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瀚海帝踪——古代版泰坦尼克号,中国版加勒比海盗》
第26节

作者: 画楼西畔A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叶定真道:“这都是你哥的一面之词吧。你见过那个老和尚么?”
  施二姐摇头道:“没见过。不过我爹不喜欢那黑雕,曾叫我哥把黑雕送回去给老和尚,但我哥死活不同意,说老和尚居无定所,已经找不着了。”

  叶定真道:“那黑雕透着邪气,十分凶残,看着就不舒服。依我看,黑雕的来头绝不简单,还有那个神秘的老和尚,也绝对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施二姐大感紧张,道:“师父,我哥不会是暗中做了什么傻事吧?如果是这样,我得趁早告诉我爹才行。”
  叶定真道:“你爹上任伊始,日理万机,此等小事就不要劳烦他老人家了。再说我们也只是猜测而已,并没有真凭实据。”
  施二姐道:“也是。师父,那我该怎么办?”
  叶定真道:“暗中留意你哥的动向,如有可疑之处,立刻向我回报。”
  施二姐小腰杆一挺,大声道:“是。”
  尉迟欢见施二姐一本正经的模样,忍不住笑道:“二姐,如果你哥做了不该做之事,你是站在你哥那一边,还是站在我们这一边?”
  “谁有道理,我就站在谁的一边。”施二姐眨巴着大眼睛道,“我爹常说,凡事以旧港利益为上,以大明利益为先,谁侵犯了大明的利益,谁就是我们的敌人。”
  “有道理。”尉迟欢赞道。
  施二姐道:“我爹还说,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至亲犯法可大义灭亲。我哥若是做了不该做之事,我少不得也要仿效古人之举,来个不避亲疏,大义灭亲。”
  “说得好,孺子可教也。”这一下不但尉迟欢由衷赞叹,连叶定真也忍不住出言相赞了。这一个生长于天涯海角的小女孩,竟然比大多数昂藏男儿要明白事理得多。
  “孺子可教,孺子可教!”鹦鹉们大叫着飞上天空,在施二姐头顶盘旋飞舞,似乎连这些禽鸟也觉得施二姐说得在情在理,是个可造之材。
  日期:2017-08-19 14:44:56
  子夜时分,整个施府完全笼罩在黑暗中,只有施济孙居住的松风阁,漏出一丝灯光。
  很快就连那丝灯光也熄灭了,灯光熄灭不久,只听“吱吖”一声轻响,施济孙轻轻打开卧室窗户,从屋里跳了出来。

  他摸黑轻车熟路地走到围墙前,先蹲下身子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然后猛一弯腰,竟然从小小的狗洞口钻了出去。
  出了施府,施济孙施展轻功,一路往西南疾驰,很快便来到山脚下的一座凉亭前。
  残破的凉亭里早已端坐着一人,由于那人背外而坐,加上月色朦胧,故无法看清那人的样貌,但从他闪着亮光的脑门来看,此人必是个僧人无疑。
  施济孙冲亭中僧人一拱手,道:“弟子施济孙,拜见师父。”

  僧人道:“可有什么有价值的消息没有?郑和打算何时离开旧港?”
  施济孙道:“暂时没有什么有价值的消息。但我猜测郑和将会在一个月后离开旧港,继续西航。”
  僧人道:“哦?何以见得?”
  施济孙道:“我之前偷听过郑和与父亲的谈话,因而得知大明船队打算在旧港休整一个半月,现在才过去十日有余,推算之下便知大明船队的休整之期尚余一个月。”
  僧人道:“郑和走得越早越好,他是我们命中的克星。他一日不走,我和西王便一日不得安寝。”
  施济孙道:“郑和身边高手如云,确实不好对付。彷徨无策,万计失效,便只有寄希望于他早日离去了。”
  僧人站起身来,缓步走出凉亭。淡淡的月光映照在他脸上,只见他高额深目,鹰鼻阔口,赫然正是西域妖僧鸠摩罗。鸠摩罗瞪视着施济孙,道:“你的大手印功夫练得怎么样了?”
  施济孙道:“还好。托师父洪福,已练至第六重境界。”
  鸠摩罗道:“进展神速啊,不愧是个练武奇材。师父所知有限,也没有什么可教你的了。”

  施济孙跪伏于地,道:“弟子恳请师父不吝赐教,传授我几招灵鹫剑法。”
  鸠摩罗大惊失色,道:“你居然知道我会灵鹫剑法?”
  施济孙道:“相传西域佛家圣地灵鹫宫有一套灵鹫剑法,此剑法精妙多变,鬼神莫测。师父乃西域高僧,且贵为国师,应当不可能不会此套剑法。”
  鸠摩罗道:“不错,为师是学过这套剑法,不过没有学全。这套剑法晦涩难懂,相当难练,为师只练了上半部,就练不下去了。”
  施济孙道:“为什么?”

  鸠摩罗道:“禀赋不够,难窥堂奥,若强行练下去,必走火入魔、经脉尽碎而亡。”
  日期:2017-08-20 14:50:52
  施济孙倒吸了一口冷气,道:“纵然走火入魔,弟子也要练习此套剑法。弟子愿为武而死,以身殉道。”
  鸠摩罗嘿嘿冷笑道:“你我虽名为师徒,实则全为利益交换而已。我若传授你灵鹫剑法,你又以何来回报我?”

  施济孙道:“以刀法换剑法。以叶定真的惊龙三式换取师父的半部灵鹫剑法。”
  “惊龙三式!”鸠摩罗悚然动容道,“叶定真最拿手的惊龙三式!”
  施济孙道:“叶定真已收舍妹为徒,并已将惊龙三式中的第一式授以舍妹。我虽福缘浅薄,未曾得其亲授,但通过偷窥暗学,却也习得了一鳞半爪。”
  鸠摩罗喜道:“叶定真刀法通神,玄妙莫测,为师数次挫于她的刀下,苦之久矣。若能习得其刀法之一招半式,再追根溯源,穷究其妙,则必可尽破其招矣。”

  施济孙更不打话,飞快地从路边的小树上折了两根树枝,挥掌削去枝叶后,扔了一根给鸠摩罗,道:“事不宜迟,徒儿这就将惊龙三式的第一式演练给师父看。”
  于是二人就以树枝为刃,在草地上互相传授起武艺来。这两个人虽名为师徒,却毫无师徒之谊,只是互相利用,各取所需而已。二人传授起武艺来,因担心对方有所保留,俱都互留心眼,各怀鬼胎,并不尽心尽力。月光下只见他们二人挥舞树枝,你来我往,输攻墨守,演练得十分卖力,但谁又知道他们各自学到了几分对方的真本领呢。
  在离他们不远的一处灌木丛里,有一个细小的身影已蹲伏多时。这人专注地观察着外面二人的一举一动,将二人所演示的武功招式尽收眼底。看到精采处,这人还忍不住伸出双手,互相比划起来。月光透过枝叶照射在这人的脸上,只见她肤若凝脂,眉目如画,赫然正是施济孙的妹妹施二姐。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谁想到这个人见人爱的施二姐,竟然也学别人做起了黄雀儿呢。
  日期:2017-08-21 15:12:50
  第十二章  分道扬镳

  尤加诺只在旧港待了三天,便辞别叶定真和尉迟欢,回到了白云观。
  白云观一如既往的大门紧闭,尤加诺敲了好大一会儿门,清风才跑出来打开门。看见来人是尤加诺,清风大喜道:“尤师弟,你可回来了。师父早有吩咐,只要你一回来,立刻通知你到他房间去走一趟。”
  尤加诺大为惊喜,道:“师兄,师父他老人家回来了?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