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叫他“叶哥”》
第20节

作者: 蚂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男孩疼得嘴角一抽,却断然摇头:“皮外伤而已,一点感觉都没有。”
  小女孩抿起嘴,没再多说什么,又陪了小男孩一会儿,背书包蹦蹦跳跳地走了。
  后来,小男孩才知道,那天是小女孩的第一次,第一次向她妈妈,向自己撒了谎,她根本没把语课本忘教室里,而是特意给自己送吃的来的,而且,从那天之后,小女孩无论在学校里还是家族里,再没有和林俊生这个堂哥说过一句话。
  画面一转,那是一个天寒地冻的深冬。
  医院的病房里开着暖气,病床的小女孩盖了一条厚厚的羽绒被,身子却依然在微微颤抖,那张小脸蛋明显消瘦了一圈,并且苍白得如纸片一般,原本灵动的眸子,光华逝去,几分黯淡,几分痛苦...
  小男孩安静地站在床前,眼有着一抹浓郁的担忧与煎熬,落在身侧的小手紧紧地握成拳头。
  “无极哥哥,妈妈说我会好起来的。”小女孩的脸流露出一抹倔强,虚弱地道。
  “小若曦,你一定会好起来的,一定会。”小男孩用力地点着头,从兜里摸出一张平安符交给小女孩:“这是前天我和妈妈去庙里的时候我替你求的。”
  小女孩把平安符放在眼前看了一会儿,随后冲小男孩调皮地眨了眨眼睛,嘴角溢出一丝甜甜的笑意。
  过不多久,小女孩的妈妈在小男孩的妈妈陪同下走了进来,小男孩看到小女孩妈妈的眼睛红红的,气色很差,问道:“秋阿姨,若曦的病究竟怎么样了?”
  小女孩的妈妈强颜欢笑地摸了摸小男孩的头:“无极,谢谢你关心我家若曦,你放心吧,若曦的病会好的。”
  回家的路,小男孩的妈妈禁不住小男孩的一再追问,带着遗憾与无奈,把实情告诉了小男孩:小女孩的病情极不乐观,怕是拖不过十天了,林家的藏品有着一颗赤炎花,是可以治愈小女孩的病的,只不过,赤炎花太过珍贵,林家不舍得拿出来。
  小男孩听闻后,内心愤怒至极,却没有如一个普通七岁孩子般靠一张嘴宣泄,眼却是多了一道异常坚决之色。
  画面再转,七天之后的一个早晨,天还没有大亮,医院门口停下了一辆出租车,小男孩从后排下来,四下里张望了几眼,这才脚步匆匆地往病房大楼而去。
  敲开了病房门,小女孩的妈妈见到只身前来的小男孩,那张隔夜面孔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情,要知道医院和小男孩的家有着六七公里的路程,后者才不过七岁。
  小男孩默默来到病床前,看了看沉睡还紧蹙双眉,面带几分痛苦与挣扎的小女孩,问道:“秋阿姨,若曦的病怎么样了?”
  小女孩的妈妈缄默,眼角这红了起来。
  小男孩心里有了答案,当下,拉开羽绒服的拉链,取出一个古朴的木罐头,慎重地交到小女孩妈妈的手里:”秋阿姨,这里面是炎阳草精,功效和赤炎花相仿,品级赤炎花更高。”
  小女孩的妈妈听了,脸那一刻的震惊难以用语言形容,炎阳草精自然是能够救小女孩的命,珍惜程度更在赤炎花之,堪无价之宝,她别说奢求,连想都不敢想。
  “无极,这,这你是从哪里弄来的?”
  嘴里这般问着,小女孩的妈妈其实已经猜到了,多半是小男孩从家族里偷出来的,但此刻,她紧紧捧着木罐头的双手,却怎么都不肯松开,那可是女儿的命啊。
  “是从家族内院的园圃里摘来的,秋阿姨,你别问了,这东西再珍贵,也没若曦的命来得重要,我先走了。”说着,小男孩又深深地看了小女孩一眼,没给小女孩的妈妈道谢的机会,转身离去,脚步决然。
  从那天之后,小男孩再也没见过小女孩,小女孩的妈妈在小男孩走后连出院手续都没办,抱着小女孩离开了医院,并且直接离开了燕京,因为,小女孩的妈妈知道,如果被小男孩的家族查到,必然会强行讨回炎阳草精,甚至被林家那些人知晓的话,很可能因为贪念也打炎阳草精的主意。
  “小若曦,哦不,应该是小若雨,十八年没见,当年的跟屁虫竟长成了一个大美人,还算有良心,没忘了你的无极哥哥。”
  思绪纷飞间,叶宁的心也是感慨万千,当年自己闯得祸着实不小,炎阳草精是家族的重宝之一,事后,叶宁坦然地向家族自首,却死活不说出炎阳草精的下落,那年头没有摄像头监控,查找线索并不容易,而且,炎阳草精被采摘后没有特殊方法保存的话,十天内功效便会失去九成,也平平无了,于是,两个星期后,家族追查无果,只得放弃,但对叶宁的惩罚却是如期而至,母子二人随即离开了燕京主家,去往家族生意略有涉及的外省,等于是被家族流放了。

  对此,叶宁并不后悔,如果再给他一次从来的机会,他还是会做相同选择,只不过,对于从小没了父亲的他来说,心多了一份对母亲的愧疚,好在,他的母亲并无争名夺利之心,对去外省替家族打理一些散碎生意倒是非常乐意,反正衣食无忧,能看着叶宁一天天健康成长心满意足。
  可惜,天不遂人愿,半年之后,一场意外的悲剧发生,使得这对母子天人两隔,叶宁的人生轨迹也由此发生聚变...
  而在叶宁独自躲在小茶坊浸润于追忆往昔的同时,华远集团的多个办公室内,却因为他的去留问题,正在爆发着激烈的争论。
  人事部。
  “方队长,你先坐下,有话好好说。”王经理面对着兴师问罪而来的方澜,一张老脸之,满是无边的苦色,后者的火爆脾气,连他这个老职场心里头都是有些发梀。
  方澜腰杆挺得笔直,眼神冷冽地盯着王经理,冷声质问:“王经理,我来的目的是要讨个合理的解释,为什么叶宁通过了我的面试,公司却要辞退他,还是在昨天他陪着业务部吴经理外出催帐,讨回了一笔两千三百万的巨额尾款,为公司立下大功的情况下...”
  “另外,为什么没有任何人和我这个保安经理提前打个招呼,公司直接公布,将那笔两千三百万尾款的一个点提成作为对保安部全体外勤保安的月度奖励,这到底是什么居心。”
  “方队长,我是人事部经理,公司高层的决策我无权过问。”面对方澜的咄咄进逼,王经理无奈地摊了摊手:“至于为什么不录用叶宁,主要还是他的资历和学历不够,他的个人履历,完成高学业之后没有再进一步深造,也没有任何职场经历,近七年时间完全是个空白,这也是综合考虑的结果。”

  方澜的嘴角闪过一丝冰冷的笑:“老王,在我面前你不用打马虎眼了,说吧,到底是卡在谁手里,我找谁去理论。”
  被对方不留情面地一语道破玄机,王经理也是不由老脸一红,却还在咬牙死撑:“方队长,你这话说得,大家都是为了工作嘛,再说,公司领导决定给全体外勤保安发放月度奖金,也是为了鼓舞大家的积极性,在我看来,这对保安部日后的工作开展有利无弊。”
  “砰!”一巴掌重重地落在办公桌,方澜俏脸紧绷,切齿地道:“墙头草,风吹两头倒,别最后两头不着靠,自己歪了脖子。”声落,丢给王经理一个冷飕飕的眼风,转身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