,还有什么人打电话过来?马平川马上意识到,肯定是左书记。
  左书记的声音很严肃,甚至带着一种不悦,“马上来一趟。”
  马平川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就挂了电话,嘀嘀——马平川从窗口里看到,楼下有汽车在等。
  霎时,一种不详的预感袭上心头,马平川站在窗前,半晌没有任何动作。
  咚咚咚咚——有人开始敲门了,“秘书长,秘书长——”
  马平川咬着牙骂了句,“该死的!”
  随后他就飞快的跑进卫生间……。
  呜呜呜——呜呜呜——救护车一路狂奔,朝医省院开去。
  十几辆警车云集,涌向马平川住宅。
  省城的夜晚,多了一丝压抑的气氛。城市的黑夜,没有风,空中花园里,花草静静的摆在那里,蒋冬梅眼看着几名医护人员冲进卫生间,将马平川抬出去,她的脸上,依然没有一丝表情。
  刚才经过一场激励的侵袭,她感觉到自己身体里,又多了一些肮脏的东西。那是马平川留给她最后的疯狂。
  她不知道马平川究竟受了什么刺激,几年都不曾对自己多看一眼的他,突然如此兽性大发。
  当时的蒋冬梅,彻底绝望了,她只能感觉到,有头野兽在自己上发泄。

  当一切回归平静,她以为这辈子已经没什么希望了,谁知道,一个电话引起的恐慌,马平川躺进卫生间服毒自杀了。
  一切,来得那么突然。
  来得那么不可思议。
  蒋冬梅突然有了种感悟,人生,别那么绝望,别那么悲观,哪怕你处在最低潮的时候,说不定,转机就在眼前。
  现在,她算是深切的体会到了,世事无常。
  一个人再怎么狂妄,再怎么嚣张,也横行不了太久。
  一个人再怎么委屈,再怎么低沉,也有他扬眉吐气的一天。

  所以,不管一个人处在什么样的状态,都应该清醒的认识自己。看到马平川被人抬出去,蒋冬梅如释重负,感觉到一切,都那么美好了。
  她知道,能让马平川吓得这样,绝对不是普通的事。
  所以,她明白,一切,又将重新开始。
  她,必须回到属于自己的世界。
  左书记和老领导在一起,老领导说,“我知道你是一个好同志,我们同事这么多年,我还不清楚你?只是有一句忠告,你听也罢,不听也罢,我还是要说。”

  日期:2018-02-02 18: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