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99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牧野看的目瞪口呆,忽然明白了为什么陈淼和提莫夫们把他看做眼中钉却对他无可奈何。就凭持竿手这份对力道精准细腻的控制和摇动手轮时的强悍力道,估计阿辉哥也未必有这本事。
  鱼已经被拖到船尾与水面齐平的位置,只要在稍微加把力气就能弄上船来。他却忽然一抖手,不知用了什么巧妙的手法收回了鱼钩。那鱼儿一摆尾,噗通一声钻入水中不见了。
  “能收不能放,做不了大事,能放不能收,连事都做不了。”阿纳萨耶夫说道:“只有能收能放才是刚柔合一的大境界。”

  道理不难理解,但李牧野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在这时候说出来。尽管他露了一手惊人的技巧,但李牧野并不觉得这跟当下要同他谈的事情有什么关系。
  阿纳萨耶夫将手里的鱼竿丢在一旁,拍拍手,道:“既然你铁了心要留下来,那就随你的意吧。”说着,命人取来两个酒杯和一瓶酒,分别给自己和李牧野倒了一杯。
  李牧野拒绝道:“我谈正事的时候从来不喝酒。”
  阿纳萨耶夫不以为忤,收回酒杯放在船舷上,道:“孩子,看到你以这样的身份出现在我面前,我感到既欣慰又伤感,总的来说,还是欣慰多一些。”他摆手将李牧野要说的话挡了回去,继续说道:“你什么都不必说,有些事还是心里头清楚好些,我想你现在也该清楚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了,但你一定不知道的是你的出现对我和这块土地意味着什么。”
  “我的成长经历告诉我,不要把希望寄托在任何人身上。”李牧野道:“但今天面对你,我觉得你欠我一个解释。”
  “解释就算了,我只有一个不完整的故事。”阿纳萨耶夫又喝了一杯烈酒,道:“如果你想听,我就说给你听听,但错过今天,我不会再承认自己今天说的每一个字。”
  李牧野安静的坐在温暖的机舱上听着看着。

  阿纳萨耶夫不紧不慢的说道:“这故事要从二十二年前说起,当年在国内有一家特种钢材厂搞了个重点攻关项目,这是一个跟航天工业有关的特殊项目,所有参与者都要签订保密合同,不管是具体操作的技术能手,还是负责科研攻关的工程师,连一点金属沫都不能带出去。”
  李牧野知道他说的就是特钢厂。小时候史珍珍曾跟自己说过,当年他在厂子里是技术能手业务骨干,干爹张礼那时候还是搞技术的工程师。
  “安检非常严密,有相关部门人员二十四小时在厂里轮班负责,几乎没人能把机密带出厂子。”阿纳萨耶夫继续说道:“可就在项目取得重大突破的当天,一个负责安检工作的人员在回家的路上出了车祸当场死亡,撞死人的司机就是厂子里的人,而这个人在撞死人以后却去找了负责项目某个关键环节的技术骨干的妻子,结果被那个从小练拳的技术骨干发现后一拳就给打死了。”
  这个技术骨干应该就是李中华了。李牧野随即又想到那个被撞死的安保人员,难道就是陈淼的丈夫?
  阿纳萨耶夫还在说着:“打死人的技术骨干当时愤怒又慌乱,当时他和妻子已经有了一个八岁的女儿和一个一岁的儿子,他很爱自己的妻子,根本无法接受妻子的背叛,在他错手杀人后,一个更大的黑锅压了上来,项目泄密,司机有重大嫌疑,而他却得知那天司机找到他妻子,其实是为了传递机密的。”
  “这样一来,这个人立即有了杀人灭口的重大嫌疑。”李牧野说道:“但如果他把妻子供出去,最多也就是防卫过当错手杀人而已,他为什么没有这么做,却选择了丢弃一双儿女逃之夭夭?”
  “这个人很爱自己的妻子,不肯把这个爱慕虚荣被人蛊惑利用的女人供出去。”阿纳萨耶夫带着懊悔的神情,继续说道:“他凭着超卓的身手逃了出去,宁肯背负了一切罪名,但同时,他也心有不甘,想要找到那个把他妻子拉下水的美国人,后来他追踪那个美国人来到了远东。”
  “那个美国人身手了得,枪法尤其厉害,并不是那么容易被他抓到的,在一次追踪的过程中,他中枪后大病了一场。”阿纳萨耶夫目光闪过一抹柔色,流露出回忆的神情,道:“雅库特大萨满的女儿在勒拿河上救了他,那场大病以后,他忘记了许多事情,又爱上了那个单纯可爱的女子,于是就留了下来。”
  “后来呢?”李牧野听到这里想到这故事中存在一个不合理之处,于是质问道:“既然他跟那个美国人是死敌,那他又是怎么跟美国人一起改变了这里的一切的?”
  我们的敌人并不如我们所想的那么邪恶,我们的朋友也未必有我们期望的那般友好可靠。
  阿纳萨耶夫说,在失忆的那几年中,那个打伤他的美国人却主动找来还跟他成了最好的朋友。他们俩相互学习,相互帮助,美国人的空手道有很深的造诣,他的手可以徒手切断牛角,也可以做出巧夺天工的手工艺品,而那个人的功夫修养也不差,他们在相互切磋**同成长进步,直到那个人恢复了记忆,最后用公平的方式解决了彼此间的恩怨。

  “为什么恢复记忆后却没有想着把国内的一双儿女接到身边照顾?”
  “如果,你亲手打死了一个副局级的美国最顶尖的传奇特工,同时又被国内的保密部门严密追查着,并且已经改头换面拥有了另外的人生,易地而处,你会怎样选择?”阿纳萨耶夫道:“当时的那人因为前妻的背叛缺乏勇气去面对过去的生活,并且我以为她再不好也至少会对自己的亲骨肉不错,所以根本就没想过要回到从前的生活。”
  “树欲静而风不止。”李牧野道:“这人想跟过去彻底割裂,他的仇家可未必跟他一样想法。”
  阿纳萨耶夫点头道:“是的,虽然那人一直保持低调,几乎不在人前露面,但还是在几年前被人发现了本来面目。”

  “那个被人撞死的安保人员的妻子在那场车祸中同时失去了丈夫和孩子。”李牧野道:“她偏偏是一个非常精明厉害又执着的女人,所以许多年来从未放弃对真相的追寻,她发现了这个人的踪迹,又找到了他的一双儿女,安排他的女儿跟一个俄国技术员恋爱,又把他的儿子弄到了这里。”
  阿纳萨耶夫无力的点点头,他低着头,似乎不愿意面对李牧野,叹道:“这大概就是故事的全部了。”
  “我懂了!”李牧野忽然说道。
  阿纳萨耶夫道:“既然懂了,就该知道怎么做了。”顿了顿,又道:“好好做一个商人吧,把那个女人想要的真相带给她,顺便告诉她,只要联邦上层没问题,我会接受中国方面的条件。”
  陈淼安排自己来到这里的目的就是今天这次对话的内容。
  李牧野终于弄明白那张纸条上简单的几个字却包含了二十二年的恩怨情仇,和两代人的家国情怀梦想。

  “孩子,忘记那个人吧。”阿纳萨耶夫说道:“曾经的李中华已经死了,他不配做一个父亲。”又道:“而你,却是一个很好的商人,那就继续做一个简单的商人吧,跟提莫夫那些人还是要保持距离才好,至于你姐姐的事情,其实是有些复杂的,她对我的怨恨要比你深多了,但无论如何,我一定不会伤害她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