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瀚海帝踪——古代版泰坦尼克号,中国版加勒比海盗》
第10节

作者: 画楼西畔A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世上,唯小人与女人难养也。圣人这句话说得真好,也不知圣人上辈子碰到了几个像叶定真这样的女人,才悟出这至理之言。
  尉迟欢大摇大摆地走下大船,直接进入那巨大的洞窟中。洞窟很大,里面洞穴众多,路径四通八达。尉迟欢性喜热闹,哪里人多便爱往哪里凑,他看见一条曲折向上的路径火光最亮,行人也最多,便随大流拾级而上,怀着“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心情往上走去。
  可能安逸的日子过久了,所以这里的守备并不严密,众人来来往往,各忙各的事,丝毫不知道已有不速之客混身其中。

  尉迟欢顺着小路东绕西拐地走了大约一柱香的功夫,来到一个偌大的大厅前。大厅灯火通明,人声鼎沸。大厅门口的牌匾上,歪歪斜斜地写着“麒麟赌坊”四个大字。原来这是海盗们聚赌的地方,难怪这么多人往这儿跑。
  这个赌坊其实是一个天然形成的溶洞,宽敞平整,里面整整齐齐地摆放着数十张巨形桌子,无数赌徒围着桌子,疯狂地嘶叫着鼓噪着,赌得不亦乐乎。
  山中无历日,瀚海岁月长。枯燥乏味的海上生活若无刺激的活动来调节,可谓生不如死。而除了杀人放火,赌博无疑是最惊险最刺激的活动了,因而每个海盗都酷爱赌博,都是不折不扣的赌徒,他们宁可不吃不喝,不眠不休,也一定要赌个痛快,否则便如万蚁噬心,心神不宁,坐卧不安。所以说海盗不一定好色,但一定好赌。
  尉迟欢虽不好赌,但若是说他是一个不会赌博的好男人,估计连他自己也不会相信。不好此道不等于不精擅此道,他虽不是老赌徒,但他对于自己的赌技,还是相当满意的。
  他最擅长的赌术是推牌九和掷骰子,而在当时的赌场,这两种赌博方式也正是最流行的。
  尉迟欢游走于各色赌徒中,时不时押上几注,总是包赢不赔,但没有人注意到他,因为像他这种小打小闹的小角色,在赌场
  中实在是太常见了。
  日期:2017-06-21 12:58:37
  在赌场中游荡了两圈,尉迟欢发现,在这些疯狂的赌徒中,除了衣衫不整的海盗外,居然还有一些衣冠楚楚的商贾乡绅。
  由此看来海盗们并不是孤军作战,他们早已和当地的一些不法乡绅勾结在一起,共同组成了一股杀人越货、为非作歹的黑暗势力。

  这时一个鹰鼻独目的人引起了尉迟欢的注意,因为这人并不赌钱,而是横躺在角落的一张太师椅上,一边自斟自饮,一边冷眼扫视全场。那气势,就像一头狮子正在巡视牠的地盘一样。
  难道此人就是海盗头子孙翼虎?尉迟欢心中不由格登了一下。但他很快就否定了这个推断,因为凭直觉,他觉得这人不可能是孙翼虎,而只是孙翼虎手下的一个小头目。
  尉迟欢瞅了个机会,塞了一锭银子给一个刚输光了钱的小喽啰,小声道:“兄弟问你个话,莫怪莫怪。”小喽啰两眼放光地看着手中的银子,欣喜若狂道:“好说好说,但问无妨。”
  尉迟欢道:“请问兄台,那边那个独眼的汉子应该就是这赌坊的老板了吧。”
  小喽啰一脸惊讶地看着尉迟欢,颇为不屑地道:“当然了,除了麒麟洞洞主,谁人有这么神气?你是新来的吧?”
  尉迟欢连连点头,道:“对对对,小弟我初来乍到,有眼不识泰山。”
  小喽啰将银锭在手中抛了几下,道:“他名叫司空麒,绰号独眼麒麟。你小心点儿,可别招惹了他。”说完不再理会尉迟欢,又急匆匆地赶往赌台押注去了,对于输红了眼的赌徒来说,还有什么事情比“翻本”更重要呢。
  得知独眼龙便是麒麟洞洞主司空麒后,尉迟欢顿时有了计较,他慢悠悠地在赌场中游来荡去,眼睛却密切留意着司空麒的一举一动。
  功夫不负有心人,大约半个时辰后,机会终于来了。可能是由于喝酒喝多了,司空麒坐不住了,他终于要上茅厕将五脏庙内多余的水份排出来了。
  人有三急,那事最急。尉迟欢等的就是这个机会。
  司空麒懒洋洋地站起身,走向不远处的一扇镂花小门,推门入内。尉迟欢装作若无其事地踅近小门,见四围无人留意自己,便轻轻推开小门,闪身入内。
  门内空间不大,装璜却极为豪华,说是茅厕,陈设却如豪宅,连地下都铺着厚厚的波斯地毯。尉迟欢从没见过如此豪华的茅厕,以致他一度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直到听到一扇小门内传出几声相当奇怪的声音,他才确信来对了地方。
  日期:2017-06-22 10:50:33

  这应该是司空麒一人专用的茅厕,想不到这个独眼洞主还是个很会享受的人。
  尉迟欢蹲守在门旁,随时准备给“净身”后的司空麒来个致命一击。可惜司空麒腹中积食太多,迟迟未能理清头绪,所以尉迟欢便只能捏着鼻子在茅厕外耐心守候。豪华的茅厕对于使用者来说是一种享受,但对于守候在外面的人来说却是一种煎熬。尉迟欢捏着鼻子掩着耳朵,却仍听到茅厕内不时有黄白之物喷薄而出的声音,这恶心的声音响过不久,又传来一连串“咚咚咚”的击水声,想来是那黄白之物以飞流直下三千尺之势飘摇而下,落入海水中所发出的声音,这声音如此密集和响亮,想来一定会吸引来不少虾兵蟹将吧。

  一刻钟后司空麒终于揪着裤子走了出来,只可惜他还没来得及呼吸一口新鲜空气,就被尉迟欢迎头一记老拳砸倒在地上。
  尉迟欢反手拔出一把匕首抵在司空麒的咽喉上,厉声道:“想要活命就乖乘的听话,我问,你答,如有半句虚言,大爷我就取了你的狗命。”
  司空麒眼露恐惧之色,点头道:“侠士但问无妨,小的知无不言。”

  尉迟欢道:“看你样子应是中土人氏,你藉贯何处?”
  司空麒道:“小人乃海南儋州人士。”
  尉迟欢目光闪动,道:“孙翼虎与你同乡?”
  司空麒道:“是的,在这一带混的兄弟大多是海南儋州人。”

  尉迟欢道:“孙翼虎现在何处?”
  司空麒道:“不知道。他一向行踪隐秘,居无定所。”
  尉迟欢眼内寒光一闪,道:“你说谎。”
  司空麒道:“小的所说句句属实,请侠士明察。”
  尉迟欢匕首一挥,将司空麒的左手食指削去一大截!司空麒惨叫一声,大声道:“我没骗你,我是真的不知道。”
  尉迟欢铁面无情,手中匕首又是一挥,将司空麒的左手小指整个削去,道:“现在你该知道了吧。”
  司空麒倒也硬气,强忍着没有痛呼出声,道:“我真的不知道。你杀了我吧。”
  尉迟欢道:“孙翼虎与你平素是怎样联系的?”
  司空麒道:“孙翼虎平素与各洞洞主联系,都是先派特使来知会一声,定好时间、地点,再聚头议事。”
  “你们多久聚会一次,地点是否时常变动?”
  “一般一个多月聚会一次,地点每次都不同。”
  尉迟欢道:“孙翼虎身高几许?年龄几何?相貌如何?”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