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了个画尸匠,整个生活都翻天覆地,现在该如何是好?》
第21节

作者: HQ珊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想去,就去做吧,我支持你!”
  “谢谢!”
  日期:2017-09-04 20:49:34
  说完,我忍不住了,直接把陈小玉拉在怀里,紧紧的抱着她,又真诚的说了一句:“谢谢!”
  ……
  我去了板子叔的家,板子叔吃的青菜,鸡蛋,有一点咸菜。挺健康的菜,可是桌子上摆着一杯酒,这大早上就喝酒吗?
  我坐在板子叔的对面,开门见山的问:“闯爷进无头蛇山的事,你知道了吗?”

  “知道!”
  “那你不问问,他是怎么出来的吗?”
  “无头蛇山存在那么多年了,有许多看不懂的事儿,他是生是死都和我没有关系,我为什么要问啊。”
  板子叔笑呵呵的,他是真的不在乎。
  但我不打算让自己停下来,我笑了一下,看着板子叔,认真的问:“闯爷把李家的小福救了,也把顺子带了出来,顺子托梦给我。”
  “哦!”
  板子叔的脸变色了,他伸手去摸酒杯,碰到酒杯还没有端起来,我就按住了他的手。

  “为什么瞒着我?”
  “让我喝一口。”
  “那个女人是谁?”
  板子叔的脸变得前所未有的痛苦,他使劲把我的手推开,拿起酒杯。

  “你想怎么怀疑我都行,我不想说。”
  板子叔说完,就想把就酒杯里的大半杯酒一饮而尽,我随手一抽,把就酒杯打飞,摔在地上,碎成好几瓣。
  “大志,你干什么?”
  板子叔使劲的喊,我比他声音更大:“让我怀疑你,我要是怀疑你,我会和你说吗?”
  日期:2017-09-04 20:50:09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痛。”
  “为了这个痛可以杀人吗?”
  “我没有杀人。”
  我忍不住笑了,大声的说:“我相信你没有杀人,但你能和说说吗?板子叔。”

  板子叔沉默不语,我也不逼他。转身拿着笤帚把碎玻璃扫了,然后去橱柜里拿酒杯,可是橱柜里空荡荡的,前些日子被高颖扫荡过一回儿。现在这里空空如也,只有几瓶白酒,我拿了两瓶白酒,递给板子叔一瓶,我自己拿一瓶。
  “现在可以说了吗?”
  板子叔无奈的笑了,他揭开瓶盖,先给自己灌了一口白酒,这才说:“都是十几年前的事了。”
  “我爸二十几年钱帮过你,你都记得,十几年前的事你怎么可能忘了。”
  “你小子和你爸可不一样,你爸见到谁都笑呵呵的,你就有点霸道了,就连别人的秘密,也要逼着人说出来。”
  我挠挠头,脸有点红,没作解释,板子叔的故事已经开始了,这事追溯到了十二年前,包含了一个板子叔爱的女人,翠兰。
  陈翠兰是村西口老陈家的三闺女,比我大十几岁,比板子叔小十岁。陈家在十二年前发生了一件意外,全家死的都剩下了陈翠兰,陈翠兰上吊自杀未果,被人救下后,就离开了村子。当年我还是一个小屁孩,对此事一无所知。
  陈翠兰的大哥叫陈世龙、二哥叫陈世虎。都是特别聪明的人,他们当年干得是倒腾羊个子的生意,那时候,村里人大部分卖的都是活羊,羊个子不值钱,钱都被黑心的商人挣了。陈世龙、陈世虎发现了这个路子之后,就干起了宰羊的买卖。
  日期:2017-09-04 20:50:43

  把活羊宰了,分开卖,羊头、羊皮、羊蹄子、羊下水、羊肉,就连羊骨架都被分了出来。这样分开卖,他家一个羊能卖两只羊的钱,那一年,陈家量两兄弟就脱贫了,这俩没人要的光棍汉,变成了抢手货,好多人都想把闺女嫁给他们。
  可是陈家老人死的早,剩下陈家三兄妹相依为命。陈家发财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不同意妹妹的事儿。
  陈家妹妹陈翠兰,手很灵巧,会扎纸人。因为工作的关系,陈翠兰和板子叔接触,板子叔这个人虽然爱喝酒,但性格宽厚,又挺会照顾人。渐渐的,陈翠兰就觉得板子叔虽然大了他十岁,却是一个可以托付终身的人。
  两人越走越近,陈翠兰经常给板子叔送饭,两人的关系也没有人站出来反对,在外人看来,俩人做的都是死人的生意,算是搭伙过日子。

  只是没有想到,陈家还有财运,发财了,破土房推了,家里换了三间红砖铁皮顶的大房子,三兄妹一人一间。
  陈翠兰挺高兴,可是他的俩个哥哥,有钱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让她离开板子叔。原因很简单,板子叔不但没钱,还比陈翠兰大十岁。
  女人一旦动了情,可不在乎钱,她不同意和板子叔分手。陈世龙和陈世虎,这两个兄弟有点霸道,也不让陈翠兰做扎纸人的生意了,干脆把她锁在新房里,不让他出去。
  另一方面,陈世虎还找板子叔去谈判,说要给板子叔两千块钱,让板子叔断了这个念想。板子叔可不是什么说书的,这事在他嘴里说出来,淡如水。他也没有什么语言组织能力,吐噜噜的像是流水账。
  但是,我还是能听出来,板子叔的心是碎的,怪不得他现在天天借酒消愁的,还终身未娶。
  “你答应了陈世虎的要求?”我忍不住的问。板子叔喝了一口酒,苦笑,又喝一口,笑不出来,还要喝,被我拦住了。

  “我答应了,还收了陈世虎两千块钱。”
  日期:2017-09-04 20:51:24
  你收钱了!”
  我有点不敢相信,虽然我是最近才和板子叔接触,就凭多年前,我父亲救过一命,他用一辈子来报恩这件事情上,我就觉得板子叔的人品没问题。板子叔也许因为自己穷,可能会答应不再与陈翠兰来往,但他竟然还收钱?
  “为什么收钱?”
  “我想,既然我收了钱,就不会在找翠兰,可是,我做不到,我没有说到做到。”
  这个世界就这么奇怪,有些东西,你越想把它拉开,它就越反作用力想要贴近。人的情感就属于这种范畴之类的不明物体。
  陈翠兰和板子叔都是遵守规矩的人,在这之前,陈翠兰给板子叔做饭,两人互相照顾,彼此扶持。他们走的很近了,却连手都没有拉过,偶尔身体撞在一起,双方都会面红耳赤。
  陈翠兰被哥哥放了出来,她听说了板子叔收钱的事情,两人约在无人的地方做分手的告别,可是……他们抱在一起哭,流泪,亲吻,做更疯狂的事情。
  他们就像偷吃了禁果的亚当和夏娃,爱着对方,无法自拔,他们在一起迷失,更渴望得到对方。
  那时,陈世龙和陈世虎并没有发现妹妹的异常,他们准备把生意扩大化,如果那样的话,几个冰箱都不够用了,必须有一个冷库。
  我们村里有个现成的冷库,冬暖夏凉的,就是西山的山洞,这里冬暖夏凉的。这个山洞和无头蛇山那个不一样,并不是天然的,他其实是七十年代,一次全国军事布置中,村里为完成任务挖掘的防空洞。

  那个防空洞好久没有人用了,陈家兄弟给了村干部一些钱,就有了防空洞的使用权。但是,那个防空洞里面阴森森的,陈翠兰进去过一次,总做噩梦。
  陈翠兰是做扎纸人的声音,对于一些灵异的事儿,也算是略有耳闻。她觉得自己的梦,不对劲儿,就让板子叔给看看,板子叔在这方面更专业一些。而且,板子叔也觉得,这可能是改善他和陈家关系的一个转折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