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901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先生拉下脸来,“你个臭小子,什么时候能听我一句话?到我这里,就得听我的。坐下!”
  顾秋只得再次坐下,从彤真的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可又没有办法。顾秋陪着老先生说话,从彤搭不上话,就跑到厨房去帮忙。
  杨洁云看到从彤过来,莞尔一笑,“你去坐吧,我自己来就行了。”
  从彤也是个乖巧的人,很快就跟杨洁云打得火热。杨洁云开玩笑说,“我能和老头子在一起,说起来还是顾秋帮的忙。”说到两人的爱情,杨洁云笑得很开心。
  在张老先生那里吃过饭,两人坐了半小时左右才离开。
  从彤很好奇,杨洁云才三十多岁,怎么就嫁了一个比她大差不多三十岁的男人呢?
  顾秋笑,“其实她也不亏,她是一个聪明的女人。”
  从彤虽然听说过,但具体的事情,她并不知道。
  顾秋道:“杨洁云只是一个普通的护士,以前有过一段婚史,但没小孩。被沈如燕相中之后,她就成了老先生的贴身护士。”

  “象她这样普通的身份和背景,要想在省城立足,有自己的房子,一个安定的家庭,这并不是一件太容易的事。先不要说她有这一段婚史,现在外面比她条件好的女孩子,大把大把的。”
  顾秋看着从彤道:“你看她现在,多么滋润?她家里有个弟弟,也因为老先生的关系,工作和户口,房子都解决了,她父母也因此进了省城,住在宽敞明亮的房子里。当然,这一切,都与左书记有关。但是你知道的,以左书记这样的封疆大吏,这种小事不用他说,下面那些人早就抢着干了。”
  从彤叹了口气,“一个人为了实现所谓的梦想,的确得有所选择。或许我们不认同杨洁云的做法,可她也是迫不得己,在现实面前,谁都没办法回避。”
  从彤说,“我听说左书记的第二任老婆也很漂亮,很年轻?”
  顾秋点点头,“她以前是一名歌舞团的演员,与左书记相遇,绝不是左书记强迫的。沈如燕很享受现在这种生活,也是左书记的贤内助。”
  从彤说,“我听说当初张老先生很反感左书记的行为,娶了一个这么小的老婆,没想到他更过份,找了一个简直可以当自己孙女的女人。他们两个倒是真有些无语了。”

  顾秋还没有说话,从彤问,“是不是男人不管年纪大小,都喜欢年轻的女人?”
  顾秋说,“这个需要解释吗?”
  的确不需要解释,从二十多岁的男孩到七八十岁的老男人,他们对女性的喜爱,基本都停留在二十到三十岁之间。这是男人的共同特点。
  当然,也有个别另类的。
  从彤无语地摇头,顾秋说,“可杨洁云与老先生之间,那是爱情。绝对不是利用。”
  从彤笑,“就你相信爱情。”
  顾秋道,“你还别不信,前不久网上不是说,有一个早年前去了米国的什么专家,都八十多岁了,还找了一个二十八岁的女孩子吗?”
  从彤撇撇嘴,“变态!”
  她偏着脑袋看着顾秋,“你说他都八十多了,找个女孩子做老婆,有用吗?”
  顾秋哈哈大笑,“跟你说个笑话。一位老太太路过红灯区,看到一排年轻的女孩子站在街边揽客,她就过去问,‘你们这是在等什么?’一个女孩子对她说,‘我们在等有人送糖过来。’老太太一听,居然还有人送糖过来,她也站在那里等。结果丨警丨察来了,抓个正着。一名丨警丨察做笔录的时候问,‘你都一把年纪了,还干这个?’老太太说,‘没关系啊,虽然我牙掉了,可我可以用舔的!’”

  从彤白了他一眼,顾秋笑道,“说不定人家也是用舔的。”
  从彤撇了撇嘴,“死变态。”
  “我在网上看到这样的新闻,真的无法理解,那个女的安什么心思。别的不说,这么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头子,脸上那么多老年斑,要是跟他接吻什么的,还不恶心死了?”
  顾秋笑了起来,“闭上眼睛也许可以吧!”
  从彤觉得浑身起了鸡皮疙瘩,“可摸到他身上的皮肤,皱巴巴的,也恶心啊!”

  顾秋开玩笑,“那是你运气好,找他个嫩老公。”
  从彤就打他,“嫌弃我了是吧?打死你!”
  铃——铃——手机响起,顾秋呶了一下嘴,从彤拿起他的手机递过来,顾秋说,“你接!”
  从彤道,“你就不怕有什么秘密让我发现了?”

  “我有什么秘密,你还不知道吗?在老婆面前,我是一张白纸,纯洁无暇。”
  从彤还是把手机给了他,顾秋接通了,“喂,书亭啊!今天刮什么风啊?哈哈哈哈——好的,好的,放心吧,你来了,我还能小气?再说了,你表妹也不容许啊?嗯,嗯,要不你和你表妹说几句,她在我身边。”
  “谁啊?”从彤接过电话问,顾秋说,“接吧,你表哥。”
  “哦,书亭哥,什么事?”
  从彤和仇书亭在打电话,顾秋开车。
  仇书亭和老婆要来达州,他们已经上高速了,估计还有半小时左右赶到达州,顾秋把车子又开快了一点。
  从彤挂了电话,“表哥他们怎么突然来达州?怪怪的。”
  顾秋说,“仇书亭这个人不错,需要好好培养一下。将来说不定能成大事。”
  仇书亭现在是副处级干部,比顾秋低一个档次。
  自从调到南川后,仇书亭和顾秋少有往来。
  这次他们两个突然过来,令顾秋觉得好奇怪的。从彤也在问,这中间究竟是怎么回事?
  顾秋心里明白,仇书亭夫妇尽量不与身边的人太亲近,主要还是心里的疙瘩没有解开。

  当然,这种事情换了任何一个人,心里都觉得不痛快。
  但是他无法改变这个现实,唯一让他心里舒坦的是,那个浑蛋被双规之后,判刑了。
  顾秋和从彤赶到达州,他们也差不多到了。
  仇书亭手里提着东西,他老婆提着一个手袋,好长一段时间不见两人,仇书亭越发沉稳,看起来有些派头。
  毕竟是副处级干部嘛,多少有些官威。但是他这个副处,跟顾秋这个正处还是有些区别,顾秋可是一把手,整个市都得听他的。
  而仇书亭只是单位上一个副职,级别上差一点点,权力上就差得无边了。他的女人严淑芳,是一个很有魅力的成*人。
  看到严淑芳的时候,顾秋脑海里,不忍浮现一个词语——*。严淑芳身材不错,头发染了些红色,烫成大波浪型披在肩上。看起来挺有女人味。
  令顾秋意想不到的是,严淑芳的腰挺细的,一条长裙,将她娇好的身材展示出来。上半身的丰腴与纤细的腰肢间,呈现出来的曲线惊人。
  顾秋给仇书亭递烟,从彤接过他手里的东西,“书亭哥,你这是见外了吧!”
  仇书亭说,“是你嫂子买的,她说这么久不见了,好想看看你们,所以我们就过来了。”

  从彤招呼他们坐下,立刻去倒茶。
  严淑芳道,“从彤,你生了孩子后,比以前更漂亮了。”
  从彤笑,“是啊?哪有嫂子您漂亮。我胖了很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