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174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笑了一下,我说:“吴彬。”
  听到吴彬,梁英皱起了眉头,有点意外,我说:“他想收购刘辉的股份,然后夺取盈江赌石公司,所以,他就砍杀你们,以为砍杀了我的左膀右臂,就能让我分心,实在是该死。”
  “确实是该死。”梁英愤怒的说。
  我看着梁英,他以前都是文质彬彬的,非常有自信,但是现在变得有点暴利,我看着他的腿,确实,如果我双腿再也无法站起来了,我估计会弄死他全家的。
  “邵先生,我先走了,有事随时找我。”梁英说。
  我点了点头,起身送梁英,但是看着他的妻子推着他走,我又坐下来了,她老婆应该恨我恨死了吧,那么一个优雅有本事而且有风度的男人,因为我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我坐下来叹了口气,看着陈玲把孩子抱过来,我搂着陈玲搂着啊召,感觉很舒服。
  “妈回老家了, 她受了不小的惊吓,阿默还在精神病院做精神病坚定,他没病,只是缺乏关怀,他冷血,是因为你让方片教她功夫,但是方片那个人,很可恶的,他教的都是杀人的技巧。”陈玲痛恨的说。
  我抱着啊召,他已经睡着了,身体是不是的颤抖一下,是受到了惊吓,我坐下来,陈玲把啊召接过来,说:“你的手不行,别抱着了,我来把,你睡吧。。。”
  我看着外面的黑暗,一整天,我被丨警丨察问的也疲倦了,本来就失血过多,所以,很累。
  我闭上眼睛,睡了一觉,早上起来的时候,身上多了一条毛毯,我闻到了厨房里的腥气,站起来,走进去,看着地上都是血,就有点震惊,我四处看了一眼,锅里的汤滚了,但是没有人。
  我朝着洗手间去,看着陈玲在里面洗手,我有点惊讶, 盆里都是血,我问:“你干什么呢?”
  陈玲吓了一跳,回头说:“我弄了点猪肝,给你补补血。。。”
  我听了,就虚惊一场,妈的,最近见血见的真多,我朝着厨房去,看着锅里面,飘着一整块猪肝,白开水煮的,看着都恶心。

  “对不起,我第一次弄,但是,很,很难。。。或许,我不是个好女人。。。”陈玲无奈的说。
  我说:“男人在厉害,也不会生孩子啊,没有人是完美的,算了,点一份吧。”
  “会不会有人给你下毒?”陈玲问我。
  我笑了起来,看着她那张谨慎的脸,我就说:“没那么夸张的。。。”
  我说了,就打电话给快餐店,定了猪肝汤,我是要补一补,我看着外面站着执勤的丨警丨察,就多了一些饭菜,他们也算是辛苦。
  很快饭菜就送到了,我让癞子他们去把盒饭都拿回来,跟哪些执勤的丨警丨察说:“辛苦了,来,吃饭吧,粗茶淡饭,不要介意。”
  我定的都是鱼翅饭,鲍鱼粥,是从温泉山庄餐厅定的,我把食物放在外面的桌子上,让他们来吃,但是他们根本不为所动,无论我怎么说,他们都不动,不过有个小丨警丨察很有意思,他偷偷的瞥了一眼,然后就立马回头,不在看。
  我很无奈,刚想说什么的时候,他们的盒饭也来了,我看着他们打开盒饭,也还不错,鸡腿饭,但是,也就是鸡腿饭。。。
  但是他们吃的很香,我看着他们吃饭的样子,就很感慨,果然道不同不相为谋,他们认为我是贼,所以就算我给他们山珍海味,他们也不会吃的。
  我没说什么,端着饭,就进屋了,坐在沙发上,自己喝起了猪肝汤,陈玲拿着电话过来,坐下来把电话放下,跟我说:“我刚才让公司的员工都放假了,然后让人力资源的人组织境外旅游,这段时间,大家都放松放松吧。”
  我点了点头,突然,我想到了佘曼,她给我的印象,并不是一个会打架的女孩子,但是没想到,他居然能制服拿枪的歹徒,果然是人不可貌相。

  “有时间请佘曼来家里吃饭吧。”我说。
  陈玲点了点头,说:“是应该好好谢谢她,虽然来才不到两三个月,但是真的救了我的命,还帮了我不少的忙。”
  我点了点头, 但是心里想着佘曼这个女人,总觉得怪怪的!
  我顺着那香味,朝着楼上去,整个楼道里,都是香水味,这个楼,是非常矮的,因为是建在山腰上,所以只有两层,洗手间也在楼下,所以,我不知道她到楼上去干什么。
  我上了楼,左右寻找,没有看到佘曼的影子,只有后面天窗打开的情形,我走了过去,看着楼下,什么人都没有,我觉得有点奇怪,没有人上楼,为什么天窗会开。
  我朝着楼下看了一眼,并没有什么人,我把天窗关上了,于是就下楼去,我朝着厕所去,我刚开门,突然看到佘曼裸着的身体,我急忙关门,而佘曼没有尖叫,只是下意识的哼了一声。
  我捂着眼睛,妈的,真的怪了,为什么味道能飘到楼上去?他在我家的洗手间要洗澡吗?但是也不必在洗浴台洗。
  不过挺白的,但是背后的纹身。。。

  现在的女孩纹身的很多,但是,像佘曼这样的,我总以为她的背后皮肤应该是光滑细腻的,纹了一头什么东西,我也没看清楚,像是鲸鱼之类的。
  门打开了,佘曼看着我,她的头发有点湿,把衣服打湿了,我说:“可以在浴室里面洗澡。”
  佘曼说:“没什么就是太热了,再说了,第一次来邵先生家里,就借用邵先生的浴室洗澡,很不礼貌。”
  她说着,就出去了,我回头看了一眼,浴盆里的水很黑,我心里骂了一句,看着这么干净漂亮,不会不喜欢洗澡吧?这得他妈的多久才洗一次澡,才能把水给洗黑。
  我走过去,把浴池给刷干净,我皱起了眉头,这个佘曼,为什么给我这么奇怪的感觉?
  我拿着冰,走了出去,把冰放在陈玲的酒杯里,我问:“要来一块吗?”

  “不用了谢谢。。。”佘曼说着。
  我看着佘曼有点意外,天很热,她不要冰?
  我有点哭笑,真是个奇怪的女人,我作为一个男人,坐在两个人的身边,看着她们聊天,我实在插不上话,很尴尬。
  这个时候,我的电话响了,我听着是马炮的电话,就过去接电话,他告诉我,找了马帮的兄弟来保护我,我没有同意,让他给我找安保公司的人来做我的保镖,保镖这种事情,还是专业的好,当然了,马帮的兄弟也可以来。
  我挂了电话,就坐在客厅里,看着他们两个聊天,一直到中午,他吃喝玩乐爽了之后才离开,我没有去送佘曼,因为我知道会讨没取。

  “怎么了?在漂亮的女人面得不到称赞,你就觉得很失落是不是?”陈玲说。
  她坐在我身边,我笑着搂着他,我说:“你才是世界上最美的女人。”
  陈玲撇撇嘴,说:“别以为这么说,游艇,就可以不买。”
  我听着,就倒抽一口凉气,我说:“我们还没有富裕到,可以买那么贵的游艇的地步。”

  “是游轮,不是游艇,你连游轮都不给我买,谈什么爱我?”陈玲笑着说。
  我听着,就靠在是沙发上,我说:“你有没有觉得这个佘曼很奇怪?有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