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瀚海帝踪——古代版泰坦尼克号,中国版加勒比海盗》
第19节

作者: 画楼西畔A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独钴印”锋锐如芒,正是各类掌法的克星。西藏民间自古便有“独钴印一出,破尽天下掌法”之说。
  冷锋心中一凛,忙辙步收掌,身形一晃,闪至夜行人左侧,化掌为拳,一拳击出。
  冷锋所使的正是少林派最为刚猛的罗汉神拳。作为少林派近十年来最出色的俗家弟子,冷锋的拳脚功夫堪称一流,几至登峰造极之境。
  黑衣人性情极为凶悍,他不闪不避,双手十指快速交织叠合,结成密宗“外缚印”,迎着来拳全力击出。
  这一下针尖对麦芒,所较量的已不是招式和技巧,而是二人数十年武功修为的大比拼,一经相较,便见真章,绝无投机取巧的可能。
  “砰”的一声巨响,震起漫天尘土。飞沙走石中,冷锋被震得倒退七八步,才沉桩站定。而黑衣人则被震得倒飞出去,身形瘦削的他借着这一震之力,像纸片人一样在夜空中飘摇而去,转眼便已翻越了两重屋檐。

  原来黑衣人见行刺失败,早已无心恋战,于是便乘着与冷锋对掌之机,借力遁逃。看来这个黑衣人不但性情凶悍,而且十分狡猾善变。
  这时打斗声早已惊动了施府的家丁护院,有几个身手敏捷的家丁见黑衣人要越梁逃
  跑,也跟着跃上屋顶,意图拦阻。但黑衣人双手结起“施无畏印”随手一扫,便已将那几个家丁震得口喷鲜血倒飞出去。
  黑衣人在夜风中飘摇而去,冷锋纵有神功在身,奈何轻功有所不及,只得望而兴叹,眼睁睁地看着黑衣人从容遁去。

  日期:2017-07-20 15:45:50
  黑衣人一路疾驰,很快便远离施府,蹿入郊外的一片黑树林中。黑衣人眼见四围无人,料定已到了安全区域,于是“嘿嘿”一笑,抬手摘去头巾,露出一颗光秃秃的脑袋来。黑衣人伸手抹了抹脑袋上汗水,又一把扯去面罩和身上的黑衣,露出一身杏黄色的僧衣来。原来这个企图刺杀郑和的黑衣人竟然是个僧人。
  僧人将脱下来的衣物塞进一个隐蔽的树洞中,同时从树洞中掏出一件深红色的袈裟披在身上。
  月光下只见这个僧人年约六旬,方头大耳,勾鼻深目,一双半眯半睁的眼睛散发出怪异的天蓝色,显然这是个来自西域的喇嘛,而且从他身上所披的袈裟看来,这个老喇嘛在密宗的地位显然不低。
  老喇嘛披好袈裟后,用干草将树洞堵上,然后施施然地走出树林,踏上了一条长满荒草的崎岖小路。
  刚刚杀完人的凶徒摇身一变,眨眼间便成了一个道貌岸然的得道高僧,真是眼晴一眨,母鸡变鸭,这一惊人变化令暗中尾随在后的叶定真和尉迟欢震惊不已,挢舌难下。
  原来冷锋和黑衣刺客激烈的交锋早已惊动了叶定真和尉迟欢,只是由于二人住得较远,故未能及时赶到现场。当二人赶至现场外围,刚好遥遥看见刺客逍遥遁逃,二人轻功卓著,自然不会善罢甘休了,于是一路追随而去。待到追至黑树林,正好将刺客更衣易容这一幕尽收眼底,瞧了个真真切切。
  看到这离奇的一幕,二人震惊之余,更是下定决心将事情弄个水落石出,因而二人并不急于打草惊蛇,而只是远远地跟缀在老喇嘛身后,来个放长线,钓大鱼。
  老喇嘛疾步而行,在翻越了两座小山冈,又绕过一个巨大的水塘后,来到一座规模宏大的喇嘛寺前。
  寺门虚掩,老喇嘛转身朝四周打量了一下,确定无人跟踪,才快步走上台阶,推门入内。
  尉迟欢轻声对叶定真道:“这喇嘛寺应该就是这妖僧的巢穴了。”
  叶定真点头道:“必是其中之一巢。不过郑大人与密宗素无过节,这妖僧怎么打起郑大人的主意了?”
  日期:2017-07-20 19:59:57
  尉迟欢道:“这也正是我疑惑之处。想我大明船队舰艇如云,兵威盛极;郑大人身边更是藏龙卧虎,猛将众多,这妖僧竟敢单枪匹马擅闯禁地,意图行刺郑大人,真是胆大包天。也不知这妖僧究竟是何方神圣。”
  叶定真道:“管他是何方神圣,只要他胆敢藐视天威,打郑大人的主意,我保证会让他死得很难看,陈祖义的下场将会是他们的下场。”
  尉迟欢道:“既然这寺庙便是妖僧的巢穴,我们不如进去大闹一番算了,能活捉那妖僧最好,捉不了也要卸了他一条臂膀,让他出出血。”

  叶定真道:“正有此意。”正欲和尉迟欢从藏身之处走出去,却突然脸色一变,猛地蹲伏于地,食指竖于嘴前作出噤声的动作。“且慢,树上有人。”
  尉迟欢一惊之下望向寺庙前那棵枝繁叶茂的柏树,却见那柏树的枝叶猛然一动,一道黑影如鹰隼般从树顶飞跃而出,直扑喇嘛寺。黑影在屋顶稍作停留,又猛一跺脚,飞矢般径向寺院内扑下。
  很快寺院内便传出激烈的打斗声,跟着便是器皿破碎之声和阵阵呼喝怒骂之声,很明显,刚进入寺院中的神秘人和寺内的人打起来了。
  真是半路杀出了个程咬金。叶定真和尉迟欢面面相觑,一时有点摸不着头脑,弄不清这个神秘人的来头。
  “过去看看。”叶定真说着率先闪身冲向喇嘛寺。尉迟欢紧随其后。
  二人跃上屋顶,居高临下往下观看。月光下只见两个人你来我往,紧紧缠斗在一起。一人脑瓜油光闪亮,正是那个西域老喇嘛;另一人黑衣黑裤,是个面目俊朗的年轻人。

  显然这个年轻人就是藏身柏树上的那个神秘人了。年轻人似乎与老喇嘛有着深仇大恨,手中长剑招招毒辣迅疾,剑剑不离老喇嘛周身要穴。老喇嘛武功虽高,但一时间也被年轻人这种不要命的打法逼得手忙脚乱,不住后退。
  看得片刻,叶定真忽然“咦”了一声,道:“这少年使的居然是武当剑法!”
  尉迟欢这时也看出来了,道:“确实是武当剑法。这少年看样子应是异族人士,也不知他这剑法是从哪儿学来的。”
  说话间只听一阵嘈杂的脚步声响起,一大群喇嘛抄着家伙,大呼小叫地朝院子中赶了过来。而这时老喇嘛也已稳住阵脚,开始转守为攻,双手接连使出了刚猛无比的大手印功夫,将年轻人急刺而来的剑招尽数化解。
  这一下攻守易势,年轻人的形势霎时急转直下,很快便左支右绌,迭遇险情。
  年轻人见事已难为,有心撤退,无奈却被老喇嘛死死缠住,欲退无路。
  老喇嘛见时机已至,眼内凶光大盛,左掌一记“与愿印”将年轻人的长剑震歪,右掌则结起“施无畏印”猛击年轻人心口。
  日期:2017-07-21 15:45:02
  年轻人识得厉害,侧身竭力躲避,但还是晚了一步,只听“砰”的一声,左肩膀已被对方掌风扫中,整条臂膊顿时耷拉下来,再也使不上劲。
  老喇嘛得理不饶人,口中狞笑一声,猱身上前,双掌一合结成“外狮子印”,疾取年轻人三阳魁首。
  叶定真道:“要出人命了,动手罢。”拔刀纵身跃下,人还在空中,手中柳叶刀已如匹练般朝老喇嘛兜头劈落。
  老喇嘛眼见刀光从天而降,心头大震之下,为求自保再也顾不得伤人,百忙中一个滑步倒退出十步之外,才堪堪避这霸道无比的一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