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540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不上去么?翠翠那孩子昨天还念叨你呢!”秋语儿说。
  萧晋摇头:“不去了,天儿不早了,我答应了巧沁今天要早点回家的。”
  秋语儿摇摇头,一边下车一边说道:“一边对女人是真好,又一边疯狂的花心,世上怎么会有你这么变态的人……哎呀!”

  萧晋收回抽人家满月的手,冷哼道:“下次再说我坏话,记得离远一点,没事儿找揍,我看你才是变态!”
  毫无威慑力的瞪他一眼,秋语儿揉着满月走了,萧晋抬头看看梁翠翠所住的楼层,叹息一声,发动车子离开。
  第二天,他没有什么约,正搂着娇小的苏巧沁睡回笼觉,田新桐突然打来了电话,上来就问:“你现在在哪儿?”
  “在家啊!怎么了?”
  “在家?这个时间,你不是应该在龙朔么?”
  萧晋打个哈欠,“你就说什么事儿吧!”
  “还记得那个杀手沙夏么?”田新桐问。
  萧晋精神一震,睡意一扫而空,见苏巧沁还迷迷糊糊的睡着,就悄悄的爬起来,走到露台上,道:“记得,怎么了?”
  “她不是被你给打伤了嘛?”田新桐说,“这些天,她一直都拒绝配合治疗,并提出条件,除非你过去为她治伤,否则的话,她宁愿就这么死掉,也一个字都不会招。”
  萧晋嘴角勾起,口气却很不耐烦道:“你这意思是说,她要杀我,我还得给她治伤?”

  田新桐沉默片刻,说:“算我欠你一个人情。”
  “就算是人情,也轮不到你欠吧!”萧晋问,“你调市局刑警队了?”
  “没,是严队长拜托我这么做的,毕竟当时你报警是给我打的电话,我也算是当事人。”
  “哎呦我的傻姑娘诶!”萧晋郁闷道,“严建明就是不想欠我这个人情,才找你出面的,明不明白?他知道他给我打电话,我不答应他屁招儿没有,让你打,我不想答应也得答应啊!”
  电话那边女孩儿的声音明显开心了许多:“别贫了,配合警方调查是你这个公民应尽的义务,赶紧的,趁时间还早,安排安排家里的事儿就来龙朔吧,晚上我请你吃火锅。”

  “你现在在哪儿?”萧晋问。
  “我在去第一人民医院的路上。”
  “医院?沙夏所在的医院?”
  “对。”

  “你去那儿干嘛?”
  “我要去问问她,为什么非要你给她治疗。”
  萧晋满头黑线,说:“姑娘,你是不是觉得自己特牛逼、特无所不能啊?人家专业的刑警都问不出来的东西,你过去有什么用?”
  田新桐一滞,随即便嘴硬道:“你、你管得着吗?姑奶奶愿意!”
  “好好好,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到了医院别乱跑,我最多一个小时就到。”
  说完,他就挂断了手机。
  另一边,田新桐正拿着手机愣神。一个小时?他在龙朔!刚才他说他在家,也就是说,他在龙朔也是有住处的,不是住酒店。
  这时,后面有人狂按喇叭,她抬起头,这才发现绿灯亮了,赶紧丢下手机,踩油门前进,嘴里还咬着牙道:“那个混蛋,在龙朔安了家居然不告诉我,等你来了,看姑奶奶怎么收拾你!”

  萧晋洗漱完从卫生间出来时,苏巧沁已经醒了。这个个头长相像小姑娘、身材却玲珑有致的女人正在厨房煎吐司,围裙下面只有一袭轻薄透明的睡裙,看上去要多诱人有多诱人。
  他贱兮兮的贴上去,咬着她的耳垂说:“女人,大清早的你就玩儿这个,是想惹火上身吗?”
  苏巧沁羞涩的扭了下身子,轻柔道:“别闹,我是见你已经起来了,怕耽误你出门,所以才没有换衣服的。乖!先去餐厅等着,饭马上就好了。”
  萧晋不走,大手还直往人家围裙下面钻。
  苏巧沁挣脱开他,红着脸拿锅铲指着他的鼻子道:“不准再闹了,人家昨天就被你害的没有去上班,今天可不能再请假了。”

  “好吧好吧!这会儿就先放过你,晚上再说!”萧晋也不坚持,伸手捏了女人的脸蛋儿一把,就转身出了厨房。
  吃过简单却不失美味的早餐,苏巧沁开着她的小跑去上班,萧晋则驱车来到了市第一人民医院,按照田新桐的信息指示,来到了住院部高干病房的六楼。
  一出电梯,外面休息椅上坐着的一个男人就投过来了警惕的目光,显然是负责看守沙夏的便衣之一。
  而且,楼道里每隔一段距离就坐着一个,警方对沙夏的重视程度,可见一斑。
  沙夏所在的病房在走廊的尽头,要想逃跑,除了跳楼之外,就只能通过长长的走廊,以及走廊上的那五六个便衣,楼下还有多少不得而知,越狱难度不是一般的棘手。
  萧晋的到来,自然有人通报给严建明,所以早早的就和田新桐一起站在了病房门口。
  “严队长,我们又见面了。”他客气地说道。
  “萧先生您好!”严建明伸出手,略带歉意的微笑说,“又要麻烦您了。”
  “应该的,”萧晋笑嘻嘻的看向田新桐,道,“配合警方工作,是每一个公民应尽的义务嘛!”
  田新桐一听他现学现卖的引用自己的话,就撇了撇嘴,下巴抬起老高。
  严建明呵呵一笑,道:“萧先生说的太好了,要是每一位公民都有您这样的觉悟,那我们警方的工作,可就好开展多了。”
  萧晋“谦虚”的摆摆手,正色道:“说正事吧!严队长找我来,需要我怎么配合?”
  严建明的表情也跟着严肃下来,看了看病房门,说:“有劳萧先生的事情,想必田警官已经跟您说了。您抓住的那位国际杀手就在里面,她指名道姓要您为她治疗,否则就拒不配合,而我们又怀疑她与国际上的一个臭名昭著的犯罪组织有关。
  兹事体大,所以,我们只能麻烦萧先生您了。”
  “严队长的意思是,让我在为她治疗的时候,顺便再帮你们把口供给录喽?”萧晋似笑非笑。
  严建明露出尴尬的表情,说:“实在不好意思,我们知道这样太过强人所难,但是,那个嫌犯对我们来说至关重要,她又经过各种严格的训练,常规的办法对她根本没用,所以……拜托您了。”
  “不是说,只要我给她治疗了,她就会招么?”

  “这只是她的说辞,无法确定事后她到底会不会食言。”
  萧晋想了想,点头说:“可以倒是可以,但是我不懂审讯技巧,也没有速记的本事。”
  “这个您不用担心,”严建明说,“我们会把所有的问题都给您列出来,而且病房里还有监控,可以将你们之间的对话完整记录下来的。至于审讯技巧,也不需要,反正是她求您给她治疗的,您拿这个跟她交换就好了。”
  日期:2017-09-12 06: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