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902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严淑芳说,“胖一点好,有女人味。”

  从彤拿了水果点心后,坐在顾秋身边。
  顾秋问仇书亭,“今天来了,多住几天。达州跟南川并不样,明天叫从彤带你们去玩玩。”
  仇书亭说,“我们的确打算多住几天。”
  严淑芳说,“就是怕打扰你们,都不好意思过来。”
  从彤道,“开什么玩笑,以后我回安平,就住你们家,你不会赶我吧!”
  四个人开着玩笑,仇书亭也没有说明来意,顾秋对从彤道,“给齐妃打个电话,晚上一起吃饭吧!”
  从彤就去给齐妃打电话,严淑芳四处看看,“小宝宝怎么不在?”她是准备给小若安送红包的,可小若安不在。顾秋说,“他去外婆家了。”
  严淑芳哦了声,就去看顾秋的房子。
  仇书亭喝着茶,顾秋一直在等他说话,可他就是不提今天的来意,顾秋当然也不好问。
  快六点半的时候,齐妃过来了,葛书铭没有看到。齐妃进来就问,“今天有什么好事?”
  她看到严淑芳的时候,眼前一亮,“从彤,这是你姐姐吗?”
  从彤说是我嫂子呢!齐雨一个劲地赞叹,“好漂亮,好有气质。”
  顾秋心道,三个女人都不错,只是自己家里这个更嫩一些。想到严淑芳的过去,顾秋就暗叹了口气。

  多好的菜,都让猪拱了!
  晚上六个人一起吃了饭,就坐下来喝茶聊天。
  程暮雪给他打来电话,这丫头在电话里哭,可把顾秋吓了一跳。顾秋走出来接电话,压低声音,“哭什么?说,怎么啦?”
  从彤看他接着电话出去,就望了一眼。
  程暮雪在电话里说,“哥,出事了。”
  顾秋问,“出什么事了?你先不要哭,慢慢说。”
  程暮雪说,“我姐姐出事了。”
  顾秋听到她哭,心里就有些急,程雪衣能出什么事?他看了眼正在里面喝茶的几个人,对程暮雪说,“你不要哭,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

  程暮雪说,“刚才我接到姐姐的信息,她发了个救我,然后就没有消息了,电话打不通,人也找不到。”
  顾秋一听,“怎么没有报警?”
  程暮雪没说话,估计她也不敢报警。身为一个丨警丨察,她应该懂的,发生这种事情,唯有报警。可她为什么不报警?
  顾秋感觉到事情有点麻烦了,就给程暮雪说,你等一下,我马上过来。
  跟茶楼里的几个人打了招呼,顾秋就准备离开,从彤喊他。顾秋说,“程暮雪那里出事了,我去一下。”
  从彤体贴一说了句,注意安全。
  顾秋匆匆赶到公丨安丨局宿舍楼下,程暮雪出来了。顾秋问了她大概的情况。程暮雪咬着牙,“哥,怎么办?我姐姐会不会有事?”
  顾秋问,“你为什么不报警?是不是你有什么瞒着我?”

  程暮雪看着顾秋,还是小心翼翼地说了,“我姐前不久跟我说,有人,有人……”
  她不敢说,顾秋生气了,“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这样?不跟我说,那我就不管了。”
  程暮雪说,“不是我想瞒着你,哥,是那个人太……”
  程暮雪还没说完,顾秋说,“说吧,有什么事,我为你担着,都这个时候了,如果你要是隐瞒什么,都会有可能对你姐姐不利。”
  程暮雪道,“前些时候,我听姐姐说,有个人想让姐做他的情人,姐没有答应,他就说,如果姐不同意,他就要让姐再次回到监狱。这辈子也别想出来。”
  “岂有此理!”
  顾秋骂了一句,“他是谁?”
  “不知道,姐没有说。但是我感觉到,这人应该很有权势,他应该是个大人物。”
  顾秋冷笑,“大人物,大人物了不起?强迫一个弱女子,哪怕他是天,老子也要将他捅下来!”
  他对程暮雪说,“暮雪,你从来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以前那么多事都过来了,你还在害怕什么?这样吧,你马上去省城,找小马,我这边打电话找人。”
  程暮雪应了一句,马上叫车赶去省城。
  顾秋给杜小马打电话,说了这事。
  杜小马拧着眉头,“还真是无法无天,居然有这样的事?你知道对方是谁吗?”
  顾秋说,“要是知道就好了,程暮雪肯定是不知道,现在只有找到程雪衣,才能揭穿他的身份。”
  杜小马叹了口气,“太过份了。这样吧,我立刻找人打听一下,一有消息,马上通知你。”

  两人约定好,顾秋往回赶。
  开车的时候,他一直在琢磨,这个一直对程雪衣垂涎的男人究竟是谁?
  想来这个程雪衣也是苦命,刚刚从牢里出来,又碰上这种事。红颜祸水啊!
  顾秋把车开到茶楼下面,大家都在。
  葛书铭看到顾秋进来,便问道,“发生什么事了吗?”
  顾秋摇头,仇书亭看到他心神不宁,便提出回去算了。顾秋和从彤回到家中,从彤问,“是不是又有麻烦了?”
  顾秋说,“程雪衣突然失踪了。”
  “怎么会这样?”想到那个楚楚可怜的程雪衣,从彤就有些同情。一个在牢里呆了这么久的女人,刚刚出来又出事,这是折腾哪般?
  她就急了起来,“那能不能帮上什么忙?”
  顾秋说,“我已经叫杜小马去帮忙了。”
  从彤哦了一声,坐在沙发上没响声。

  仇书亭和严淑芳回到酒店,两个人在商量,“我们后天去方城吧!”
  仇书亭说行,“在这里呆二天,后天过去把事情办了。”
  严淑芳道,“书亭,上次听说方城出大事了,整个南阳省都惊动了,这事你知道不?”
  仇书亭道,“哪里听来的小道消息,别乱传。”
  严淑芳说,“这还有假?他们方城的人都看到了,连军队都出动啦。听说是市纪委书记出了事,京城还来了人呢?”
  仇书亭当然听说了,他还知道,宣传部对此事,下了禁令,不许任何媒体涉及到与此事有关的报道。
  至于后来,宁德市纪委书记好象是没事了,抢救了过来。
  从南川到宁德市并不远,这些消息传得很快。
  只是口口相传的东西,容易走样,后面就传出了很多个版本。仇书亭来达州,也没什么事,他们本是去方城走亲戚的,看到顾秋和从彤在达州,顺便过来看看。

  严淑芳听到的这话,都是方城的亲戚传出来的。
  他们听说,方城是个极度**的地方。那里的群众很痛恨,却又无可奈何。
  仇书亭在南川呆得烦了,就陪老婆出来走走/。
  这几年里,仇书亭心里,越来越有种不安。
  虽然他深爱这个老婆,但是他见不得这个孩子。只要看到儿子,仇书亭就会想到那个仇人,有时恨不得所儿子这张脸给毁了。
  仇书亭注定是一个人格复杂的人,他一方面对自己的老婆,情深似海,一方面又忘不掉她的过去。
  所以,他只有把自己埋在工作中,让自己忙得不可开交,没有时间去管生活中的一切。
  曾经几度,他想放弃这个孩子,但是严淑芳不同意。
  女人跟男人不同,这毕竟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虽然这个孩子,并不是和自己的男人所生,她还是对儿子有感情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