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294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接拳竭力让自己镇定下来,车在崎岖的山路颠簸了许久,强烈的恐惧与慌乱让我忘了呕吐,我反复温习自己这次的假身份和丨毒丨品知识,好在和公丨安丨局长打交道这么多年,危机当前比一般女人要冷静得多。
  车钻入一条热带雨林又行驶了二十分钟,在一栋有些破败的木屋前停下,王峰和他们早就碰过头,所以他先下车敬了根烟,李政拎起一大一小两只黑皮箱,他小声告诉我,“门口是马仔,盘问不多,里头是生死关头,每句话都要刁、心。”我不动声色点头。
  他跟在我身后走向木屋,马仔手上挑着一盏油灯,越过王峰对准我的脸看了许久,他应该是缅甸人,嘴巴里嘟嚷着我听不懂的话,朝我一步步逼近。
  在他那盏灯快要烧了我眉毛时,我抬手就是一拳头,直接砸在男人脸上,他哀嚎一声退后半米,一脸惊愕。“瞎了你的狗眼,我混场面这么多年,还投遇到这么不懂事的,你算什么东西。
  论资排辈,你连我孙子都排不上。’ , 男人骂骂咧咧冲过来想还手,倒是我的气场震住了他身后另一个始终沉默的中国男人,伸手拦住了他,使眼色将他往旁边一推,搓了搓手目光在我身上游荡,“买货? " 我冷笑,“买女人也不找你。”
  他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鼻孔,“挺横的。”我侧过脸示意李政,他将手上拎着的皮箱往地上一扔,男人眯眼看,试探着用鞋尖拨弄开拉锁,里面是码放整齐的几十者钞票,男人舌头在嘴里窜了窜,“这点能买二十斤。”“这是见面礼。”

  我打断他,“我要交易的是这个十倍不止。”男人圣了下眉头,“什么号子。”王峰指了指我,“华侨丽萨小姐。”
  男人吐出口气,“从哪儿听说得我们。”“我在金三角也不是交易一次两次了,赵龙死了,我之前在他那里拿货。”说个已经不存在的上家,让他死无对证,才能保证不露陷。
  男人暂时投发现破绽,他招手让刚才那个缅甸佬过来搜身,王峰见状挡在我前面,“丽萨小姐不喜欢别人碰她。男人咧开嘴乐,“哥们儿,这是金三角,役人和你讨价还价。
  天王老子过来也得按规矩本事。”王峰说搜身可以,来个女人。男人也退让一步,转脸进屋子,不多时带出一个姑娘,姑娘三十左右,戴了满身首饰,气质很妖,她笑着走到我跟前,说了句得罪,在我身上好一通抚摸,连头发和耳朵里都查了,她朝男人点头,男人这才侧身放行。我一脸淡漠朝前走了几步,正要推开面前的门,男人忽然拔出枪抵住我的后脑大呵,“臭娘们你他妈是条子的人。
  我心口猛地一窒。
  他说的是条子的人,而不是条子,这太准确了,他要么是含糊试探,诈我的底细,要么就是真的看出了什么。

  我身体不由自主晃动,但也仅仅是一秒的时间,便迅速镇定下来,像无事人一样继续朝前走,男人顿了片刻, 他声音更大,“我让你站住! ”
  我这才面不改色回头,扫了一眼抵住我的枪口,王峰和李政的枪在搜身时上缴了,他们此时没有任何办法抵抗 ,只能眼睁睁看我生命陷入危机。
  我皱眉,“什么条子。”
  男人说你是条子派来的。
  我冷冷一笑,“这玩笑开得过火了,条子那帮窝囊废,我还不放在眼里,他们倒是想指派我,也得有让我服 气的本事。”
  我伸出一只手,将那把枪狠狠朝旁边一搪,“如果我不是条子的人,你废几条胳膊几条腿。”
  我眼神凌厉恐怖,语气铿锵有力,男人一时拿不准,他说我在你身上闻到了条子的味道。
  “我在你身上闻到了屎的味道,你就是狗吗?”
  他眉头一蹙,我拍了拍他肩膀,“兄弟,人很机灵,但眼神差点’我琨这行时,你还在街头和大象卖艺呢。”
  他喘了几口粗气,眼神里的歹毒和杀机逐襯覆灭,他收了枪,扬起下巴示意我进去,我非常麻利一个闪身抬脚 踢开了门,迎面一股呛鼻的不是香烟的烟味,仿佛着火一般猛烈,我本能要咳嗽,又忽而意识到什么,将窜出嗓子 眼的一口气狠狠压了回去。
  贩毒的不一定染上毒瘾,但一定能吸两口,显然屋子里释放出的这一股就是白丨粉丨。
  无形之中的一道卡子,差点着了道,我要是刚才没收住咳嗽了,今晚还就走不了了。

  我定了定神朝更里面走,房间很昏暗,没什么家Ju,空空荡荡的,四面墙壁都是木头谁砌,有些觀,刚才搜 身的女人站在正中央,她旁边是一张红色转椅,背对我的方向,转椅坐着一个男人,剔着板寸,脖子很粗,半个 龙头纹在肩膀若隐若现,看不到长相,只能看到宽阔的后背。
  女人笑着弯下腰,娇滴滴说,“世哥,她来了。”
  男人吐出口烟霎,不慌不忙,直到头顶的霎气散去,才缓慢转过身来,在我看清楚他脸的一霎那,身上冷汗 猛地淳起一层,这男人的脸遍布伤疤,足有七八处,年常日久泛白,仿佛镶嵌着一根根骨头,气势很荫,狰狞外露 ,燃烧的油灯弱化了他的凌厉,即使如此还是很瘆人-
  个谈不上顶级老大的男人,就有这份气魄,金三角的水果然深。
  世哥和我隔着几米远,他荫森森凝视我,将一整根烟抽完,才从椅子上起身。
  我立在原地不动,非常摆架子,等他走近我,我上下打量他,很傲气间,“你是谁。”
  “你来找我,不知道我是谁,说不通吧。”

  “我找你老大,可他派了你来,我这颗脑袋很金贵,不是什么人都记得。”
  我栽了他一个下马威,他迟疑了两秒,“阿世,老蛀金三角负责交易的。”
  我点了下头,眼神若无其事在屋子里打量,“我这人喜欢干脆,直接谈价吧,钱我带了。”
  他说不急。
  他手朝后面一伸,女人立刻递上一根没有包装的烟,他掸了掸烟头,一只眼睐了睐,另一只圆睁不动,“先来 -根。”

  验货。
  黑市拿白丨粉丨和吸管验,这算入门的,保睑且直观,卷成烟的毒经过火烧,味道会很剌鼻,考验的是收货下家到 底是不是行家,金三角这种缉毒便衣遍布的毒窟,自然这招更稳妥。
  我间过医生,吸一两口对胎儿不要紧,也不会上瘾,这关是怎么都躲不过去,我不着痕迹伸手接过,叼在嘴 角,就着他打火机蹿出的火苗正要吸,他忽然按住我手腕,逐黻力,我一颗心怦怦直跳,这是摸底我有没有功夫
  假如是卧底,势必有把子功夫,否则也不敢来,他们一摸就知道是真行家还是装弱。
  真是步步陷阱。
  我蹙眉倒抽冷气,脸色一白,世哥沉默,松开了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