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瀚海帝踪——古代版泰坦尼克号,中国版加勒比海盗》
第5节

作者: 画楼西畔A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个月多前,以郑和为正使的大明船队结束了两年多的行程,满载而归,朱棣龙颜大悦,乃亲率文武百官相迎于刘家港,以示褒奖,一时天下震动。
  由于首航获利颇丰,朱棣尝到甜头,深感兹事可为,于是立即下旨让郑和筹备第二次远航。重压之下,郑和无暇稍作歇息,又紧锣密鼓地做起筹备工作来。
  其实朱棣之所以急于命郑和再次出洋,除了首航获利丰厚外,还因为此时他收到了胡濙发回来的密函:废君已入瀚海,疑隐匿于西洋诸国中。
  废君朱允炆一直是朱棣的一块心病,朱允炆一日未死,他便一日不能安枕。他生怕朱允炆在海外坐大之后,也会以“清君侧”为名发起另一场靖难之役。作为靖难之役的胜利者,他可不愿朱允炆的命运落到自己身上。
  所以第二次远航势在必行,而这次远航的主事之人,自然也是非郑和莫属。
  刘家港内旌旗招展,鼓乐喧天,只待吉时一到,便千帆竞发,浩荡入海。
  郑和挺立于“天元”号宝船的甲板上,静待吉时的到来。他身边依次站着副使王景弘、尉迟欢、冷锋等一批得力手下。
  日期:2017-06-10 20:23:46
  这次远航的主要随行人员跟上次变动不大,只多了三个新面孔。这三个人都是武官,身手不凡。一个是锦衣卫千户,名叫尉迟欢,善使钢鞭;一个是羽林卫千户,名叫冷锋,擅剑术;一个是金吾卫千户,名叫叶定真,刀法精湛。

  其中叶定真是个女子,双十年华,容颜俏丽。别看她是女人,却十分精明能干,自加入金吾卫以来,巾帼不让须眉,屡建奇功,深得金吾卫指挥使金六奇器重。
  据说她是曹国公李景隆的养女,从小在国公府长大,性格孤傲泼辣,一身武功师出名门。
  她主动请缨,要求随郑和出海,以建不世之功,朱棣素知其能,乃大笔一挥,准其所奏。
  尉迟欢对叶定真倾慕已久,见她得以出海,也上旨请缨,要随船远航,朱棣明察其意,体恤其情,也遂其所愿。
  至于羽林卫千户冷锋,因其出身于航海世家,与吏部官员渊源颇深,所以其无须主动请缨,自有朝廷重臣为其引荐。

  朝廷上下皆认为,有了这三个人的大力协助,这次出航必可万无一失,就算再次遇上陈祖义之类的凶悍海盗,也必是手到擒来的事。
  三声炮响过后,吉时已到。“呜——呜——”信号兵吹响螺号,各船水手闻声解缆升帆,列队出港。
  舰艇如云,帆影蔽日,大明的无敌船队,再次浩浩荡荡地踏上征程。
  次日清晨,船队抵达福建长乐县马江港,船队入港停靠,继续补充各种物资,伺风开洋。
  六天后东北季风如期而至,船队再次起航,顺风南下。

  日期:2017-06-11 11:40:15
  一路顺风顺水,坦途无碍,船员们心情大好之下,思想便有些松懈大意起来。
  怪事就发生在这样一个看似风平浪静,平平淡淡的夜里。
  天还未大亮,”弼马”号的全体船员便被一阵惊恐的尖叫声惊醒,当众人闻声赶至底舱马厩时,只见饲养员老黄瘫坐在血泊中,脸色苍白,抖抖索索的说不出话来。
  地上满是鲜血,腥臭扑鼻,但那不是老黄的血,而是马儿的血。
  一匹白马倒毙在离老黄不远处,白马身首分离,膛破肚穿,各种内脏器官散落了一地。

  这匹马正是郑和最为喜爱之马,名唤“雪山狮子”,是真正的大宛良马。凶手首先拿这匹马开刀,其意不言自明。
  消息火速传达至金吾卫千户叶定真那里,叶定真和她的两个手下很快便赶到现场。
  叶定真的两个手下也是女人,一个名叫柳馨,一个名叫梅笙,俱是身手不凡、足智多谋之人。她们无惧腥臭,一到现场便仔细展开勘察工作,显得训练有素。面对这个让人心惊胆战的血腥场面,她们不但没有惊慌失措,反而显得见惯不怪,游刃有余。
  不多时,尉迟欢和冷锋也先后赶至,他们也不说话,只是站在马厩门口,冷冷的看着叶定真她们在里面忙个不停。
  他们身为船队武装护卫人员,虽官职相若,侧重点却有所不同。尉迟欢身为锦衣卫千户,主要职责是缉拿朝廷要犯,督察各级官员;冷锋的羽林卫主要是保卫船队重要官员的人身安全,并维持日常秩序;而叶定真的金吾卫所管辖的范围则要广泛一些,既要日夜巡逻大小船只,防火防盗,还要照料“弼马”号上的宝贵的战马,可谓诸事繁杂,头绪不少。
  再过片刻,叶定真勘察完毕,满手血污的走了出来。尉迟欢迎上前去,道:“定真,情况如何?”
  叶定真脚步不停,道:“情况不妙,我这就去向郑大人禀报案情。”
  尉迟欢道:“凶手是人是兽?有眉目了吗?”
  叶定真道:“都有可能,也有可能是鬼。“
  尉迟欢跟上两步,道:“鬼?怎么可能,这世上真的有鬼么?”
  叶定真停下脚步,转头看了尉迟欢一眼,道:“怎么没有,这世上的鬼可多了去了,特别是讨厌鬼,眼前就有一个。”说完再也不理尉迟欢,步履匆匆而去。
  “讨厌鬼?”尉迟欢扰头道,“谁是讨厌鬼,难道你在说我?喂,叶定真你站住,你给我把话说清楚……”

  一旁的冷锋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尉迟大人,你又吃了她的亏了,她为什么总爱欺负你?”
  尉迟欢整了整衣襟,道:“没办法,老实人就是容易吃亏,尤其是像我这样又英俊又老实的人。”
  冷锋笑道:“你就算是鬼,也不是讨厌鬼,而是色鬼。”
  尉迟欢道:“冷大人,我有那么不堪吗?我平时只是喜欢多瞄大姑娘几眼而已,那像你,专瞄人家老尼姑。”
  “哎哟别生气啦老伙计。”冷锋道,“咱们话归正途,要不要我这个过来人告诉你一个小秘密?”
  “什么小秘密?”尉迟欢没好气的道。
  “我夫人在嫁给我之前,也一直叫我讨厌鬼。”冷锋道,“但叫了之后没多久,就成了我的夫人了。”
  “那又如何?”
  冷锋道:“也不如何,只是说明了‘讨厌鬼’与‘夫人’之间只不过相差一线而已。当一个女人肯开口叫你讨厌鬼,那就说明她心中有了你,一般用不了多久,她就会变成你的夫人。”
  尉迟欢大喜,道:“真的?冷大哥你可莫要骗我才好。”
  “骗你是王八蛋。”冷锋道,“唉,你这榆木疙瘩真不知何时才能开窍呢,兄弟们等你这杯喜酒喝可是等得脖子都长了。”
  尉迟欢眉开眼笑地道:“漫漫旅途,时间多着呢,不急不急。走吧,到郑大人那儿听听美人儿是怎么分析案情的。”
  二人嘻嘻哈哈、勾肩搭背地往“天元”号走去。这时柳馨和梅笙刚好从马厩出来,远远看见这二人的猥琐模样,都不由秀眉微蹙,露出嫌弃之极的神色。
  日期:2017-06-12 12:01:45
  “天元”号舵楼长官厅内,气氛凝重。郑和居中而坐,两旁依次站着王景弘、冷锋、尉迟欢和叶定真等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