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94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楚秦川这个人一向是只有他想说话的时候才会说,否则,便是李牧野怎么旁敲侧击的瞎打听,也不会说出任何实质性的内容。面对李牧野的问题,楚秦川沉默了一会儿,忽然长长叹了口气,道:“金度勋死了。”
  “死了?”李牧野吃惊道:“病死的吗?”对于这个帮自己除掉古尔诺夫的朝鲜老特务,李牧野除了心怀敬意外,还有一点特别的愧疚感。那一晚,老金同志显然是有意把女儿托付给自己的。他帮了自己很大的忙,而自己却没能替他照顾好金香姬,这么长时间碍于情感障碍,明知道她在老楚家,却对她不闻不问,这事儿办的的确不怎么仗义。
  楚秦川摇头道:“他那样的人怎么会接受这样的结局?”又道:“被人打死的,我们从乌克兰回到莫斯科的当天,他去刺杀金相云,得手以后被乱枪打死在当场。”
  李牧野听罢不禁慨叹:“他这辈子活的有点憋屈,死的却是真壮烈。”
  楚秦川道:“他是个英雄,从来都不需要同情,不管是活着还是死去,都是他自己的选择。”
  李牧野道:“虽然我很钦佩他,但在我看来,做你们这样的英雄太累了,如果把他的遭遇换做是我,当初宁愿带着老婆孩子离开那个国家,好好的一家人就不应该分开。”
  楚秦川深深看了李牧野一眼,道:“不是所有人都必须成为英雄,也不是所有人都有这样的机会,有时候英雄是被逼出来的,当时代的选择降临时,我们都没有选择余地,你从小到大遭遇的不幸,我只能为此感到遗憾,但是对于你的观点我永远持保留意见。”
  “我管你持什么意见。”李牧野有些反感这些大道理,楚秦川的说教让他听的有点烦躁,老子挨饿的时候你口中的时代可没有给我半点格外的同情和照顾。没好气的:“最受不了就是你这一点,总习惯性的把你自身用六十年建立起来的道德体系往别人身上硬套。”
  楚秦川没想到这句话引起李牧野这么大反应,有点尴尬,却还是耐着性子说道:“年轻人不要这么大火气,老话说的好,老要张狂少要稳,作为过来人,我希望你能明白并接受这样一个事实,你可以改变国籍,却改变不了血脉肤色,我们不是一定要你成为老金那样的英雄,只是……”

  “我也不会去做金度勋那样的人。”李牧野不客气的打断他的话,继续说道:“并且我还没打算改变国籍,更不会忘了自己的祖宗,我们是江湖人,但也有祖师爷,有规矩和底限,该怎么做不需要任何人指指点点。”
  楚秦川眼眸一翻瞧着李牧野:“我倒想听听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一个成功的商人,背后未必一定有一个女人,但一定会有许多不为人知,不足外人道的故事。
  李牧野现在的背后,几乎是一个国家。可这种滋味却并不好受。
  强者自强不息。
  不管是如老金那般抛头颅洒热血当一个英雄,还是只做一个唯利是图的无耻混蛋,命运还是掌握在自己手里好些。
  所以,李牧野反感的不是楚秦川的说教,而是他们咄咄逼人一定要自己成为什么样的人的做法。
  傲气是后天养成的,傲骨却是天生的。
  李牧野从来不是一个虚荣的人,接人待物几乎没什么傲气。但就算是少年时期浪迹江湖的那段日子里,也依然保持着自我独立的思维。如今长大成人,要怎么活,他心里头有数,更不需要任何人指导。
  “毫无疑问,我会做一个于国于家于人都有用的人,至于怎么用却是我自己的问题。”李牧野决然说道:“不妨跟您直言,不管您怎么给我洗脑,我永远也不会成为金度勋那样的人物。”
  楚秦川嗯了一声,点点头道:“明白了。”说着,从衣兜里取出一张纸递了过来,道:“记住里面的内容后就烧掉。”
  李牧野接过来迅速看了一眼,上面只有一句话,雅库特共和国,雅库茨克市,额尔金矿业公司,阿纳萨耶夫。
  “什么意思?”李牧野心中一动,难道这就是他们需要的东西?
  楚秦川道:“我只负责传递消息,至于这纸条上的具体内容,需要你自己慢慢了解去。”
  “你知道什么直接告诉我不就完了吗?”李牧野没好气的说道。
  楚秦川摇摇头,道:“接下来,我要留在莫斯科工作,帮你处理好一些上不得台面的关系和人,纸条上的内容是你自己的问题,我能告诉你的都已经跟你说过了。”
  李牧野一怔,道:“意思就是我得自己跑一趟远东?”
  楚秦川道:“对你来说,这可是一个发大财的机会。”
  “这马上就要春耕了,另外我在基辅那边新弄的公司也即将开业,你们却要我横跨一万公里去到这个鸟不拉屎的鬼地方,连做什么都不说清楚,你觉着我会接受?”
  楚秦川道:“你必须接受,除非你不想再见到李牧原了。”
  李牧野不说话了,等待了这么久,终于再次听到了与姐姐有关的消息。之前旁敲侧击的打探过几次都未果,后来就没再问起这事儿。不问并不等于不想知道,只是不愿意让人家知道自己是多么迫切的想知道罢了。
  楚秦川丢出这个消息,像一枚丨炸丨弹在李牧野的脑子里爆发,在听到李牧原三个字的瞬间,一切拒绝的借口都只能吞到肚子里。沉默了良久才缓缓说道:“我非常不喜欢你们的工作方式。”
  楚秦川面无表情:“我也不喜欢,但我们都有各自的无奈,有时为了理想的结果,只好用一些为人不齿的手段。”
  “我需要确认关于李牧原的消息。”
  “我只知道她就在雅库茨克,其他事情一概不知。”楚秦川道:“顺便提醒你一句,我就是负责传递消息,至于那边你去不去,我无权强求。”

  可以去,也可以不去。貌似两个选择,但在李牧野的心里,其实只有一条路可走。
  “我走了,莫斯科这边怎么办?”
  “管理农场你不如白鹏在行,基辅那边有安德烈,接下来我会继续留在莫斯科替你看家,同时负责联络各方,你已经掌握了轮胎帮,他们在矿业管理方面是有些经验的。”
  “为什么会选中我?”李牧野忽然问了一个跟当下话题无关的问题。
  楚秦川沉吟了一下,道:“这是一个复杂的问题,需要你自己慢慢去了解,我能告诉你的只有这些。”

  李牧野和老崔搭乘古尔诺夫留下的私人飞机来到雅库茨克,直接住进了额尔金矿业公司总部。
  雅库特共和国是俄罗斯远东地区的一个自治共和国,面积有三百多万平方公里,是俄罗斯联邦境内最大的行政区。人口大约一百万,雅库茨克是它的首府。
  没来之前,李牧野做了一些功课。
  雅库茨克是一座建在坚如岩石的永久冻土上面的城市,城市表面是1.2米厚活动土层,冬冻夏融,所以木桩必须深深扎入活动土层之下,将房屋建在离地1米的桩上,以免土地溶融,毁了建筑物。自来水管也铺在路面,以免一冻一融而破裂;还要一路设加热站。严防水在管内冻结。门窗要设3层-4层,防止冷气侵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