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瀚海帝踪——古代版泰坦尼克号,中国版加勒比海盗》
第3节

作者: 画楼西畔A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众人齐出兵刃,倏地移形换位,围绕着朱允炆摆出了最有效的防御态势。气氛霎时变得凝重起来。
  草丛深处先是传来几声野鸡的“咕咕”声,跟着又传来几声低沉的蛙鸣声,叫声响过之后,周围很快又归于沉寂。
  狄熊飞冷笑一声,喝道:“藏头露尾算哪门子好汉,出来吧,别再装神弄鬼了。”
  日期:2017-06-06 10:47:25
  话音刚落,前方草丛中忽然涌起一团浓雾,一个头戴高帽的白衣人在浓雾中来回飘动,若隐若现,依稀便是传说中的白无常的模样。只见白无常模样的人“梆梆梆”地敲了三下手中的梆子,尖声唱道:
  “二更过,正三更,野鸡渡口,龙困浅滩。

  想当日,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伸手天可攀。
  如今辞龙阙,别帝宫,仓惶荒草滩。
  夜风草径里,无力可凭栏。
  真个魂断天涯路,一步一悲叹!”
  白无常刚唱完,他身旁又倏地涌起一团浓雾,一个青黑色的身影隐现雾中,正是跟他形影不离的黑无常!
  黑无常也“梆梆梆”地敲了三下手中的梆子,尖声唱道:
  “三更至,人不寐,秦淮河畔,君臣同悲。

  君既非君,臣既非臣,大难临头,何不作劳燕飞?
  才出鬼门,又陷重围,今番怕是插翼难飞。
  落难凤凰不如鸡,可叹堕了天威。
  妄想逃难神乐观,真个想得美。嘿嘿,真个想得美……”
  歌声既尖且细,悲凄哀婉,在黑夜中听来,直如恶鬼催魂夺命之曲,教人悲从中来,凭空生出孤苦无依、生不如死之感。
  狄熊飞怒声喝道:“无知鼠辈,竟敢装神弄鬼!看招——”手一扬,一个明晃晃的火折子便倏地从他手中飞出,直袭黑无常门面。
  日期:2017-06-06 17:08:19
  火折子飞到黑无常面前,“砰”的一声爆开,迸发出万千火星,浓浓的白雾转瞬消散无踪,露出黑白无常的庐山真面目来。
  黑白无常皆身形瘦削,手长脚长。他们头戴高帽,面蒙黑巾,一个眼神凶狠似狼,一个目光狡猾如狐。
  这时只听一阵“啪啪啪”的掌声响起,从草丛深处又走出三个人来。三人皆面蒙黑巾,身穿黑色夜行衣,为首那人身形高大,目光凌厉,形如饿虎。只听那人冷声道:“羽林卫狄熊飞狄大人果然有两下子,真是闻名不如见面。”

  狄熊飞的目光从这三人的脸上逐一扫过,道:“三位虽黑巾蒙面,藏头露尾,但瞒得了别人,却瞒不了我狄熊飞。”
  为首那人眉毛一挑,道:“哦?你已知道我们的身份?”
  狄熊飞道:“童谣有云:燕郊庆寿寺,有僧夜杀人。你就是庆寿寺的杀人恶僧,法号道衍,俗名姚广孝。若无记错,多年前在燕王府我们曾有过一面之缘。”
  黑衣人仰天发出一阵长笑,道:“果然目光如炬,有过目不忘之能。好,很好!”
  狄熊飞又道:“站在你左侧那人是叛贼朱棣的二儿子朱高煦,此人心如蛇蝎,喜怒无常,手中灵蛇剑柔软若蛇,可杀人于无形间。”
  站在姚广孝左侧那人略一拱手,两眼看天道:“过奖过奖。”
  狄熊飞的目光看向姚广孝右侧那人,道:“
  你是叛贼朱棣的三儿子朱高燧,手中那杆霸王枪杀过不少人,还算有两下子。”

  那人恶狠狠地瞪着狄熊飞,大声道:“狄熊飞,等一会叫你知道我霸王枪的厉害,哼!”
  狄熊飞也哼了一声,道:“就凭你?”
  姚广孝道:“当初太祖皇帝命刘基修建鬼门秘道时,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却不知我姚广孝也是明窥阴阳之人,他刘基玩的鬼把戏又如何瞒得了我?”
  狄熊飞道:“不遵为臣之道,暗窥大内机密,原来你早就包藏祸心,意图不轨。”
  姚广孝道:“好说,好说。我也只是听从天命,顺天应人而已。有我坐镇于此,你们今番只怕是在劫难逃了。”
  狄熊飞“铛啷”一声拔出腰间的流云刀,道:“老贼别太张狂,先过了我这关再说吧。”
  狄熊飞话音未落,急不可耐的朱高燧已一跃而起,手中一丈二尺长的霸王枪凌空下击,直奔狄熊飞脸面。真是枪如其人,凶狠霸道。
  “来得好!”喝声中狄熊飞手中流云刀如匹练般劈出,竟然后发先至,一刀斜劈在霸王枪的枪尖上!“哐啷”一声,恰似击中毒蛇之七寸要害,凌厉的霸王枪一下便给震荡回去。
  狄熊飞得理不饶人,猱身而上,连环三刀劈出,将朱高隧逼得手忙脚乱,不住后退。
  黑无常眼见情势不妙,忙挥舞哭表棒加入战团,与朱高燧合战狄熊飞。
  兵部侍郎廖平大声道:“想以多打少吗?还要脸不要脸。”拔剑冲出,想对狄熊飞施以缓手,却被朱高煦截了下来。
  日期:2017-06-07 11:38:31

  朱高煦在靖难之役中身先士卒,摧锋陷阵,勇不可挡,所杀之人数不胜数。他所使软剑名唤灵蛇剑,由百炼精钢煅造,长四尺三寸,宽不逾二指,可柔可刚,伸缩自如。灵蛇剑配以一百零八式回风舞柳剑法,正好相辅相成,相得益彰,一剑刺出,恰如毒蛇吐信,柳随风动,杀人于无形间。
  廖平擅长奔雷剑法,剑招大开大合,势大力沉,迅若奔雷。但他的奔雷剑遇上灵蛇剑,却似遇上了克星,交锋未几,便觉招式呆滞,剑路不畅;攻守无门,处处受制。
  朱高煦轻舞灵蛇剑,以慢制快,以柔克刚,轻描淡写间便已将廖平逼得连连后退。
  廖平眼见不妙,忙招式一变,转攻为守。无奈奔雷剑法并不以防守见长,他纵然紧守门户,一味防守,仍不时有星星点点毒蛇般的剑光破障而入,刺得他伤痕累累,浑身上下鲜血淋漓。
  少监王钺抖出腰间的软鞭,飞身上前,想要助廖平一臂之力,却被早已候在一旁的白无常拦下,二人以软鞭对哭丧棒,紧紧缠斗在一起。

  这时廖平在朱高煦的连环猛攻下左支右绌,险象环生。王升长啸一声,摘下头上的斗笠扬手扔掉,挥舞拂尘加入战团,与廖平合战朱高煦。
  这时场上形成了王升和廖平合战朱高煦、黑无常和朱高燧合战狄熊飞、王钺独战白无常的局面,双方一时间斗得天昏地暗,难解难分。
  朱允炆这方还剩杨应能、叶希贤、程济和郑洽四名侍卫,这四人摆出四象阵,将朱允炆紧紧护在中间。敌方虽然只剩主帅姚广孝一人,但四人皆如临大敌,未敢稍有松懈,因为他们知道姚广孝身为朱棣麾下第一谋士,已然功参造化,明窥阴阳,功力深不可测,实乃生平未遇之大敌。
  四人皆知姚广孝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势必雷霆万钧。而己方匆忙摆下的四象阵,能否承受得了对方的雷霆一击?
  日期:2017-06-08 12:08:03
  正自担心,姚广孝却已开始有所行动。只见他紧了紧手中黑黝黝的玄铁戒尺,脚步开始缓慢移动,一步一步地向四象阵逼近,一双闪着寒光的眼睛阴鸷如鹰。
  他早已将朝廷重臣的资料分门别类,记录在案,将他们的底细了解得一清二楚。他知道眼前这四个人皆文强武弱,武功平平,不擅搏杀。比如说杨应能和叶希贤分别精于计谋和易容,而程济和郑洽则分别擅于机甲和秘术,虽各有所能,却难堪大用,纵然这四人联手,也不见得是他的对手,他姚广孝有十足的把握将他们一击杀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