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的秘密?》
第345节

作者: 北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着安若云和她的闺蜜,共同带着孩子去欧洲玩的场景,那个长的和她很相像的小男孩,在伦敦的广场上追逐鸽子,在能看得到阿尔卑斯的旅社里吃着芝士火锅……
  这种感觉,让肖明仿佛化身成一个无名的小卒,潜入了国王的城堡,偷看着王后出浴的美态……

  看着照片里,安若云笑的有些勉强的样子,肖明从心里的深处涌上来一股酸酸的心疼。
  这里面根本没有她老公的影子。她之前的朋友圈,也几乎没有她丈夫的丝毫痕迹。
  也许,他比她有钱,也真的是比她还要忙吧。
  肖明的脑海中又浮现出安若云在宾馆里那个伤心欲绝的表情。
  算了。他轻轻叹了一口气。
  同样是已婚人士,人家就有车有房,而且一买就是好几套。而自己呢?车子,房子,都是贷款,家里还有病人,妻子现在又……
  很想喝上一杯,但是又有些畏惧宿醉过后的头疼。
  况且,现在这个时候喝的,除了闷酒,还是闷酒。
  只会让人更加心烦意乱。

  随便看看吧还是。
  陈嫣可能是把饭已经做好了,她打开了电视,而且音量调的很高,肖明就算关着门,还是能够听见电视发出的声音。
  而他自己,除了没法控制的声音,关上门,就和陈嫣是两个世界。
  肖明起身,打开了房门。陈嫣正要吃饭,看到丈夫从门里走了出来,一时控制不住脸上的喜悦。

  “要吃点么?我去给你盛饭?”
  陈嫣高兴的起身,想要往厨房走,但是肖明朝她摆了摆手,径自走到茶几那里,拿上一杯水,还有烟和烟灰缸,转身又往客卧里面走。
  陈嫣气的小脸发白,她叫住了肖明。
  “你站住!”
  肖明站在了客卧门口,但是没有回头看。
  陈嫣也生气,气的丰满的胸脯一起一伏的。
  但是很快,她便消气了。
  也不是消气,而是和肖明一样,更多的是一种无奈。
  “你不用关门,我不会去找你的。”

  陈嫣用轻的不能再轻的声音说道。
  “电视我会降低一些音量的。”
  肖明微微转了转头。“还是关上吧,我抽烟,会很呛。”
  说完,他犹豫了一下,但是还是把门轻轻的关上了。
  门外的电视声音果然就小了。
  肖明突然觉得关上门以后,整个胸口都觉得憋闷。

  他赶紧打开了窗子,然后站在窗前,两手拄着窗边,点燃了一根香烟抽着。
  窗外又下起了雨,但是只是淅淅沥沥的小雨。
  空气很清新,让人感觉呼吸很顺畅,但是肖明更多的是吞吐着烟气。
  他现在处在一种矛盾和痛苦之中。
  想要和陈嫣好好谈谈,但是一看到她,尤其是一见到她的样子,就让他不知道说什么了。

  就好像有根鱼剌卡在喉咙里,但是那又是一根不大的小剌,不会造成呼吸困难,但就是让人非常不舒服。
  而且肖明发现,现在但凡两个人因为大事小情而闹了矛盾,不约而同,采取的都是冷处理。
  以前至少还会吵架。不光是语言上的冲突,最主要的是“会”吵架。
  其实两个人都算是通情达理,所以不管什么事情,最后基本上都会有一个最终的结果。

  但是现在不然,两人更多的是选择沉默,或者是回避。
  只有像刚才一样,情绪会在突然之间迸发,这个时候才仅仅会像以前一样拌两句嘴。
  就像是两个人的感情一样,如果说这是一股激流而下的岩浆,那么或许它现在已经开始冷却了。
  而岩浆的冷却,还能剩下什么?
  岩石,还有灰烬。
  肖明这样一想,他的心反而愈加的凉。
  其实有时候,吵架甚至不是坏事,吵得越激烈,代表越不舍;吵得点越多,代表越在乎。
  但是就怕这种冷暴力。犹如把人放在寒冷的冰窖中沁着,为的不是要取人性命,恰恰是为了让一个人的心变冷,冷到谁都难以触碰。

  这样,再接近那一颗心的时候,面临的可能只有无情的破碎。
  肖明将烟头弹进了雨中,红色的花火瞬间就被湮灭。
  早上醒来时,已经是天光大亮了。
  肖明揉了揉眼睛,伸了一个懒腰。
  这一觉睡得算是不错了,除了有些冷。
  以前因为也没有什么人来住,所以客卧并没有空调。
  他下库伸展了一下身体,然后想了想,最后已经憋得受不了,这才打开门出去。
  客厅里很安静,陈嫣居然又是不在。
  这个周末,她还真的是忙啊,不会又去做头发了吧。
  肖明讥诮的想着。
  走到厨房,陈嫣果然给自己留了早餐,不过这些自己也是可以弄的。
  肖明捧着早餐来到了客厅,直接坐到沙发上吃着。
  今天应该怎么计划……
  要不,去公司加个班?
  老田和刘刚的话,又浮现在脑海里。
  现在没准人家郑建国正在楼盘上努力呢。
  虽然有些愧疚,但是肖明还是不是特别想要去公司。
  毕竟只休息这一天,他也想利用好着短暂的时间,休养生息。
  昨天晚上看手机看的很晚,可能是在昏暗的光线下呆的太久,肖明感觉眼睛非常不舒服。
  家里应该有眼药水吧?
  记得上次促销,买了好几瓶抗疲劳的眼药水回来,也不知道能不能找得到了。
  肖明随意在柜子里翻找着,忽然,从那里掉出了一个东西。
  肖明找到了眼药水,他抽出一张纸巾,握在手里,给自己的眼睛里滴了几滴眼药水,立刻感受到了一丝清凉。

  他摸索着躺在了沙发上,静静的闭着眼睛,顿时感觉眼睛舒适了很多。
  闭上眼睛,失去了视觉,好像其他的感觉就变得灵敏了很多。
  现在,肖明能够闻到缓缓从客卧里飘散出来的,迂腐了一夜的烟气。
  还有所有若无的,前些天买的水果散发出来的清新味道。

  沙发是皮革的,几年了,依然非常光滑,这是陈嫣一直细心呵护的结果。
  肖明很长一段时间,应该说是生命中的大部分时间,都在用视觉作为一个最重要的,和外界沟通的媒介。
  对陈嫣也是一样,由眼到心,他透彻的品味着她的美好。
  但是实际上,肖明也认同这一点,那就是其实有时候不用眼睛,只凭感觉,生活似乎也变得不一样了。
  他在沙发上躺了足足十几分钟,让津神彻底放松下来,这才起身去厨房拿饭。
  陈嫣给他留了早饭,而且还挺丰富。锅里的鸡蛋羹和米饭保持着恒温的热度,台面上的小菜也全都是肖明最爱吃的。
  日期:2018-02-11 06: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