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293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失魂落魄回到别墅,穿着居家服的乔苍正从二楼下来,他端着一杯水,看到我停下脚步,似乎已经回来许久保姆两只手在身前挂着的围裙上抹了抹。
  她笑着问夫人买了什么,我刚腾空一支货架 … 她说到这里,发现我两手空空,表情有些尴尬和微妙,“夫人没有买吗。”乔苍走到我跟前问我买什么。我弯腰换鞋,故作轻松说,“哎呀别提了,和一个怀孕的姐妹儿约好买婴儿用品,她已经生过一个,比我有经验结果回来得急。
  把东西落在她车上了,我,息不好叫她送回来,干脆送她了。”我说完无比懊恼锤了一下脑袋,“是不是怀孕的女人都爱丢三落四。”我戳在乔苍最柔轮最不忍之处,他果然疑心锐减。笑着说了声小迷糊,把那杯水递给我,我喝光问他还走吗。
  他说留下住。晚餐后我接到王队长电话,他说为我订了明天下午飞云南的航班,那边都安顿好,会有人接我。
  我挂断从阳台出来,惊愕发现乔苍就坐在库上,正翻阅我这段时间喜欢看的一本书,我心跳险些停止,幸好我什么都没说,都是王队长在讲。否则我很有可能到不了机场。

  我小跑着跳上库,扑到他背上,含住他耳朵用力舔纸吮吸,乔苍最敏感的部位除了档里那一沱,就是耳朵和喉咙,所以我每次都会刻意长时间亲吻这两处。
  他没想到我会这么主动,我火热的舌头是他缴械的利器,他握着书的手一松,反手抱住我,找到我的唇肆意深吻进来。我半眯着眼,乔苍刚毅的轮廓随着吞吐纠缠我的舌头而变得更加紧实,我没有这么渴望占有过他,至少这三个月来,没有过。
  我任由他吻着,前所未有的配合。甚至主动挑逗撩拨,将他修长的舌拖进我嘴里不肯放。我柔轮无骨的手探入他睡袍,沿着剧烈起伏的胸口向下,在腹肌上来回抚摸,一直滑落到他有些胀大的胯下。我抵出他的唇舌。
  时轻时重曝着他喉咙,在他被我吻到呼吸急促不能忍耐时,我坐在他腰上,葱白的手指将他朝库上轻轻一推。他倒在绵轮的蚕丝被中,随意伸展开,一双火热的眼眸定格在我脸孔,散发出性感狂野的气息。我风情万种媚笑着,抬起屁股坐上去,近乎窒息的舒服令我们同时发出一声闷叫,我能看到他肌肉骤然紧绷,鼓出一道道魅惑强壮的弧度,里面溢满排红与汗水,诱惑得我犹如一个疯子,一个饿久了,渴极了,终于得到食物与水的疯子。

  在一场或许是生离死别的前夜,放肆发谢我全部的欲望。结束后他没有从我体内退出。我们仍旧融合在彼此体内,我坐在他胯间,汗渗渗和他拥抱。我的唇挨着他下巴滋长出的胡茬,有些细细的酥痒,“你想要儿子还是女儿。”他说都好。
  我纤长的眉毛一拧,“这话不是和常小姐说过吗,又来打发我了? " 他无奈闷笑出来,“女儿。会很像你。”“女儿不是更像父亲。”他握着我的手放在唇上吻了吻,“如果像我,长得太漂亮,还是像你丑一点好,可以少一些男人骚扰她。”
  我扑啧一声笑。“乔大流氓的女儿,谁敢骚扰,躲还来不及,我担心她嫁不出去。”我忽然反应过来他刚才骂我丑 J 怒气冲冲张开嘴在他脸颊狠狠咬下去,“胡说,像我才漂亮,像你就是土匪。他抱着我的腰躺在库上,让我趴在他胸口,“好,像你。一个缩小版的何笙,一起来折磨我。”
  我枕在他灼热的肩膀无声无息、闭上眼睛,空气中是他浓烈的气息,包裹住我,迷惑着我,也牵绊着我。

  我没有故作大度把他送到常锦舟身边,也没有不可忽视的罪恶感,我只想留下他,不顾一切,比每一时刻都想留下他。我甚至希望这个夜晚过得再慢些,永远不会到天亮,我不敢想这样的温情以后还会不会有。
  我惊喜周容深也许役有死,我的丈夫还活着,我的婚姻与人生都役有结束,可我又畏惧他还活着,我该怎样面对他,怎样生下这个不属于他的孩子,怎样面对养苍,面对我们之间的恩怨情爱。
  如果三个月前,周容深站在我面前,哪怕他残了,瞎了,不再是我记忆中英俊魁梧的模样,我依然爱他,失而复得的狂喜拥抱亲吻他,我知道我们之间役有改变,我做错什么他也会原谅我。
  可现在,一切都变得脱离掌控,我还是何笙,他还是他,我们却又都不像自己了。
  第二天直到中午乔苍才离开,我还一度担忧他不走了,送他上车驶离小区我对保姆借口午睡,叮嘱她不要打扰我,等她进入厨房关上门,我有条不紊拿起早已准备好的行李箱逃出了别墅。
  我乘坐一架中小型航班飞往云南,到达时天色已经黑沉,飞机着陆后我躲到卫生间换了一条黑色紧身皮裙,既有江湖气,也有风尘气,毒贩眼睛很尖,第一眼倘若能让他们信服,即使偶尔露出马脚也不至于全盘皆输。
  我戴了一副足以遮住半张脸的宽大墨镜,只露出涂抹了紫色口红的唇,这支口红是我特意买的,之前没有用过这种颜色,看上去非常冷艳,最重要很显老,像一个历经变故的三四十岁的熟女,根本看不到半点我自己的影子。

  我跟随人海走出机场发现了接我的缉毒警便衣,一共两人,站在车头谨慎打量我许久,我摘下墨镜看了他们一眼,迅速又戴上,他们认出是我,走过来和我对了暗号,将名字告诉我,我把行李交给他们,坐进车里摇上玻璃。
  “安排好了吗。, , 叫王峰的缉毒警说,“咱立刻过去,先和他们一个小头目碰面,这关比较险,涉及到双方摸底和验货,千万不能露马脚,等通过了就能提出见他们大头目,比如黑狼。”
  黑狼。我来这里就是为了他,这一天一夜我在脑海中无数次幻想,我见到他,见到那张属于周容深的脸,看到我魂牵梦萦的眼睛,听到我朝思暮想的声音,我要怎样克制自己,才能不飞奔过去拥抱他,才能不嚎陶大哭,才能镇定如常我一定会崩溃,会发了疯的颤抖。
  车急速行驶着,两旁隐匿在黑暗中巨大的榕树像深夜蛰伏的猛兽,偶尔经过一阵风吹,猛烈摇晃,似乎随时都会连根拔断。
  不知开了多久,在经过一片亮着油灯的茶园时,王峰将一份陈旧的地图打开指给我看,“景洪,河口,也就是西双版纳一带,毒贩泛滥,丨毒丨品枪支**到处都明码标价,已经算是明着了。
  黑狼就出现在这一带,他现在跟随的组织是金三角最大的,中缅老 K 组织,老 K 是缅甸毒泉,在金三角和乔苍齐名,都是顶级老大,不过不合作,有很大矛盾。”
  我,臼里大概有数,这次要面对的贩毒团伙势力极大,在金三角是和乔苍争霸的人物,而黑狼就在大毒泉老 K 的手下做卧底,想要见到黑狼,就要深入这个组织谈生意,进入毒窟大难了,这些毒贩警惕性很高,疑心大,一关关闯能扒一层皮,多少年的油条卧底也难保不马失前蹄,何况是我。
  日期:2017-09-29 18: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