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瀚海帝踪——古代版泰坦尼克号,中国版加勒比海盗》
第27节

作者: 画楼西畔A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清风道:“今天一大早就回来了。师父面色不好,心情欠佳,也不知此番去爪哇岛遇上了什么烦心事。师弟你可要小心,弄不好免不了要挨上一顿臭骂。”

  尤加诺道:“一顿臭骂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说完揖别清风,径往师父的起居室走去。
  当尤加诺走进师父的起居室时,殷梨亭正在床榻上闭目而坐。十余日不见,师尊脸上的皱纹似乎又增添了不少,而头上的白发也更显稀疏零落,几乎连发簪也插不住了。尤加诺心中一酸,眼泪忍不住簌簌而落。
  闻到脚步声,殷梨亭睁开眼睛,怜爱地看了尤加诺一眼,道:“徒儿,你回来了。”
  尤加诺跪倒在床榻前,道:“弟子报仇心切,擅自外出多日,有违师父教诲,请师父责罚”
  殷梨亭默然良久,轻叹一声道:“徒儿,为师在浮屠塔的所作所为,你也看到了,你一定觉得为师是在助纣为虐,为虎作伥吧。”
  尤加诺道:“徒儿不敢。”
  殷梨亭道:“为师虽为道门中人,却也没法超凡脱俗,置身方外。有些凡尘俗事只有一沾惹了,再想置身事外就很难了。”
  尤加诺道:“徒儿愚钝,不明师父所指,请师父明示。”
  殷梨亭轻叹一声道:“此事说来话长,可能得从八年前的靖难之役说起了。”
  尤加诺道:“靖难之役?徒儿听父王说过大明皇朝的这场战事。”

  殷梨亭道:“靖难之役历时三年方才结束,结果谋逆者篡位成功,仁厚之君流亡海外。你祖师爷不忍心看着仁厚之君国灭身死,乃出手协助其从水路南逃,躲过杀身之祸。只是这样一来,我们门派便牵扯上了皇族纷争,难以独善其身了。”
  尤加诺道:“敢问师父,咱祖师爷的名字是不是叫张三丰?”
  殷梨亭道:“是的。正是他老人家一手创立了咱们武当派。”
  尤加诺道:“师父一直没有将咱门派的名号告诉徒儿,是不是担心徒儿会暴露身份,以致走漏风声而招来祸端?”
  殷梨亭道:“祸端已经招来了。你的武当剑法一使出来,便招惹来了郑和麾下的众多高手。与你同闯浮屠塔的那两个武功高手,应该就是郑和的得力手下了。”
  尤加诺点头道:“他们是徒儿的救命恩人,女的叫叶定真,男的叫尉迟欢。”
  殷梨亭道:“此二人武功之高,当真是惊世骇俗。眼下朝廷大军压境,诸多高手云集旧港,建文帝危矣。”

  日期:2017-08-23 11:45:26
  尤加诺道:“敢问师父,建文帝是否藏匿于爪哇岛某地?”
  段梨亭道:“事到如今,为师也不瞒你了,就老老实实的把一切都说予你听吧。不错,建文帝确实藏匿于西王的地盘,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正因如此,所以我们处处受制于西王,时时得瞧西王的脸色过活。唉,委曲求全,忍辱偷生,这样的日子也不知何日是个头。”
  尤加诺低头不语。
  殷梨亭道:“一入凡尘深似海,从此身心不自由。这就叫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吧。”
  尤加诺抬头盯视着殷梨亭,道:“三年前西王率兵攻入东王宫,杀了东王一家数十口人,敢问师父,建文帝身边之人是否参与其中?”
  殷梨亭面露痛苦之色,默然良久,才道:“当时我们得到消息,说东王探知建文帝藏身之处,打算向朝廷告发请赏。为防万一,我们便联合西王兵马,先下手为强了。后来才知道这完全是西王故意散布的谣言,其意是借助我们的力量灭掉东王,统一爪哇岛。”

  尤加诺垂泪道:“父王一生光明磊落,勤政爱民,却惨遭小人诬告陷害,致身死国灭,家破人亡,其处境比之建文帝,还要凄惨万分。若说建文帝可怜,那我家之境况际遇,难道就不可怜了。”
  殷梨亭打了个稽首,道:“福生无量天尊。我虽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我等大错既已铸成,悔之晚矣。”
  尤加诺道:“师父收我为徒,是怜我家破人亡,孤苦零丁,还是为了弥补犯下的过错?”
  殷梨亭再诵一声“福生无量天尊”,道:“徒儿,你多虑了。”
  尤加诺道:“杀父之仇,不共戴天,西王和鸠摩罗我必杀之而后快,师父和建文帝若是继续依附西王过活,则我们师徒日后必会兵戎相见,请师父三思。”

  殷梨亭叹道:“如今我等和西王已成一根绳子上的蚂蚱,再也难以分开了。”
  尤加诺连叩了三个响头,站起身道:“师父保重,弟子要走了。”
  殷梨亭道:“徒儿要离开道观,弃为师而去吗?”
  尤加诺垂泪道:“自古忠孝不能两全,弟子
  身无双全之法,只有愧对师父的授业之恩了。”说完猛一跺脚,转身跌跌撞撞地跑了出去。
  日期:2017-08-24 12:05:03
  泪水滂沱,模糊了双眼,尤加诺闭上眼撒腿疾奔,一路撞翻了不少坛坛罐罐。清风闻声跑出来大声道:“尤师弟,你怎么了?”尤加诺充耳不闻,一阵风般从清风身边冲过,越墙而出。
  一口气跑下青牛山,冲进一个不知名的小树林中,尤加诺才停下脚步,放声大哭起来。
  国破家亡,沦落江湖;无亲无戚,孤苦零丁,这么多年来,师父是他在这世上唯一可以依靠的人,现在却连师父都快要成为他的敌人了,在这个世界上,他真真正正的成了孤家寡人,连个倾诉的对象都没有。
  泪眼朦胧中,这三年来在白云观的一幕幕生活情景不断闪现在他眼前,想起师父对自己的悉心教导和殷殷期许,他悲不自禁,再一次大放悲声。
  这时树林上空传来飞禽振翼之声,一个无比熟悉的声音高叫道:“小胖,小胖——”
  声音柔和而亲切,犹若天籁梵音。尤加诺猛地抬起头来,大声道:“大红袍,大红袍,是你吗?”
  大红袍“扑棱棱”地飞下来,落在尤加诺身旁,用尖尖的喙部轻啄他的衣裳,抚慰道:“小胖不哭,小胖不哭。”
  尤加诺一把抱住大红袍,又放声大哭起来。“大红袍,在这个世界上我只有你一个亲人了。”
  大红袍轻轻鸣叫了一声,示意知道了。

  “大红袍,你那些鹦鹉朋友呢?”
  大红袍叫道:“回家了,回家了。”
  尤加诺道:“是你送牠们回家的吗?怪不得这两天见不到你们。大红袍,我们再也不要分开了,好吗?”
  大红袍又轻轻鸣叫了一声,点了点头。
  尤加诺擦去眼泪,牵着大红袍的翅膀走出了小树林。他的胸膛挺得很高,步伐也变得轻快有力,因为他知道,从今天起他不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已经找到能与他同甘共苦、并肩作战的伙伴。
  这是一个比较特殊的伙伴,这个伙伴能歌善舞,能飞善斗,颇为善解人意。最难能可贵的是,这个伙伴和他有着共同的敌人,永远不会依附于西王,永远不会愚忠于建文帝,更不会因贪图荣华富贵而背叛他。
  刚走出小树林,这个伙伴就咕呱大叫着飞上了天空,在空中替尤加诺引路,就像一盏永远不灭的指路明灯。
  日期:2017-08-27 14:50:0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