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的“蝴蝶效应”,那年代一般人都活不过 40》
第313节

作者: 碧血黄沙2016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2-09 13:44:48
  宗爱是个太监,他肯定不可能当皇帝;而且这么大的事儿,瞒一时可以,时间长了肯定要露馅儿;那么接下来就有两个迫切的问题,其一是该立谁;其二,那些政敌反对怎么办?
  关于立谁,宗爱跟皇后,也就是拓跋焘的媳妇儿赫连氏一商量,首先就把拓跋翰排除了,因为这位三爷既不是赫连氏亲生的,跟宗爱也不对付,立了他将来不好控制;其次拓跋濬也被排除了,宗爱得罪过拓跋晃,害怕拓跋濬将来秋后算账。
  那剩下的就只有拓跋谭、拓跋建和拓跋余了;三选一,宗爱一琢磨,平时跟拓跋余还不错,而且后者年纪还小容易控制,得,就他吧。
  于是宗爱假赫连氏密诏,召拓跋余进宫,立其为帝。
  不过到这会儿,别看拓跋余登上帝位了;但是他还是个光杆儿皇帝,因为有很多朝中重臣视宗爱如眼中钉,这种废立之事,怎么可能让一个死太监主导。这事儿宗爱心知肚明,于是对于第二个问题,宗爱也有了解决方案,这死太监也够胆儿,他让赫连氏下令,召集大臣们到宫中开会;而他,则安排了30多个小太监埋伏在宫门附近。
  大臣们接到通知,毫无防备,先后来到宫中,来了就被暗搓搓藏着的宦官们拿下了,随后统统死啦死啦的有,宗爱手下的宦官们一个不剩将其乱刀砍死,随后拓跋翰也被搜出来处死。
  眼前的危机消除了,拓跋余正式登基,第一件事儿就是封宗爱被为大司马、大将军、太师、都督中外诸军事、冯翊王等,朝廷大权尽归其所有。
  多说一句,这个宗爱,也成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被封王的宦官。

  老实说,对于拓跋余来说,这个皇位几乎相当于天上掉馅饼正好砸中他;别的不说,他上面还有拓跋谭和拓跋建两个哥哥。
  拓跋余也知道这个皇位来的不正,坐的胆儿突的;怎么办呢?这货也真能败家,他想出来的办法就一个,散钱,给大臣们“封口费”。史料记载,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这货生生把北魏的国库给散光了。
  拿人的手短,北魏的大臣们消停了,反正你也是你爹的亲儿子,你来就你来吧。
  可是接下来,有那不平衡的人找上门儿来了。
  怎么呢?
  没人反对拓跋余了,这家伙接下来干的就不是人事儿了,纵情声色、游戏犬马,压根儿就不问国家大事。
  那国家大事谁问?还有谁,宗爱呗。
  日期:2018-02-10 14:01:34

  被一个死太监爬到头上拉屎撒尿,正常男人都受不了;拓跋余无所谓,反正他只负责玩儿;其他大臣可就不爽了。
  有人就来撺掇拓跋余:宗爱这样下去迟早会变成赵高,您难道想当秦二世吗?
  这个比喻太贴切了,说的拓跋余后背丝丝发凉。
  拓跋余想想,也是啊,宗爱能立我,就能废我;万一有那么一天儿,那可就…
  于是成天不务正业的拓跋余准备务一下正业,他偷偷召集一些心腹,商议怎么做了宗爱。
  要说拓跋余玩儿能玩儿出花样百出,搞阴谋诡计他真的不灵;他这边儿刚开了个会,宗爱那边儿就得着信儿了。不用说,宗爱恨的牙痒痒,心说你个小兔崽子白眼狼,如果没有我,哪儿有你拓跋余今天的荣华富贵?如今倒好,你这是卸磨杀驴啊!你无情,就别怪我无义了。

  公元452年9月,机会来了;这天不知道怎么的,拓跋余突然心血来潮,大半夜的跑出城去祭祀拓跋珪,身边儿没带什么警卫力量,宗爱遂下令宦官贾周等人把拓跋余刺死。这伙计在位仅7个月便去了。
  杀了拓跋余,老实说,宗爱也迷茫了,他倒不是害怕,问题是杀了这个接下来该轮到谁了?
  一时也没想出该立谁,于是宗爱再次对外封锁消息,打算回宫再说。
  一路走,宗爱一路心神不宁;他的‘心腹’之一,羽林中郎刘尼就跟他说,要不,咱还是把拓跋濬接进宫吧?

  宗爱闻言,脱口而出,疯了吧你?忘了正平年间的事儿了?(指拓跋晃被杀之事)
  刘尼嘟囔了一句,那也没别人了。
  宗爱没搭理他,自顾自回宫了。但是,这次宗爱失算了,位他认为是‘心腹’的人,掉头就把他卖了。
  宗爱回宫了,刘尼可没跟着去,而是跑去找了自己的朋友,殿中尚书源贺;把事儿一说,宗爱不讲究,把皇帝给干了,现在帝位空悬,肿么办?
  源贺说我怎么知道肿么办,得,咱还是找明白人问问吧。
  俩人一道又去找了南部尚书陆丽。
  陆丽,别看名字很妖媚,其实性格很爷们儿;听罢来意,这太简单了,咱拥立拓跋濬;这么办,咱仨分分工,刘尼、源贺,你们回去召集禁军;然后刘尼控制住宫内,源贺你负责抓捕宗爱;我给咱接皇上去。
  计议已定,三人分头行事。
  刘尼回去把禁军们召集起来,高喊:宗爱弑君,大逆不道,皇孙拓跋濬已经登基即位了。
  禁军们高呼万岁,皇宫,搞定。
  源贺那边儿也痛快,他带了一批人迅速逮捕了宗爱、贾周等宦官。
  日期:2018-02-10 16:36:33

  陆丽这头儿,稍微麻烦了点儿,因为此时拓跋濬没在平城,在城外的上林苑;陆丽快马加鞭赶到地方,二话不说,抱起拓跋濬就走;然后一溜烟儿赶回了城里。
  公元452年10月,13岁的拓跋濬登基,这就是北魏的第四任皇帝,史称文成帝。
  登基之后,拓跋濬宣布改元兴安,大赦天下,唯独宗爱一党不在被赦之列;不仅无赦,宗爱、贾周等人遍尝五刑之后,夷三族。
  北魏这边儿算是告一段落了;拓跋濬刚登基,还有很多事要做,让他忙一会儿先。

  咱再来看看,从那场南北大战之后,刘宋这边儿都发生了什么事儿。
  咱前面提到刘义隆,还是在大战刚刚结束,他便派人去把他弟弟刘义康给结果了。他以为这样就可以高枕无忧了;事实上,恰恰相反—
  一场北伐下来,刘宋国内损失惨重;淮河南北数十万户刘宋军民,或被杀或被掳,侥幸生还者不足百分之一。
  这还不是最恼火的,最恼火的是这些人战后回到家乡,看见的是满目疮痍,入眼的是累累白骨。家被毁了,接下来的日子该怎么过。
  刘义隆不是那种没心没肺的人,搞完刘义康,接下来该搞事儿了。
  刘义隆下了一道‘罪己诏’,多少承担了点儿责任,然后下令把在战争中表现很差劲的王玄谟等人罢官免职赶出了朝廷;再之后他下令各级政府部门,该节俭节俭,该赈济赈济,该免税免税,力图尽快医治战争创伤,恢复国力。
  那段时间,坦率的说,刘义隆的日子过的比较糟心的;因为各方面报上来的基本上没什么好消息。
  这种懊糟的日子,一直过到公元452年春节;这天,外交部公文照例递到了刘义隆案头,刘义隆照例御览一番;览完,刘义隆心头的雾霾一扫而空。
  怎么呢?
  拓跋焘死了。
  刘义隆还阳了,我去,没想到啊!
  您猜这伙计的第一反应是啥?
  四个字:再度北伐!
  是,北伐,您没看错,这伙计又要北伐了。
  不过,当他把北伐的想法儿交给大臣们讨论时,看到的是一幅幅拧巴的面孔。
  不拧巴才怪呢,政治上,上次北伐还没伐出个子午卯酉,就被人家踢着屁股赶回了江南,政府威信荡然无存;军事上,大量的士兵阵亡,装备损失惨重;民生上,北魏军所过之处,赤地千里,之前好不容易攒下的一点儿家底儿被席卷一空;这会儿您说您又要北伐?!

  但是,这话还说不出口;皇上正在兴头儿上,你‘哗’一瓢凉水下去;您不怕把皇上激着?因此朝堂之上,无人开口;既不说赞成,也不说反对;众大臣不约而同,眼观鼻、鼻观心,心观脚面儿。
  看着要冷场,刘义隆有点儿不爽了,这特么几个意思?今儿你们不发言,谁也别下班儿。
  他这么一逼,大臣们不好装聋作哑了;可这种摆明要触霉头的话,凡是老奸巨猾的肯定不会说;瞟来瞟去,众人把目光集中到一个大臣身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