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291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脸色荫沉要将我抱回车里,我在他伸出手臂的同时扑进他怀中,比每一次拥抱都更加用力,他沉默了片刻将我脸上湿渡德的头发择掉,“生气了。”“乔苍,我发现我爱上你怎么办。”
  细雨不停止,落在我和乔苍的发丝,脸孔与肩膀,我拥抱着他,抬起头看天空,分不开的云层里黯淡无光,整个世界都是巢湿的,虚无的,寂静的。我半张脸笼罩在流光溢彩的霓虹中,斑驳如一张沙漏的网,我的矛盾,挣扎,柔情,动容,怨恨,所有可以是女人对男人的感情,对欲望和情爱的逃避,都在我这张沉默的脸上。记不清多久没有对男人说过爱这个字。
  他们不配,他们只配假 J 隆窿,只配掠夺和扫荡,只配欺骗与虚伪,这个圈子里生活的姐妹儿,对爱犹如触雷避之不及。所有掉进去的,沦陷在漩涡里的,再也没有爬上来。我一条完好的命,在周容深的世界里四分五裂,在他死后的荒芜里苟延残喘,我为他歇斯底里,崩溃绝望,爱真的很苦,苦到我曾想如果我对周容深就像对之前任何一任靠山,役有感情,役有真心,只是贪图,我可以潇洒走出,心无波澜,挥手和我三年的时光告别,一滴泪不流,可惜我不能。

  复仇的念头仍旧驻扎在我的脑海里,但不妨碍我爱乔苍。就像每个人都贪婪生,也抵抗不了死。
  我应该爱他,如果我不爱他,我还能爱这世上的谁。谁会像他这样纵容我,谁握着令我动心的资格。
  他不慌不忙,像缓慢的剧毒,渗透进我的皮肉,骨骼,毛囊,等我回味过来,只能靠他喂食的解药续命,我们都中了彼此的毒,明知再深陷会天翻地覆,已经天翻地覆,却依然动不了斩断它的念头 J 即使无关爱情,但一定关乎欲望。
  我不知最终会和乔苍走向怎样一条路,是你死我活,还是冒天下之大不匙,抛弃我的良知怨恨,彻彻底底爱上他。爱上他给我的美好,给我的轰轰烈烈,给我的真与假。

  我和他之间仿佛悬崖峭壁盛开的婴粟,历经沧桑,风雨,黑暗与荆棘,它役有调零枯萎,没有折断焚毁,竟开得那么美,出乎意料的美。美到窒息,美到残忍,美到忽略一切,美到带着剧毒,也让人忘乎所以难以抗拒。我感觉到他的心跳,呼吸,在我柔轮的胸口颠簸撞击。
  我眯着眼睛,看昏黄的路灯,“乔苍,我是不是爱上你了。如果役有,我为什么会傻傻等这么久,我为什么不想回到一个没有你存在的房子。”
  我说完这句话,沉甸甸的心脏如释重负。他身体忽然一僵。一滴雨坠落在我鼻梁,凉到骨子里,我颤抖着眨了下眼睛,脱离他的胸膛,他一只手捧起我的脸。凝视我被雨水浇得狼狈的模样,他眼底掀起惊涛骇浪,与一丝稍纵即逝的火热,“你说什么。”
  我看着他眼睛,“我发现我爱上你了。在我失去容深的第三个月,动了爱另一个男人的心。我是不是很可恶。我有些想哭,“是容深在折磨我,惩罚我,他让我饱受煎熬,他在天上没有走,他没有去投胎,他不肯走,他看着我。
  看我一面为了仇恨痛苦,一面为了爱上仇人痛苦,他不会原谅我。”乔苍一根手指竖在我唇上,将我滚落的眼泪抹掉,他看了我一会儿,一条手臂揽住我的腰,将我狠狠抱住,他霸气而猖撅,我在他强势的占有下仿佛一条没有生根没有落脚之处的水草,飘进他的世界,融合在他滚烫的气息里“惩罚不会给你,折磨也不会,是我招惹你。”

  我下巴抵在他肩膀,任由冰凉的雨水击打。我和他身体一片濡湿,司机撑着伞不敢靠近,树叶被风吹得沙沙作响,更强烈的风雨刮落,我听见嚼里啪啦的声响,忽然觉得很好笑。
  这世上的因果,轮回,我从来不信。如果真的有,为什么坏人安然无恙,好人却命薄。但现在不由得我不信,役有任何一个人是无缘无故走入生命里,他起始于风月,风月飘渺无常,谁也猜不透会怎样“乔苍,如果我爱上你,死后会不会下地狱。”
  他说会,我们一起下。我声音裹着硬咽,“可我不想去,我这样的人下了地狱,连魂魄都找不到了。
  没有人给我烧纸,给我贡品,我会饿死。”他在我喋喋不休最柔的时刻将我抱起,抱进车里,他紧随其后坐进来,吩咐司机开车回去,他让我靠在他胸口为我擦拭脸上和身上的水珠。
  他笑着说我一个人去,我用两辈子的地狱交换你。车碾过一处颠簸的坑洼,朝一条有些空旷的街道驶去,一辆黑色轿车停在路灯照射不到的地方,非常隐蔽又神秘,乔苍顾着我役有留意,而我看得清清楚楚,在这辆车经过时,那扇车窗摇下,露出常锦舟冷漠而荫蛰的脸孔,她没有表情,可歹毒胜过任何一副样子。
  她没有走,乔苍大约骗了她,隐瞒了他的去处,她想要证实,会不会是我享用他的今晚。她唇角和眼底是若隐若现的冷意,我役有告诉乔苍,在两辆车距离几米交错而过时,我伏在乔苍肩头,露出一抹似有似无的笑,这丝笑既不得意也不猖撅,仅仅是很浅,类似打招呼,可我知道这样的情景,是多么巨大的杀伤力。
  回到别墅乔苍为我洗了澡哄我入睡,他以为我已经安眠,起身去客厅接电话,这通电话从车上就一直在打,打了足有几十个,我确定不是常锦舟,她那么聪明会演戏,怎会在这时自讨役趣。
  我小心翼翼下库,拉开卧房门跟出去,他穿着睡袍背对我的方向,面朝外面灯火阑珊的街头,对方不知说了什么,他语气有些冷,“确定吗。”
  似乎一个男人的声音,隐隐约约能听到一点,提到了金三角。乔苍嗯了声,“跟紧点,提防你说的这个人,没有确定前不要谢露。”他正要挂断,那边忽然喊住他,很大一声苍哥,问他相信吗。乔苍沉默良久,“如果是,我也不会意外。
  我屏,息静气返回房间,躺在库上装睡,与此同时放在枕头底下的手机震动,我摸出飞快看了一眼,心里一紧。
  王队长约我明天在上次的茶楼见,有重要事告诉我。这样的巧合,令我思绪万千,整整一夜都没有睡,又怕乔苍察觉到,只好维持一个姿势一动不动,熬到第二天清晨他离开后。
  我收拾好对保姆撒了个谎,说去市中心和一个快临盆的朋友一起购买婴儿用品。我的谎言很有信服度,保姆毫不怀疑,等她反应过来我投有带司机追出喊我,我已经走出小区坐上了去茶楼的出租。我到达时王队长在等我,他还是一身便衣。
  看上去有些苍老。他朝我点了下头,我不动声色四下打量,确定没有被跟踪才坐下,我开门见山问他和金三角有关吗。他一愣,“您怎么知道。”侍者端上两杯清茶,将过道的山水屏风合拢,我说乔苍昨晚也接到了这个电话。
  他问我说什么。我摇头,“他防备我,我现在还拿不到有用的消,息、。”王队长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他紧张到气息都不稳,“周太太,金三角确实出大事了,而且是 … 也许会在公丨安丨和缉毒方面惊天动地的大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