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906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做为左书记的心腹干将,马平川在左家出现,并没有什么不妥,而且他来的次数,比顾秋多多了。
  沈如燕看到顾秋,就过来打招呼。
  马平川朝顾秋笑了笑,顾秋喊,“这么巧,秘书长也在。”
  看得出来,马平川也是吃了饭过来的,左书记对顾秋说,“你来得正好,我有件事跟你说。”

  看来左书记真没有把马平川当外人,直接开口了,“宁雪虹应该快要出院了,我给你一个任务,帮助她把方城的事理一理,她的那个事情,应该有个交代。”
  马平川道:“左书记,顾秋出面,这样的安排不太妥吧!他可是达州市委书记,哪有时间来管方城的事?再说,这样安排,师出无名啊?”
  左书记看着马平川,半晌没说话。
  顾秋在心里琢磨,左书记这么态度鲜明,究竟是为了什么?难道他想调解三家之间的矛盾?

  不管怎么说,宁雪虹被人为车祸事件,必须有个交代。只是这件事情,宁雪虹自己揽了下来,但左书记心里清楚,宁家可盯着他呢?
  而左书记想的是,顾秋也不是自己这系的人,如果由顾家的人协助宁雪虹,自己可是仁至义尽了。
  至于查出来的结果,那也是他们自己的事了。
  马平川看到左书记还在考虑,他就说了,“要不叫小孙去吧!”
  左书记当然知道,小孙是他的秘书。马平川说,“我正有想法,叫小孙明年去下面任职算了,他也跟了我这么多年。刚好借这个机会锻炼一下。而且小孙这个人能力不错,是把好手。”

  顾秋正要说话,马平川道,“小顾应该接触过,对吧!”
  顾秋当然不能当着他的面说不,他只是点点头。左书记看着顾秋和马平川,“好吧!那就让小孙去吧!”
  在左书记家里,顾秋找不到单独与老左说话的机会。而马平川呢,对顾秋说,“书记累了,我们走吧!”
  顾秋只得跟他一起出来,马平川对顾秋说,“你还是尽快回达州吧。过段时间,省委领导很可能再次到达州来视察。”
  顾秋跟马平川分手后,叫司机江世恒开车回去。
  马平川叫自己的秘书去协助宁雪虹?顾秋总觉得这事不怎么靠谱。虽然跟孙德恒打的交道不多,顾秋并不喜欢这号人物。
  这个孙德恒,看起来有些恃宠而骄,目中无人。顾秋对他没什么好感,他真能帮助宁雪虹吗?不见得吧?
  马平川可能在打另外的主意,如果方城事了,孙德恒顺理成章有了功劳。如果方城的事摆不平,孙德恒也没什么损失。
  顾秋对江世恒说,“去省医院。”
  赶到省医院的时候,顾秋来到宁雪虹和齐雨的病房,要来两人还要住几天,可顾秋去的时候,刚好碰到齐雨在收拾东西。
  顾秋问,“怎么就出院了?”

  齐雨说,“宁书记呆不下去了,非得出院。”
  顾秋道,“刚好,那我接你们回去吧!”
  宁雪虹要提前出院,医生也没有办法。
  顾秋将她们两个接上车,齐雨主动坐前面,宁雪虹和顾秋坐后面。
  两个在医院里呆了差不多半个月的女人,身上带着一股消毒水的味道。

  齐雨倒是个直爽的人,她朝顾秋笑了笑,“身上的气味难闻了吧?”
  顾秋说我鼻子不通,这几天感冒了。
  这话显然是假的,正在开车的江世恒笑了下,“消毒水的味道可以杀菌,这样刚好把我们的车也消消毒。”
  齐雨看了眼江世恒,“我记得你,上次那个身手不错的司机对吧?”
  江世恒没有说话,只是笑。
  齐雨扭过头,对宁雪虹道,“宁书记,如果你能找一个身手好点的司机,我们上次说不定能轻松一点。”
  宁雪虹没说话,她这个人,有事藏在心里,不轻易说出来的。
  顾秋看着宁雪虹,提了一件事,“跟你透个消息,马平川秘书长要将他的秘书放下来,协助你查方城的那摊子事。”
  宁雪虹这才把目光投向顾秋,“什么时候的事?”
  “就今天决定的。”
  齐雨回头问,“他的秘书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顾秋道:“三十多岁的男子,戴着眼镜,叫孙德恒。”
  前段时间,孙德恒就在达州,顾秋跟他接触了几次,觉得这人不怎么地道,他也不喜欢孙德恒这种人。
  齐雨想了想,“我记起来了,那天我们见过面。”

  宁雪虹说了句,“我自己的事,没必要别人来指手划脚。”
  顾秋说,“左书记的意思是,要我配合你一下,但是马平川推荐了孙德恒。左书记对马平川很信任,后来就采纳了他的建议。”
  宁雪虹又不说话了,在心里琢磨着这案子。
  顾秋发现她脸色不怎么好,有些苍白,精神也不怎么样,就多说了一句,“你应该多休息,身体还没有复原,方城的事,逃不掉的,再怎么狡猾的狐狸,也有露出尾巴的时候。”
  宁雪虹又看了顾秋一眼,还是不说话。
  或许一般人不敢在她面前乱说话,更不敢随便关心她。宁雪虹只是看了眼,并没有露出什么异样的神色。
  车子很快就到了宁德市,顾秋把她们送到楼下,齐雨提着行李上去了。
  宁雪虹说,“你先回去吧!方城的事,我自己会解决。”
  然后她就走了,江世恒本来想帮她们提东西上去的,可看到宁雪虹这模样,他也不敢乱献殷勤。
  两人回到达州,顾秋倒头就睡。

  昨天晚上熬了一宿,实在有些累了。
  从彤带着严淑芳他们两个出去了,六点半才回来。
  晚上吃饭的时候,仇书亭说,明天要去方城。
  顾秋就在想,自己也跟他们去一趟,看看方城的水究竟有多深?既然左书记有意,自己就探一探。
  因此,顾秋提出跟他们一道去方城。
  第二天上午,方城县县委骆书记刚从外面回来,就听到秘书说,“达州的顾书记来了。”
  骆书记很奇怪,“他来干嘛?”自己跟他素无往来,他怎么突然跑到方城来了?同一个地区的干部,骆书记对顾秋的事,当然清楚。
  当时顾秋搞严打的时候,还影响到了他们方城。一些犯罪份子,都往邻边的县城逃窜,搞得他们方城的治安一度混乱。
  所以他们也不得不搞起了严打。
  秘书说具体也不知道,不过他已经来了,在会客室里等。
  骆书记琢磨了一下,还是去见了顾秋。
  顾秋带着秘书,两个人在喝茶。

  骆书记走进来,“啊哎,顾秋同志,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稀客,稀客。”
  两人握着手,看起来很热情。
  顾秋笑道,“什么稀客啊,我都来了很多次了,只是你太忙,都没有时间见我。”
  “这怎么可能?只要你来方城,什么时候来,我什么时候都奉陪。”

  顾秋说,“那可不行,如果是公事,我肯定要来找你,不过这次呢,纯粹只是过来看看。哦,我有一个亲戚在这里呢。”
  骆书记道,“那敢情好,对了,你亲戚叫什么名字,在哪个单位?”
  顾秋道:“这个就不必要了吧,他也不混体制,普通群众而已。”
  骆书记哦了一声,显然这个亲戚是假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