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瀚海帝踪——古代版泰坦尼克号,中国版加勒比海盗》
第20节

作者: 画楼西畔A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叶定真大叱一声道:“贼秃驴,再接我一刀试试。”玉手一挥,柳叶刀自下向上奋力划出,遥斩老喇嘛腰身。
  老喇嘛见刀锋来势凌厉,不敢硬接,忙又一个滑步倒退出十余步,显得狼狈不堪。
  这时尉迟欢也已与众喇嘛交上了手。由于痛恨这些喇嘛胆大妄为,为非作歹,所以尉迟欢下手更不容情,挥起竹节钢鞭一顿乱劈狂砸,将那些喇嘛直砸得哭爹喊娘,狼奔豕突。
  叶定真唰唰几刀逼退几个围拢过来的喇嘛,转头对尉迟欢喊道:“又有高手来了,万不可恋战。你带那少年先走,我来断后。”
  尉迟欢抬头看去,见远处屋脊上有几条灰色的身影正朝这里疾奔而来,从那几个人的轻功身法来看,武功显然不在老喇嘛之下。
  尉迟欢不敢怠慢,忙一把抓过年轻人的手,拽着他往门外急奔。喇嘛们见他们要逃,那里肯依,乃发一声喊,一齐拔腿急追。叶定真见喇嘛们悍不畏死,不知进退,顿时杀机大起,一挥手发出几道凌厉的刀光,将领头的那几个人尽数劈翻在地。
  趁着喇嘛们一愣神的当儿,三人火速冲出大门,往树多草密的地方奔去。
  叶定真和尉迟欢都是追踪高手,自然也都是逃亡高手,他们带着年轻人在树林中左绕右拐,如狡兔般蜿蜒而行,很快便将追兵甩了个干干净净。
  日期:2017-07-23 16:56:03
  三人在一座山冈上停了下来。尉迟欢对年轻人道:“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与那老喇嘛又有何过节?”
  年轻人向二人各施一礼,操着生硬的汉语道:“我叫尤加诺,与那老喇嘛有杀父之仇,此仇不共戴天。”
  尉迟欢道:“原来老喇嘛是杀害令尊的凶手,这妖孽果然穷凶极恶,恶行累累。”

  尤加诺道:“我父亲乃爪哇东伯夷国的国王,与西伯夷国国王恩米利素来不和。那个老喇嘛是西伯夷国的国师,叫鸠摩罗,虽是佛门中人,却心狠手辣,杀人如麻,敝国不少忠臣良将便是命丧于他的手上。”
  叶定真和尉迟欢闻言俱是一惊,尉迟欢道:“原来你是东伯夷国的王子。四年前
  ,东伯夷国国王被刺身亡,西伯夷国乘机起兵吞并了东伯夷国,这么说,你已在民间流落了整整四年。”
  尤加诺道:“四年前,西王大军杀入东王王宫,将东王王族屠戮一空,在下恰好外出拜师学艺,得以逃过一劫。这四年来,在下苦习武艺,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报仇雪恨,取那妖僧鸠摩罗的狗命。”
  叶定真道:“小兄弟,你的武功是不错,但与那妖僧还有一段距离。你若沉不住气,贸然行事,不但报不了仇,还要反为那妖僧所害,你知道吗?”
  尤加诺脸一红,道:“在下也自知本事低微,难以与鸠摩罗匹敌,但在下为报大仇已苦等四年,实在不想再苦等下去。”

  叶定真道:“你报仇心切,急于成事,这点可以理解,但欲速则不达,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这道理你也要明白。”
  尤加诺赧然道:“在下愚昧无知,恩人所言甚是。”
  叶定真道:“小兄弟,你刚才所使的剑法是武当剑法吧,很不错呢。”
  尤加诺道:“武当剑法?我也不知道我所学的是什么剑法,师父说剑法有没有名字不要紧,能克敌制胜就行。”
  叶定真心头一震,道:“你师父叫什么名字?住在哪里?”

  尤加诺犹豫了一下,道:“我师父叫逍遥子,是个道士。师父是个与世无争之人,大部分时间都是呆在白云观,很少出门。”
  “白云观?”这一下不但叶定真心头大震,连尉迟欢也已耸然动容。尉迟欢急道:“想不到这里竟然还有道观。——白云观在哪里?”
  尤加诺又犹豫了一下,道:“白云观在旧港西南,离此地约有十几里路程。”
  尉迟欢道:“我们对道人向来敬崇,每遇道观必进观瞻仰一番。小兄弟,你能不能带我们到白云观去看看。”
  尤加诺道:“当然可以。虽然师父告诫我不要随便带陌生人去道观,但两位是我的救命恩人,算不得外人,想来师父应该不会因此而责罚我罢。”

  说完带着两位救命恩人走下山冈,径往白云观进发。
  日期:2017-07-24 20:36:11
  第九章  白云道观
  白云观位于旧港西南的青牛山上,道观规模宏大,气势非凡。
  当叶定真一行三人到达白云观时,天色已亮,晨光穿过云层倾洒而下,给巍峨的道观镶上了一道美丽的金边。
  天已亮,但道观仍在沉睡,黑色的大门仍然关得紧紧的,丝毫没有开门迎客的意思。
  尤加诺看着紧闭的大门,“咦”了一声道:“平时这个时候道观早已开门迎客了,今天是怎么回事了?”走上前去,伸手拍了拍大门,大声道:“清风师兄,我是尤加诺,我回来了。”
  过了良久,门内才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阵门栓脱落的声音响过,大门才“吱哑”一声打开一丝缝隙,露出一张胖乎乎的圆脸来。

  尤加诺道:“清风师兄,你可出来了。今天为什么不开门了呢,发生什么事了?”
  清风轻咳了一声,道:“师父吩咐从今天开始道观要闭门谢客,八十一天后方可开门迎客。”
  尤加诺奇道:“为什么?我怎么不知道?”
  清风警惕地看了叶定真和尉迟欢一眼,道:“我也是今早才收到师父的吩咐的,至于原因,我也不是很清楚。”
  尤加诺道:“师父呢,我想见见师父,我已有一个多月没见过他老人家了。”
  清风道:“师父今天一大早就动身去爪哇岛了,不知什么时候才回来呢。”
  尤加诺大失所望,道:“我这番出去迭遇凶险,幸得这两位侠士施以援手,才化险为夷,捡回一命。师兄能否让这两位侠士进观一坐,待我奉以香茗,以报救命之恩?”
  清风朝叶定真和尉迟欢微笑颔首,道:“多谢两位侠士救命之恩,贫道也想请两位进观一坐,略尽地主之谊,怎奈师命难违,望两位侠士见谅。”
  尉迟欢拱手道:“不碍事,不碍事。叨扰了道兄清修,在下深感不安。”
  尤加诺急道:“师兄,你就不能通融一下吗?让两位侠士进观歇歇脚也好。”
  清风面露难色,摇头道:“师命难违,恕难从命。”
  叶定真见清风固执己见,绝难通融变通,若是贸然硬闯,必生祸端,乃向尉迟欢使了个眼色,尉迟欢会意,拱手道:“既然如此,我们就不便打扰了,来日待禁令解除,咱们再来瞻仰一番吧。”
  清风如释重负,稽首道:“如此甚好,难得两位侠士如此明白事理。贫道有要事在身,不便相送,两位请一路走好。”

  尤加诺见清风下了逐客令,自知多说无益,当下只得轻叹一声,尴尬地和两位救命恩人挥手道别。
  叶定真和尉迟欢下得青牛山,回首望去,见尤加诺犹自站在山梁高处,呆呆地往这边引颈张望。清晨的阳光洒落在他身上,给他全身上下镀上了一层亮闪闪的金光。
  日期:2017-07-26 13:38:3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