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177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吴彬笑了一下,说:“你终究还是想要爬在我头上,以前你也是这样,但是,可惜你失败了,你还不够资格。”
  周瑶笑了一下,说:“我觉得,我有这个资格。”
  吴彬看着我,他早就知道周瑶是跟我联手的,他以为,周瑶没有资格站在这里听我们两个人的谈话,所以他看着我。

  我笑了一下,看着周瑶,我说:“她,确实有资格。”
  听到我的话,吴彬有点恼怒,他咬着牙,很愤怒,但是无可奈何,我就喜欢看他这个样子。
  很爽!
  吴彬现在就是砧板上的肉,我想怎么切他,就怎么切他,怎么切的舒服,就看他怎么跳了,反正,他是逃不过这次了,就算这次他不死,我也得让他掉一层皮。
  所以,我丝毫没有给他任何面子。
  对于徐校长说的那句话,我觉得不适合吴彬,因为,他并不是上等人,他是个下等人,所以,对付下等人的做法,我觉得,只有踩他,把他踩死了,他才能老实。
  吴彬把雪茄灭掉,看着我,说:“邵飞,何必要这样?你以为,我现在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吗?不不,这才是开始,我并没有什么损失。”
  “我也觉得你没什么损失,所以呢?”我笑着说。
  他喜欢耗,我就跟他耗,反正我有的是时间,不知道他能不能耗的起。

  吴彬深吸一口气,说:“好吧,邵飞,我承认,这次我做的有点失败,但是,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敌人,是不是?公盘很难得,我们这次可以合作,把广东人给杀个干干净净,只要我们两个联手,就没有他们广东人什么事了。”
  我听着,就笑了,我说:“是吗?你有什么注意吗?”
  “广东这次赚了很多钱,势必会在公盘上大杀四方,标王可能也会被广东人拿走,只有我们联手才能阻止他们,你收了那么多料子,相信一定不会放过标王这次机会的吧,我们联手,拿下今年的标王,然后回去举行公盘,把标王当场切了,当了,主要的目的,还是推销你手里的原石,我这样做,是帮了你一个忙。”吴彬说。
  我听着就笑了,我说:“那我是不是得谢谢吴老板你呢?”
  “那倒是不用,相互合作罢了,当然了,我也有要求,公盘呢,就在瑞丽举行,我们两方协会联手举办,我邀请东南亚的各地翡翠商人,你邀请内地各大商户,我们趁着缅甸公盘的余热,可以烧一把火,赚他个几百亿不是问题。”吴彬说。
  我听着就点头,我说:“可行。”
  我就说了这么两个字,吴彬看着我,有点诧异,我笑了一下,我说:“吴先生,你还有什么事吗?”
  吴彬皱起了眉头,说:“邵飞,我是认真的。”
  我也严肃起来,我说:“难道我是开玩笑的吗?”
  吴彬看着我,突然笑了一下,站起来,说:“好,那就一言为定,我们公盘见。”
  他说完就走出去,但是很快,他就回头看着周瑶,说:“周瑶,现在是关键时期,我希望你不要捣乱,否则。。。”
  周瑶说:“否则,你能怎么样?还派人砍我?”
  吴彬瞪大了眼睛,但是很快就说:“不知道你说什么。。。”
  他说完,就走了出去,我看着他快速的步伐,做贼心虚,周瑶很生气,说:“背后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我一直以为他是个阴谋家,但是从来都没有想过,他会暗地里砍我。”

  “哼,那是你还不了解他,吴彬有多狠,我是清楚的知道的,想当年,他带着人在那天雨夜里,砍死四眼,连一个小女孩都不放过,要不是我拼命阻拦,现在阿默的坟头草都多高了,这种人做出来那种事,我是不奇怪的。”我说。
  周瑶点了点头,说:“师父,那你想怎么做?他的提议,有可行性,但是,你要知道,他是在利用你,来拯救珠宝街的商户,他是一毛钱都不会出的,现在是关键时期,他要不是想连任会长,估计连这次公盘都不会来的。”
  我深吸一口气,我说:“哼,我知道,这种人,怎么会顾忌那些商户的死活呢?珠宝街的商户,我是最了解的,只要有一丁点希望,就不会轻易罢免吴彬的,说好听的是重感情,说不听的,就是太盲信,以前盲信你爷爷,现在盲信吴彬,虽然吴彬没有你爷爷有威望,但是,至少他们没有死心之前,是不会罢免吴彬的,所以,我们就让那些商户彻底死心。”
  周瑶皱起了眉头,说:“我背后有一条一尺长的伤疤,我又矮,所以伤疤看着特别长,真的让我难受,真想一刀砍死他。”

  我笑了一下,我说:“女人,不要那么暴力,要不然没有男人爱的,这次,你们珠宝街募集了多少资金?”
  周瑶叹了口气,说:“只有我跟吴彬来了,其他人,都没有来,手里的料子,堆积了那么多,一个月不开张,有的人已经入不敷出了,成品商人还在观望,广东人这次赚大了,他不但把原石卖给我们,四大玉石基地也半价批发,捞了一大笔钱,现在珠宝街的商户都羡慕你们盈江,你把料子都收了,可以来参加公盘。”
  我听着就点点头,我说:“这次吴彬的打算,可以是很明确了,他就是想要办公盘,第一,他要拿标王,只要标王到手,他办公盘的势气就起来了,第二,他想窜梭我跟广东人斗起来,这样,他就可以渔翁得利了,真是想的美。”
  听到我的话,周瑶就问:“你既然知道,有没有对策?”
  “公盘,不就是钱的问题吗?他有多少钱能跟我们两大协会比?吴彬这次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就是丢弃了协会,自己来拼搏,他永远都不知道协会的力量有多大,他其实也想拯救协会,但是他又不想冒险,更不想拿自己的钱来补贴那些商户,最终只能投机取巧来找我,但是,如果是以前,我可能会跟他联手,但是,他要把你们都砍死,还要夺走我的公司,这个仇,不共戴天啊。”我说。
  周瑶点了点头,我说:“好了,你回去吧,明天,你跟李吉他们,大杀四方,六十亿,够刺激吧?”
  周瑶笑了一下,说:“是挺刺激的,但是,我在想,会不会有一天,我能代表盈江,瑞丽两大协会在公盘上大杀四方呢?”
  我点了点头,我说:“会的。”
  周瑶没再说什么,就离开了。

  周瑶走了之后,我就靠在椅子上,今年的公盘还是在内比都,仰光只是中转站,明天就去内比都,后天开盘。
  我们几个站起来,在天黑之后,离开了酒店,坐车,朝着医院去,我看望了他们四个之后,就去了一家缅甸僧面,在庙里面,供奉了很多人的牌位。
  我对着刘辉的牌位鞠躬,然后上香,我心里很坦然,也很唏嘘,人死了,不过一把灰,就如刘辉,机关算尽,最后要惨死异乡,只能在这佛庙的墙上留下一张照片,何其惨烈啊。
  我们几个离开僧庙,四处看了一眼,一片祥和,我心里的怨恨与埋怨也消失了,人死为大吧,刘辉为自己的愚蠢也付出了代价,而我,也没什么好说的。
  吴彬也说一条大鱼,而且长满了利齿,他不可能甘心等着受死,他也知道,我的说辞只是在逗他玩,他肯定有后手,但是,无论他做什么,都是徒劳无功的,这次,是他自己选错了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