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905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程暮雪说,“不,搞治安也挺好的,抓小偷最有意思了。以前我被人家追杀,现在我追杀人家,多好。”
  她看着姐姐,“你为什么不告诉顾秋哥哥,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程雪衣道,“我不想害了他,他是一个好人。”
  嗯!
  他的确是个好人,而且是个好官。
  程暮雪嘀咕着。
  程雪衣打起了呵欠,“睡吧,天都亮了。明天我们一起去逛街。好久没有给你买衣服了/”
  “姐,你不出国了吗?”
  程雪衣摇头,“我不走了,我要留下来。”
  “那……”
  “我现在想明白了,不是有人说过一句很有哲理的粗话,生话就象被那个,与其反抗,不如好好享受。没什么大不了的,他得到我又怎么样?我这么挣扎,反抗,徒劳无益。”
  “姐,你想干嘛?”
  程雪衣说,“答应他,还能怎么样?”

  “不——你不能答应这种人。”
  程暮雪急了,抱着姐姐,“我不能让你这么做,我们报警吧,要不我们上丨访丨,找杜省长,左书记。”
  “别傻了,胳膊拧不过大腿的。生在这个世界上,有些人注定只能认命。”程雪衣说到这里,眼中闪这一丝复仇的光茫。
  程暮雪拖着姐姐,“那你告诉我,那个浑蛋究竟是谁?”
  程雪衣摇头,“走吧,我们去睡觉了。”
  进了卧室,程暮雪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她已经意识到,姐姐经过昨天晚上的事,她想干嘛了。真要委身于那个浑蛋?程暮雪怎么想都不服气。
  可程雪衣呢,躺在床上,可能是太累,她居然睡着了。
  太阳升起来的时候,她睡得很安详。
  程暮雪早早爬起来,悄悄地给顾秋打电话,“顾秋哥,我有些担心姐姐。”
  “她都跟你说了些什么?”
  “她……”程暮雪犹豫了下,“她准备委曲求全了。”
  “这样吧,你请个假,陪她一段时间。其他的就不要担心了,懂吗?”
  程暮雪点点头,“我知道了,谢谢哥!”
  顾秋正要挂电话,程暮雪喊了一句,“哥!”

  顾秋问,“还有什么事?”
  “我爱你!”
  额——顾秋一时真没反应过来,大清早的,接到女孩子电话,突然来这么一句,顾秋望着手机,苦笑了起来。
  这个傻丫头!

  程暮雪在那头,望着手机,傻傻地笑了。程雪衣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她身后,看到妹妹这模样,偏偏她又听到了最后一句话,程雪衣伸手过去,轻轻拍着妹妹的肩膀。
  “跟谁打电话呢?鬼鬼祟祟的?”
  “姐姐——”程暮雪吓了一跳,慌忙摇着头,“没……没有——”
  九点多,顾秋来到省委办公大楼,还没有见到孔秘书,就碰到马平川。
  马平川看到顾秋,咦了一声,“小顾,你来了!”

  顾秋点点头,“秘书长!”
  马平川道:“你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说完,他背着双手,走进了办公室。
  顾秋随着他走进去,秘书孙德恒不在,马平川也没有给他倒茶,坐下来后,对顾秋道。
  “你来找左书记?”
  顾秋说,“我来汇报一下工作。”
  秘书长就笑了,他笑得很怪异,你一个处级干部,有什么资格跟省委书记汇报工作?传出去,岂不是一个笑话?
  马平川说,“有一件事我一直没有告诉你,几个月前,我奉左书记的命令,去达州暗访了一回,这事你不知道吧?”
  顾秋在心里乐了,我的确不知道,不过你人还没到,我就得到了消息。他看着马平川,挺认真的样子,“不会吧?秘书长什么时候到过达州也不说一声?”
  马平川道,“这是老板的意思,也是对你政绩的考验。”

  顾秋也没说话,他当然知道,马平川在达州并没有看到什么异样,唯一的收获,估计就是自己女人那事。
  他回来后,罗书记就出事了。顾秋不得不将这两件事联系起来,而他的秘书孙德恒,却很明显的透露了那层意思。
  要顾秋落井下石,把老罗彻底搞垮。
  当然,两个人当着面,这些话都不能提。

  顾秋一脸谦虚,“谢谢秘书长。”
  马平川道,“不错,这是我对达州暗访之后的评价,你可以看看。”
  他递过一个文件,上面的确没有说过达州的坏话。顾秋心里明白,马平川完全可以不用给自己看这个,自己也没有理由去怀疑他。
  就算他说的是假话,你也得当真话听。因为,接下来应该还有下文。

  顾秋没有去看那个报告,只是表示谢意。
  马平川说,“我这个人,很有原则,实事求是,从不弄虚作假。你们达州好,就是好。这个谁也假不了。所以你也不要谢我。”
  顾秋说,“那也不是这样说,我们达州能有今天,还得多靠秘书长扶持,指点。”
  马平川把手一摆,打断了顾秋的话。
  “你应该很清楚老板的意图,他在南阳经营这么多年,就是决心把南阳打造成一个安定,和谐,团结的大环境。”
  马平川跟顾秋说了很多原则性的东西,讲了左书记的风格,顾秋只能很认真的听着。
  这些,马平川说得很投入,他看着顾秋,“小顾,今天我跟你说这些,你应该明白,在左书记眼里,咱们应该是一个系统,一个班子里的人。怎么说呢,应该说好象一代沙子。你们都是其中的一粒,而左书记就是那个装沙的袋子。”
  马平川说,“可能我这个比喻不怎么恰当。但是我相信你能理解我的意思,对吧!”
  顾秋点点头,他可是真的明白了。马平川说这么多,就是为了告诉自己一个道理。他们是一个团队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味道。
  顾秋说,“谢谢秘书长教导,我知道该怎么做!”
  马平川笑了,“我就喜欢跟聪明的人打交道,小顾是个好同志。”
  然后他就说,“哎,孙德恒去达州有些时间了吧?他这个人有时办事,有点太随心所欲,你要鞭策一下他。我让他去达州的主要原因,就是想让他熟悉一下那里的环境和气氛,有可能的话,明年他要去达州任职的。到时免不了你要扶持他一下。”

  顾秋说,“放心吧,秘书长,这样的事情,交给我就是了。”对顾秋的表现,马平川很满意。
  马平川微笑着,突然问顾秋,“你抽烟吗?”
  随后扔了支烟过来,顾秋接过烟,放在旁边。看看时间差不多了,顾秋站起来告辞。
  左书记的办公室里人很多,孔秘书看到顾秋,就问他有什么事情?顾秋看到左书记太忙,便说算了,反正我也没什么大事。
  孔秘书悄悄说,“要不你中午去老板家,他上午肯定没时间的。”
  顾秋明白,不过刚才他从马平川那里得到一个消息,就是马平川打算把自己的秘书放到达州任职。
  这是不是预示着老左要离开?
  前两天二叔说起这事,顾秋就将这两件事联系起来。如果左书记真的要离开,那么自己岂不是要抓紧时间才行?
  看得出来,二叔有意争取老左,这个左系的温和派人物。
  中午时分,顾秋估摸着左书记已经回家并吃了饭,他才提了东西去左家。令他意外的是,秘书长马平川居然也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