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了个画尸匠,整个生活都翻天覆地,现在该如何是好?》
第22节

作者: HQ珊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偏偏在这种时候出了事,顺子在麦地里看到了偷情的板子叔和陈翠兰,而且板子叔也看到了顺子,他忍不住的追了过去,想着顺子这孩子别胡说八道,把这件事情说出去,他和陈翠兰两人都无法见人。
  日期:2017-09-04 20:52:09
  但是,顺子太聪明了,跑了几个拐弯,就把板子叔给甩了,等板子叔找到顺子的时候,顺子已经死了。

  而且,板子叔在顺子的身上发现了黄符。这可是板子叔追寻了多年的东西,板子叔都没有想过,这种不多见的黄符能重现人间。
  他盯了好几天,这个杀顺子的凶手一直都没有出现。
  当板子叔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家之后,陈世虎找来了,他找板子叔去陈家,说是有事商量。板子想都没有想就答应了,结果到了陈家,就被陈世龙和陈世龙关在屋子里一顿毒打。
  板子叔没有还手,他和人家的妹妹偷情,毁了陈翠兰的清白,挨一顿胖揍,板子叔自己都觉得,这是应得的。
  但是不凑巧,板子叔闻到了陈世虎身上有一股子死人味。这是板子叔的一样特殊本领,作为守灵人,他长期与死人接触,能闻到连狗都闻不到,只属于死人身上的臭味。这陈家的父母死去多年,家里又没有丧事,陈世虎身上哪来的死人臭。
  板子叔琢磨了一下,目前发现他和陈翠兰关系,就是顺子这个孩子,顺子死了,那谁告诉陈家兄弟,自己和他们的妹妹偷情。

  几乎是下意识的,板子叔就问了陈世虎一句:“顺子的死是不是和你有关系?”这句话一下把陈世虎问的脸色都变了。
  日期:2017-09-05 19:15:02
  在板子叔的回忆中,陈世虎被问的变了脸色。在旁边作为听众的我,也忍不住的插嘴问:“顺子是陈世虎杀的?”
  我之所以这么问,因为顺子给我托梦的过程中,我看到了一双手,那双手紧紧的掐着顺子的脖子,将他活活勒死。
  “我不知道!”
  “你怎么会不知道,当时你都问陈世虎了。”

  问完,我都有点后悔了,越接近真相的时候,越能感受到痛苦。板子叔那沧桑的脸,都遮掩不住他心里那撕心裂肺的痛。
  “我当时怀疑陈世虎是凶手,不,不是怀疑,当时我认定陈世虎是凶手。可是后来我才发现,原来我闻到的那种死人的臭味,并不是与死人接触才会产生的。”
  “什么意思?”
  我不懂,这是我第一次接触到的板子叔的特殊技能。在这之前,我只是自己认为板子叔是有本领的人,他的本领什么样,我一无所知。后来刚子的爸爸说过一次,板子叔在他家闻到了死人的臭味,说是刚子家有死人。
  刚子没死,但板子叔能从刚子家人的身上看出一些预兆来。而且,小凤在河上漂泊的时候,板子叔不但见死不救,还站在旁边看,他说过一句话,小凤死不了。
  直到现在,我都不确定,小凤都那样了,眼看着就要被冲进无头蛇山里了,板子叔怎么能那么确定,小凤死不了。
  现在看来,板子叔是靠这种气味来预知人的死亡。既然他有这种本领,为什么他又说,不知道陈世虎是不是凶手。
  按道理说,陈世虎都被问得变了脸色,身上又有臭味,应该是确定的啊。没等板子叔回答,我也想到了一个事实,那就是陈家兄弟的死,听说他们承包了防空洞之后,擅自在里面挖掘,破坏了结构,两人还在里面苦干的时候,山洞塌了,陈家兄弟被埋在了里面,连尸体都没挖出来。
  那一天,陈家兄弟,打板子叔打得挺凶的,腿都给打断了。当天晚上,板子叔在当地卫生院打的夹板。
  板子叔自己说,那天晚上他心里想了好多,都是一些恶毒的想法,他甚至想用顺子的事儿,把陈家兄弟弄到监狱去,这样就没人拦着他和陈翠兰了。
  日期:2017-09-05 19:16:02
  可是,就在那天晚上,山洞出了事儿,发生了坍塌。大半夜好多人,好多村民被陈翠兰叫起来。
  陈翠兰很晚都没有看到陈家兄弟回来,就准备去洞里看看,她知道自己的哥哥在防空洞违法施工的事儿。为了不让大家知道,兄弟两个都是晚上干。
  结果陈翠兰到了那里一看,整个防空洞都坍塌了。她哭着去找板子,可板子没在家,没有办法,就哭着求村民帮忙。
  村民们都是朴实人,二话不说,拿着铁锹就来帮忙。板子叔听到信儿,却躺在床上没动,他腿都断了,心里还在置气,想着陈家兄弟的死,是因果报应。要不是他们杀了一个可怜的孩子,怎么会死呢。

  村民帮着挖,挖到天亮的时候,又发生了二次坍塌,山体产生了滑坡现象,好几个人差点死了,这一下把大家都给吓坏了,没人愿意在管。
  陈翠兰去找板子叔,一心想着让板子叔帮忙,可是板子叔却冷言嘲讽,告诉陈翠兰,他两个哥哥的死,是因果报应。
  当时,陈翠兰就给了板子叔一巴掌,然后哭着跑了。第二天一个放牛的,发现陈翠兰掉在小树林的歪脖子树上。就跑了过去,还好及时,把陈翠兰给救了。
  当板子叔知道这个事情的时候,再去找陈翠兰,陈翠兰已经离开了村子不知所踪,板子叔到处找,也没有找到,还因为这个,断了的腿没长好,现在走路还一撅一拐的。
  这件事说完,板子叔已经喝了大半瓶酒,别看他天天喝,酒量不好。后来他又说了一些后悔的话,但是舌头都捋不直了,说的话我都听不清。

  对于我的行为,我自己是不后悔的,只有这样敞开了说话,我才能更信任板子叔。不过,看到板子叔的痛,我的心里也像被人揭了伤疤一样。本来是一件磊落的事儿,心里没有一丝丝的痛快。
  到底是不是陈世虎杀了顺子,随着陈世虎的死,断了这条线。而这些,我倒是还可以接受,我相信凶手一定还会露出其他的蛛丝马迹。我最伤心的是陈翠兰和板子叔的结局,真是造化弄人。
  这件事,我好几天都没有痛快了。哪怕,肉联厂那边,已经开始有人,洽谈养猪场供应活猪合同的事儿。
  日期:2017-09-05 19:16:37
  我忙,都没有去看看板子叔到底怎么样了?其实,我有点不敢去,那天我把板子叔放到床上,看着他睡着了,悄悄的走了,感觉有点像逃。
  爷爷倒是很高兴,没事找着理由喝两杯,不但如此,还找人看黄道吉日,给我和陈小玉订婚。我想着板子叔的结局,有点不敢结婚了,感觉就像婚前恐惧症,所有人见到我都恭喜我要结婚了,以亮哥为首的人,都开始想着闹洞房的损招。
  我看陈小玉心情也挺愉快,嫁给我她好像也不反对,反而有一种开心的感觉。所有人都高兴,就我心里跟堵了一块大石头一样,喘不过气来。
  在这个节骨眼上,家里来了一个人,开着车,还领着一个精雕玉琢的小姑娘。
  当时,妈妈正在打电话找人写请帖,爷爷坐在院子里抽烟。我和陈小玉坐在屋子里,陈小突然问我:“大志,你是不是不想娶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