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瀚海帝踪——古代版泰坦尼克号,中国版加勒比海盗》
第30节

作者: 画楼西畔A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年朱允炆在一干忠心将士的护卫下,历尽千辛万苦,好不容易才逃至爪哇岛,寄居于西王的羽翼之下,忍辱偷生,奋发图强,以期东山再起。可惜五年过去,他不但未能东山再起,光复河山,反而被朱棣逼得东奔西跑,左藏右匿,连最后的立足之地都快失去了。
  五年光阴弹指而过,他却已历尽艰险饱经风霜,复国争雄之念也早已被无情的时光消磨殆尽了。
  步声咚咚,由远而近,狄熊飞去而复返,自门内一闪至出,大声道:“皇上宣西王进殿会话。”

  西王拱手道:“遵旨。”举步迈过台阶,进入庙内。鸠摩罗想跟随入内,却被狄熊飞抬手拦住,道:“皇上只宣西王一人进殿见驾,闲人止步。”鸠摩罗无奈,只得悻然止步,在门外默然守候。
  日期:2017-09-08 13:56:31
  庙宇正中有一间比较大的房屋,这间房屋原先是供奉某位山神土地的,后来被朱允炆所占,改成了勤政殿。虽然已无政可勤,但朱允炆每天都要独自一人在勤政殿呆上一段时间。西王每次来访,朱允炆也都是在勤政殿接受觐见的。
  大殿内有一个三尺高的石台,石台正中,摆放着一张偌大的红木龙椅。这张龙椅虽然没有南京紫禁城那张龙椅尊崇,却也雕龙刻凤,尽显皇家风范。
  朱允炆端坐在龙椅上,威严地看着伏拜于地的西王,只有在这一刻,他才能找到些许属于帝王的丧失已久的尊严。
  “无事不登三宝殿,”朱允炆道,“你是不是有要事向朕禀报?”
  西王道:“正是。启奏皇上,那三宝太监郑和的船队快要走了。”

  朱允炆道:“哦?郑和要走了?这确实是个好消息啊。”
  西王道:“郑和将于十天后离开旧港,继续西航,下一站估计是满剌加。”
  朱允炆道:“郑和是个很厉害的人物,他走得越早越好。这一段时间,他施加给我们的压力太大了。”
  西王道:“但郑和似乎已获得某种情报,他们已对小王产生怀疑了。而且他们可能已猜测到皇上的藏身之所,只是尚不知道皇上藏身的具体位置而已。”
  朱允炆道:“此事殷梨亭已向朕反馈过,我们也早已做好应对之策,你不必过于担忧。郑和手下能人众多,他们要查获朕的藏身之所也不是什么难事。”

  西王道:“郑和虽走,但他一定会留下一部分精干手下来对付我们。我敢肯定,留下来的人中一会有叶定真和尉迟欢二人。”
  “叶定真?”朱允炆面色微变,“这名字好熟。”
  西王道:“叶定真是郑和麾下第一高手,刀法如神。最可怕的是,这人不但武功高强,谋略也极为了得,是个巾帼不让须眉的厉害人物。”
  朱允炆道:“原来这个叶定真是个女子!莫非……莫非是她?”

  西王奇道:“皇上认识此人?”
  朱允炆面现激动之色,道:“这个叶定真是不是曹国公李景隆的养女?”
  西王道:“据密探所报,叶定真确实是李景隆的养女,从小在国公府长大。”
  朱允炆一下子站起身来,张口欲言,却欲言又止。默然良久,又颓然坐下,喃喃道:“是她,真的是她。定真,你义父李景隆为荣华富贵而背叛了我,你也要步他的后尘吗?你可知我宁愿死在你的刀下,也不愿做你的俘虏?”

  木然呆坐,缅忆往昔。良久,朱允炆才挥手对西王道:“好了,朕要歇息了,你先退下吧。”
  西王却置若惘闻,一动不动。
  朱允炆奇道:“你还有事么?”
  西王再次伏拜于地,道:“小王还有一个不情之请,恳请皇上成全。”
  “你还有何请求?说来听听。”
  “小王是个武痴,从小嗜武如命,小王恳请皇上授以我天子之剑”
  朱允炆道:“哦?你也知道朕会天子之剑?”
  西王道:“天子之剑,即天子剑术也。皇上乃君临天下的真龙天子,当然会天子之剑了。”

  朱允炆道:“你也知道天子之剑乃是天子剑术,你区区一介番邦小王,一身凡筋俗骨,庸陋不堪,有何资格学天子之剑?”
  西王道:“人靠衣装马靠鞍,小王若能学得天子之剑,自然能脱胎换骨,仪容一新,生出天子气象。”
  日期:2017-09-09 12:27:23
  朱允炆摇头叹息道:“前几日你向朕乞讨九转大还丹,朕答应了你;今日你又来向朕乞讨天子剑术,这叫朕如何以处?做人不能得寸进尺,贪得无厌啊。”

  西王道:“小王自听得天子剑术之名,每日里便寝不安席,食不甘味,必欲学之而后快,还望皇上体谅并玉成其事。”
  朱允炆道:“假如朕不教你呢?”
  西王道:“皇上宅心仁厚,气量雅达,必能遂我所愿,不致令我败兴而返。”
  朱允炆哼了一声,道:“口蜜腹剑,巧令辞色。你是不是想胁迫朕?”
  西王道:“小王不敢。”
  朱允炆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烂船也有三斤钉。别看朕现在手下只有区区几十号人马,但要灭你小小伯夷国,还是易如反掌的。”
  西王道:“皇上英武神勇,手下强将如云,就算拿水缸给小王做胆,小王也不敢冒犯皇上天威。”
  朱允炆面色稍霁,道:“天子之剑非人人可学,我之所以不愿教你,非不愿也,实不能也。”
  西王道:“哦?”
  朱允炆道:“天子之剑,自然必须身具天子血脉之人才能修习,凡夫俗子若强行习之,则必遭剑气反噬而亡。”
  西王道:“这个小王知道,但小王已有万全之策。”
  朱允炆道:“你是不是以为有了九转大还丹就能脱胎换骨,除尽凡俗之气?你不要太天真了。”
  西王道:“嗜武成痴,难以自拔;愿得其道,殒身不惜。若能学得天子剑术之一招半式,小王死而无憾矣。”
  朱允炆叹道:“既然如此,待九转大还丹炼成之日,朕就将天子之剑授以你吧。正所谓求仁得仁,无怨无尤,日后你若有什么三长两短,可怨不得我。”
  “谢皇上。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西王再次伏拜于地,山呼万岁。
  朱允炆厌恶地挥了挥手,示意西王退下。西王会意,忙揖手躬身,一步一步地倒退着走出了勤政殿。
  日期:2017-09-10 11:57:58
  西王走后,朱允炆陷入了对往事的追忆缅怀中。他的思绪跨山过海,穿越时空,回到了六年前的南京城中。
  那是建文三年的春天,靖难之役已进入第二个年头,叔侄二人麾下的大军于山东相持不下,鏖战正酣。苦闷至极的朱允炆提剑来到御花园,于百花丛中舞剑消愁。一套刚猛无俦、变幻无方的天子剑术使将出来,只见剑影幢幢,剑气纵横;天日无光,风云变色。宫女嫔妃惊叫连声,争相躲避;内侍太监两股战战,相顾骇然。舞至酣处,朱允炆大声叫道:“好酒不能独饮,独舞更觉无味,谁人出来与朕共舞?”

  连呼三遍,几人敢应。朱允炆正感失望,突听一个清脆的声音道:“小女子不才,愿与皇上持戈合舞,有请乐师代奏一曲《凤求凰》,以助雅兴。”话声中只见倩影连闪,幽香阵阵,一个年约十三四岁的小姑娘已飞身跃入剑影中,挥刀与朱允炆斗在一起。
  这个胆气非凡的小女孩,正是首次陪义父李景隆进宫面圣的叶定真,她眼见皇上剑术精妙却无人共舞,早已心痒难熬跃跃欲试,待见皇上连声邀约,却是中正下怀,立即便应声而前,挥刀与皇上斗在一起。
  正是初生之犊不怕虎,雏凤何惧真龙狂。李景隆本欲拦阻,却已是阻之不及。
  柳刀对快剑,雏凤对真龙,真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材,这一仗直打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一曲《凤求凰》终了,二人收刀撤剑,暂罢干戈,皆觉酣畅淋漓,痛快无比,对于武道的认识,却是又增进了一层。
  也就是从那时起,这个叫叶定真的小姑娘就走进了朱允炆心里,一场持戈相斗,胜过千言万语,从此六宫粉黛无颜色,一心只求龙凤斗。
  如果没有靖难之役,如果他朱允炆不是靖难之役的失败者,那么说不定他们二人已经在一起了,只可惜天妒良缘,造化弄人,他们二人自那次匆匆一聚后便无缘再见。
  现在,他避祸天涯,蜗匿海角,伊人却与仇人追踪而至,必欲杀之而后快,在她的心里,哪里还有半点昔日的温情?也许,她早已忘记当年在御花园里和他所作的龙凤斗了吧。
  一别六年,当年的小姑娘应该已长成大姑娘了,而她的刀法,也应该早已练得出神入化了吧,只可惜他无法与她一起再作龙凤斗了,他的天子之剑早已雄风不再,而他也已是个半废之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待续首页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