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292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盯着他的脸,他不断出汗,他擦了几次都无法追赶上出汗的速度。“中国每个省都有常年驻扎在金三角的缉毒警,这些丨警丨察全部签署了遗书和军令状,誓死捍卫云南边境,绝不失手于毒贩。
  可每年仍旧有大批贩毒人员进入境内,枪杀了数以万计的缉毒警。而广东省厅驻扎金三角的二十七名缉毒警,并不受制于缉毒大队,而是听任周厅长的命令,算是唯一一支从属市局的缉毒分队。
  因此周厅长对缉毒也很有经验,目前金三角出现了一个黑狼。”我疑惑问他到底要说什么,他脸色很为难迟疑,“市局昨晚九点十七分接到了云南缉毒总队的电话,询问我们黑狼这个卧底是广东省厅直属,还是某市市局直属,我暗中问过广州、珠海等十几个参与这事的市局,都役有黑狼这个人。
  省厅目前没有人回应,只告诉我在查。”“黑狼?”我皱眉,“是好人坏人。”“云南缉毒总队确定的身份是我们的卧底。在贩毒团伙里代号是 005 ,证明他现在的地位很高,最起码也是保了几批很危险的丨毒丨品完美交易。
  关键这个人不存在于丨警丨察档案,查不到底细,而且应该立过不少功王队长摘掉头顶的鸭舌帽,他额头渗出不少汗水,看上去有些慌张。他咬了咬牙,“您不了解我们的机关部署,我来打比方,缉毒大队里面的丨警丨察,都可以出色完成缉毒任务,但单独的能力不够,而缉毒总队,是各个大队中队最优秀的缉毒警上调组成的特级缉毒警,每个人都有能力单独完成任务,但要上升到卧底级别,至少三到五年的训练,也很难保证圆满。

  而这个黑狼,直接越过两级直接担任卧底,除了很有能力可应付一切危机场面,他的警衔绝不普通,是极高的位置。”
  他抬起头看我,“黑狼是秘密卧底,就在这几个月刚刚出现,我确定是出自咱们广东省甚至特区,我掌握的消息他不直属任何市局和缉毒队,这意味役有帮手,役有支援,在金三角这块风云变幻的黑暗之地单打独斗,提供消息给云南省公丨安丨厅。”
  我脸孔逐渐失去血色,颤抖着捏紧了杯子,“所以。”王队长说,“所以,我们怀疑这个黑狼,是周厅长。”
  我呆滞凝望着橱窗外人巢拥挤的长街,对面高楼的 LED 显示屏正在循环播放这座城市的每一处角落,我忽然意识到,我似乎生活在一个我从来不认识的世界,陌生,跌宕,荫险又剌目。。..
  我用无数眼泪,无数不能眠的夜晚让自己接受他不在人世的事实,甚至仇恨化,变成一Ju克制感情外表放荡的机器,我曾险些疯掉,险些在 J 海很崩溃中随而他去,我为他瘦成皮包骨,为他了无生气。

  如果他活着,他有一万个理由对我残忍隐瞒,有一万个理由对我弃之不顾,可他根本不知道,我绝望到什么程度,痛恨到什么地步。
  我用两只手盖住自己的脸,拼尽全部力气压制身体内沸腾的血液,空气和嘶吼。
  我沉默许久,一颗心在喘息间松松紧紧,起起伏伏,我睁开巢湿酉如里的眼睛,从指缝凝视王队长,“容深当处长前在金三角做了多年卧底,也到过很高位置,是当时大毒泉的左膀右臂,毒贩都认识他,到处散播他肖像,他只要踏入就会倾巢出动,他现在怎么当卧底。”
  王队长用手指蘸了一点茶水,在桌子上画了几个点,“金三角有四五支比较庞大的组织,人数都在几百,分部云南省贩毒边境的四角,还有零散的黑市,全国各地都有去赚赌资以贩养吸,这些小组织大概几十个,周厅长做卧底时,在南角一个最庞大的组织里,就是赵龙之前的毒臭,后来赵龙上位,灭掉了很多那个老大的心腹,而底下人没有见过周厅长,他当时位置很高不接触手下马仔。
  金三角传播他的肖像,也是在受他围剿过的组织内部,不可能让其他组织人员拿到,这么说,消灭掉一个帮派,其余分到的市场和赌资越多,是竞争掠夺吞并的关系。”
  金三角黑吃黑最猖撅的能黑一堆人的性命,各组织之间血雨腥风,如果周容深卧底在一个他之前没有接触过的组织,的确不会被发现,他在这个组织里示人,真正和毒贩交易时不露脸,既维持神秘感,也隐藏自己身份。
  王队长让侍者重新续了一杯茶,他一边喝一边说,“不排除这个人不是周厅长,而是省厅秘密安排的其他同志,我只是觉得尸体没找到,黑狼又如此出色,是他可能很大。”

  我心脏好像破了一个洞,一个还在不断撕扯变大的洞,无法缝合,不能填补这个血肉模糊的洞让我久别的痛苦卷土重来,容深或许恨透了我,厌倦了我,再也不想看到我,才宁可生活在那片水深火热枪林弹雨中。
  “他联络过你们吗。”王队长说如果不是云南缉毒总队的电话,没有任何人知道黑狼的存在,黑狼只和云南省公丨安丨厅接触,消沪息都是用各种方式送到省厅,从来不露真面目。
  杯里的清茶在我掌心剧烈晃动,黑狼办案的步步为营谨慎理智,的确很像周容深,除非世上真有相似到极致的两个人,否则应该就是他。
  我张开嘴呼吸了几口空气,尽管我竭力控制,可身体还是止不住颤抖,恐俱震惊喜悦各种人世间的滋味,都在这一时刻席卷了我,像几百万条虫蚁密密麻麻的侵蚀啃噬。

  我咬牙隐忍,感觉到心口的压抑和窒息终于舒缓了一些,我才说,“这两天我去趟金三角。”
  王队长脸色大变,急剧铁青,“周太太您疯了吗!您怀着身孕去毒窝,万一败露了后果不堪设想。”
  我没有丝毫犹豫说,“你们役有失去亲人和挚爱,可我的丈夫失踪在那片土地,说他死了,他又出现了,如果你是我,你会在千里之外无动于衷吗?如果我不去他也许这辈子都不回来,也许他回来那天我又不在了。
  世事无常,谁也不知道错过还有没有下一次。不管黑狼是不是容深,要么断了我的念想,要么让我带他回家,,息好过这样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让我这辈子都放不下。”

  王队长红着眼睛摇头,他苦笑说真不知告诉您这事是不是错了。我心里很清楚,市局迫切了解真相的冲动不比我少,可他们不敢去,去了就是送命,黑狼不会在大街上行走,只有非常庞大的交易他才会露面,和他交易务必打入毒窟,成为下家,毒贩对条子很敏感,演不好就是身首异处丨女丨人则容易得多。
  再不济我还有美色,也能和那帮男人周旋一阵。王队长抬起头注视我,“广东驻金三角缉毒警都是周厅长的手下,我会提前打招呼让他们安顿您,后面怎样深入,怎样化险为夷见到黑狼,恕我能力有限,无法帮到周太太。”
  我举起茶杯和他碰了一下,“是我自己要去,生死有命。”我们在茶楼门口分别,他上车离开,我沿着一条喧闹的街道行走,如一缕魂魄。脸上很痒,痒到我不触碰十分难忍。
  我伸出手抹了一把,才发现指尖和掌心一片濡湿,眼前大雾弥漫。周容深才是这世上最狠的男人,他不动声色,无声无语,连旧情都不念,他如果真活着,怎么忍心走得如此干脆潇洒。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