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915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夏芳菲打了个电话,马上就有人送来顾秋需要的东西,顾秋跟夏芳菲告辞,叫江世恒把车开到省委大院。
  一个人下了车,提着礼品去马平川家里。
  马平川家住电梯房八楼,复式结构,二百多平米。家里除了蒋冬梅,还有一名保姆。
  顾秋按门铃的时候,保姆在猫眼里看了眼,“你谁?”
  顾秋说,“麻烦你说一声,达州市委书记顾秋来拜访秘书长。”

  保姆这才开了门,让顾秋进来。
  蒋冬梅坐在沙发上,无聊地盯着电视机。从下午到晚上,一直到老领导离开之前,马平川应该是没有时间回来的。
  所以顾秋根本不要担心任何问题。
  听说顾秋来了,蒋冬梅有些欣喜。
  顾秋和罗汉武是同事一场,蒋冬梅与他也多次打交道,看到顾秋,她恨不得立刻打听一下罗汉武的情况。
  此时此刻,蒋冬梅不再是那个威风凛凛的市委宣传部长,而是一位普通女人。
  顾秋喊了句蒋部长,蒋冬梅立刻道,“坐,顾秋同志,你怎么来了?”
  顾秋说,“我来看看秘书长,还有您这个老领导。”

  蒋冬梅苦笑,“我算什么老领导。现在就闲人一枚。”
  顾秋说,“哪里,哪里,我是特意来汇报工作的。”
  蒋冬梅说,“我好久不管工作上的事了,哦,对了,你要见秘书长,他这几天恐怕没时间。”
  顾秋的目光看着蒋冬梅,似乎在传达什么信息,“蒋部长,我有一些情况需要向您汇报,在您之前对我们达州进行了多次宣传,现在需要——”
  蒋冬梅似乎看懂了什么,“那就上楼,去阳台上谈吧!”
  二楼有个好大的空中花园,平时蒋冬梅没事,就坐在空中花园里休息,看日出日落,感悟人生。
  “刘妈,泡壶好茶上来!”
  蒋冬梅率先上楼了,顾秋跟着她来到空中花园。
  这里环境真不错,空间大,顾秋感慨,干部的待遇如今是越来越高了。
  今天五更,我要加油!
  等楼下的那位保姆泡了一壶茶上来,蒋冬梅才道,“坐,顾秋同志,在我这里不要客气。”
  顾秋礼貌地回答,“谢谢,蒋部长,好久不见了,我们达州班子的同志都很想念您啊!”
  蒋冬梅道,“谢谢了!有你这句话,我很欣慰。”
  顾秋慢慢把话切入正题,“以前我和汉武同志一起工作,合作十分愉快,现在汉武同志调走了,我压力很大。”
  说到罗汉武,现在的蒋冬梅,已经少了那种浓郁的官场风。可能是最近被自己男人压抑得有些低调了。
  再也不象以前那样意气风发,顾秋以前见到她时,她满脸春风,看起来容光焕发,挺精神的。
  现在她已经成为一个普通的女人,顾秋说起罗汉武,自然触动了她的心思。真正有感情的两个人,怎么也掩饰不了。

  顾秋自然注意到她脸上细微的变化,可蒋冬梅也老道,尽量用平淡的语气问,“哎,你们罗书记现在去哪了?”
  顾秋说,“他到粮食局去了。”
  一个县委书记,被调到粮食局,到底有多寒碜?蒋冬梅在心里暗叹了口气。都是自己惹的。
  如果不是自己,他就不会那么惨。
  蒋冬梅再也掩饰不住心里的郁闷,变得有些伤感。顾秋见了,继续不露声色地加色,“汉武同志是个好同志,其实他儿子的事情,与他没什么关系。我跟他同事这么久,对他也算是很了解了。组织上找我谈话,我实话实说。可还是改变不了这个结局。”
  蒋冬梅变得有些忧伤,不过她很快就察觉,自己失态了。

  在一个下属面前,露出这样的表情,的确有些丢人。蒋冬梅端起茶杯,“我这茶怎么样?你试试。”
  顾秋说,“浓而不腻,又有清香,好茶,好茶。就象朋友之间的感情,那以平淡而又真实。”
  蒋冬梅愣了下,这茶与感情有毛的关系啊?
  她瞟了眼顾秋,有些怀疑。
  顾秋说,“我以前经常和罗书记聊天,我们两个可以说,有点象朋友,知己。”
  顾秋又一次给她下套,蒋冬梅呢,的确很想知道对方的情况,可马平川发话了,如果发现她再跟姓罗的有什么来往,姓罗的就死定了。
  所以,她不可能再去见罗汉武。

  顾秋提起罗汉武的时候,她忍不住问了句,“你们都谈什么呢?”
  顾秋说,“前几天我还见过他,他这个人啊,现在什么都看淡了,就是有些东西放不下,总掂记着。”
  当然,对于官场上那些事,罗汉武知道自己已经没有什么机会了,因此倒也干脆/可他的儿子不服气,总是说顾秋不是东西,罗汉武的事情绝对是顾秋从中作祟。天地良心,顾秋真没有搞罗汉武的意思。
  蒋冬梅心底的弦再次被触动,她越来越清楚,顾秋说的是什么。有些东西,放不下?
  罗汉武放不下的,自己也放不下。

  可放不下又能怎么样?面对现实,她无力反抗。
  蒋冬梅神色黯然。
  顾秋看到她这模样,知道已经触及了她的伤心事。如果不是自己看到U盘里的东西,顾秋又哪知道秘书长家里,还有这种事?
  所以顾秋说,“京城的老领导来了,秘书长应该没什么时间回来吧?”
  蒋冬梅愕然,看着顾秋,心里捉摸不透。
  这是鼓励她出去私会啊!
  蒋冬梅的确这样想过,但她又怕给罗汉武带来更大的灾难。顾秋见她依然没什么信心,又漫不经心的说道,“秘书长身边的那个孙德恒出事了。”
  蒋冬梅望着顾秋,“发生什么事了?”

  顾秋叹了口气,“事情有些麻烦……”
  他就把方城的事,说了一遍。
  这个时候,他只能赌一把。如果蒋冬梅和马平川的关系,已经到了濒临破裂的地步,那么顾秋就赌对了。
  如果没有呢,顾秋就无功而返。
  当然,肯定会遭到马平川的反感。
  那是后事,顾秋来不及多想。
  既然宁雪虹都决定,捅到中纪委去,如果在这个时候退缩,只能落得内外不是人。

  蒋冬梅的表现,先是很惊讶。尔后,她就幽幽地叹了口气,“法网恢恢——”
  任何人都知道,一般情况下,秘书出事,秘书的老板也不离了。蒋冬梅做为马平川的老婆,应该知道些什么。
  顾秋想问,但又不好深入。
  有些事情,急不来的。

  只能让蒋冬梅自己说出来,毕竟他们都是重量级的领导。
  于是,他只能围绕着感情方面的事,慢慢渗透,希望蒋冬梅情经营者失控的时候,能透露一点什么。
  顾秋很小心翼翼的,逐步深入。这好比跟女孩子上床一样,第一次很小心,生怕一用力,吓坏了她,在她心里留下阴影。
  蒋冬梅可能是被压抑久了,需要倾诉,在顾秋循序渐进下,她被慢慢带进那种忧伤的氛围。
  终于,她自己说了,“你是不是知道了我和汉武之间的事?”
  顾秋用一种极为沉重的语气说,“罗书记跟我提起过。他也很苦恼,每天小心翼翼的,如履薄冰。”
  蒋冬梅苦笑了起来,很快,她就坦白了自己的心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