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917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领导看看时间,“你们都回去吧,别围着我转。明天还有工作。”

  老领导催了二次,大家这才准备离开。
  左书记问,“平川同志,老领导的住宿安排好了吗?”
  马平川说,“都安排好了,安排好了。老领导,请吧!”
  其他人都离开了这里,只留下马平川。
  马平川把老领导引到楼上,屏退左右。
  “老领导,您稍等一会,我去去就来!”
  老领导看着他转身离开,也没说什么,不一会,马平川就带来了一名女子。
  老领导看到这名女子,心里暗暗震惊,南阳竟然有这等到绝色之姿,只不过毕竟是一方大员出去的京城领导。他拉下脸来问了一句,“你这是什么意思?”

  马平川道,“哦,老领导别介意,这位是山庄的服务员,我叫她过来给您按按摩。她手艺不错,技术特好。”
  老领导脸色一寒,“别跟我搞这一套,带下去!”
  马平川急了,朝程雪衣使眼色,程雪衣柔声道,“秘书长是怕您在这里不习惯,我给你倒杯茶,收拾一下房间就好。”
  老领导还没说话,程雪衣聘聘婷婷走过去,麻利的给老领导倒水。马平川见机,立刻退下。
  左书记回来的时候,发现顾秋竟然在自己家里。他一回来,顾秋立刻起身,急忙道,“左书记,大事不好了。”
  左书记本来就心情不佳,顾秋这么一喊,他脸色非常不好,“大惊小怪,什么事?”
  顾秋说,“你先听听这个。”
  顾秋拿出U盘,打开电脑,左书记坐下来,沈如燕立刻给他泡了参茶,“你们聊,我上楼去了。”
  电脑里,播放出了一段录音,左书记当然听得出来,这是马平川的声音。
  “你都看到了,这别墅我准备了三年,从你进去的时候,我就在想,终有一天,我把会把捞出来,让你住进这栋特意为你精心准备的别墅里。因为只有你,才有资格做这别墅的主人。除了这别墅,还有一辆奔驰车,有专门的司机给你使唤。”
  混蛋——!
  左书记拍着桌子,脸色变得很难看。
  顾秋坐在那里,虽然有些紧张,但是来之前,他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老左发火也好,骂人也好,反正要面对的。
  顾秋说,“现在程雪衣在他手里,都不知道被他带到哪里去了。我们只找到了这个。”
  左书记生气了,盯着顾秋,然后就是拼命抽烟。
  顾秋明白,马平川是他的心腹,但是马平川这事,他不捅出来,宁雪虹也不会包容。所以顾秋说,“左书记,人有时难免做出忍痛割爱的选择。当年王佐断臂,亦为救国……”
  “够了!”
  左书记把手一挥,“你出去!”
  顾秋执固地站在那里,“左书记!”
  左书记重复了一句,“我叫你出去!”
  顾秋看了眼左书记,咬牙离开。
  客厅里,这段录音已经播放完了,顾秋离开后,沈如燕从楼上下来,看到老左在生气,她就柔声道,“别生气了。气坏了身子不值得。”
  老左突然一挥手,哐——桌上的笔记本掉在地上,屏幕一闪,黑了。

  沈如燕弯腰捡起电脑,电脑估计已经摔坏。
  重新放在茶几上的时候,打不开了。沈如燕柔声道,“干嘛这么苦恼?你可不是那种优柔寡断的人。”
  左书记看着自己女人,这些年以来,沈如燕默默跟在自己身边,每次回家,总有一种让他感到无比舒适的安稳。
  这样的女人,从来没有向自己要求过什么。
  她带给自己的,只有温顺,体贴,默默的关切。在老左的生命中,有两个女人。
  一个已经离开了,去了另一个世界。剩下的这个,就象一道良药,也是一个良友,不断的鞭策,鼓励,慰勉自己。老左常常在心里想,如果自己可以失去一切,也不能失去这个女人。
  沈如燕对他来说,太重要了。

  身在官场之中,经历了多少风雨,沈如燕始终如一,无怨无悔,这就是老左最大的安慰。
  今天的事情,他很气愤。
  做为一个小辈,顾秋此举,有必宫之嫌。
  谁给他这么大的胆子?

  换了任何一个左系的人,顾秋肯定就被当场拿下了,就地免职。但是左老在心里想,不要授人以柄,说自己对一个晚辈下手,太不厚道了。
  再说,老左心里总有一个愿望,能够化解这些所谓的恩怨。有时觉得,这样争来斗去,实在没什么意义。
  老左的身边,少有人能理解他的心情,沈如燕是唯一的一个。
  看到沈如燕如此小心翼翼,老左说了句,“别捡了。”

  沈如燕柔声道,“既然发生了,总要去面对。也许小顾说得没错,如果你不处理,必然有损你的威名。马平川是马平川,他罪有应得,辜负了你的期望,这也怨不得你。”
  老左伸后揽过这个女人,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身子,“你不知道,他们这样闹下去,对南阳有害无益。”
  沈如燕何尝不知?秘书长如果有罪,马上就会有人将矛头直指老左。很多大案,都是因为一起小案,一层一层抽丝剥茧,最后闹成了大案。
  现在他要做的,就是把大事化小,将这事压下去。马平川纵然有错,也不能在这个时候揪出来。
  否则顾系,宁系,两家联手,大举压制自己,这样会搞得自己很被动。
  马平川死不足惜,自己精心打造的和谐南阳,就要土崩瓦解了。左书记甚至已经猜测到,宁雪虹会将此事向中纪委捅。
  宁雪虹来南阳的目的,十分明显。
  老左担心的正是这些,而这一切,沈如燕又哪里知道?
  做为一方老大,并不是说,手下人犯错,你就可以事不关己。秘书长是自己的心腹,这无疑让众人将矛头引向自己。

  沈如燕看着老左的脸色,“如果你为难的话,赶快想办法吧。希望还能来得及。”
  老左摇头,“恐怕已经来不及了。”
  话音刚落,电话铃突然响起。
  沈如燕爬起来,“我去接。”
  她接了电话,一个很威严的声音传来,“叫老左接电话。”
  沈如燕听到这个声音带着一种强烈的不悦,她就看着老左。左书记走过去,拿起话筒。“老领导,这么晚上还有什么事吗?”
  “什么也不要说了,你马上过来。”

  左书记立刻意识到,情况不妙了。
  他虽然不怕老领导,再说,左系的势力,根本不是老领导所能抗衡的。但是他对老领导还是十分尊重。
  当年老左当省长的时候,人家是省委一把手,在工作上,也多次支持过自己。
  所以左书记二话不说,立刻叫司机,秘书,赶往山庄。
  老领导背着双手,在房间里踱来踱去,“岂有此理,这个马平川胆子也太大了。无法无天。”
  他伸手一个指头,“这件事情我一定要为你做主。身为一个国家干部,怎么可以如此荒唐。”
  看到老领导义愤填膺的样子,程雪衣知道自己找对人了。

  咚咚咚——这时,外面有人敲门。老领导喊了一句,“进来!”
  左书记带着秘书来了,“老领导,什么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