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叫他“叶哥”》
第13节

作者: 蚂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得这一番话,黄志德缄默了,黑下脸的同时,心暗暗吃惊,这个看似踏社会没几个年头的后生子,心思竟会如此老道深沉,不得不承认,后者是说到了点子,而且,从对方逼宫的一刻起,双方的梁子此结下,自己该报复的不会因为结果的不同而有任何改变。

  “黄总,最后问你一次,付还是不付?”
  面对缓缓起身,拗着手指发出“咯哒”声,似乎已失去耐性的叶宁,黄志德心头猛然一跳,颤抖地伸出一根手指,还在死撑:“你要干什么,我警告你,你要敢动我一根汗毛,我绝对会让你付出后悔一辈子的代价。”
  有人钱人格外怕死,这是永远不会被承认却被不断反复验证的真理。
  “黄总别紧张,我是个讲道理的斯人,看你有点犹豫不决,想着帮帮你快点做决定。”叶宁的嘴角溢出一丝邪魅的笑意,在黄志德极度不安的目光,一把取过办公桌对方专用的紫砂杯,将里头的小半杯茶水倒去后,又从饮水器里续了一满杯的白开水。
  “黄总,知道我放进去的是什么吗?”接着,叶宁从兜里变戏法般摸出一棵看着没什么特别的绿色植物,边将叶子连同藤蔓一片片地扯下放进杯,边随口问道。
  黄志德看着叶宁脸挂的那抹淡笑,总觉得蕴含了未知的阴险,脸色阴晴不定地变幻着,心益发不安:“你究竟想怎样?”
  “一次,我的几个同事来你这儿,是因为喝了你的茶水,回去后吐下泻了几天。”不到半分钟搞定,叶宁脸的笑容更盎然了几分:“今天也让你尝尝这滋味,不过,后果会严重得多,这棵小小的植物叫‘断肠草’,金大师笔下将这种藤本植物描绘成天下第一毒,或许有点夸大吧,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空口服下,必然当场肠穿肚烂而死,用来泡茶的话,毒性不及原本的三成,运气好,或许能保住一条小命,不过,肠道功能衰竭是免不了的,以现代昌明的医学,估计还能拖个两三年的寿命。”

  我的老天爷啊,自己再阴险,不过是在茶水里放些泻药,这家伙倒好,直接给自己毒药。

  冷汗从黄志德的脑门以及后背渗出来,眼瞳深处,有着无边的恐惧迅速扩散,这个时候,他哪还有心思去判断叶宁所言是否真实,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可能,他也绝对不愿尝试,他是个身家过亿的富豪,还不到五十岁,未来大把美好人生等着他去享受,可不能此断送了。
  “我付。”
  叶宁丝毫不意外对方会轻易投降,眨了眨眼,补充道:“尾款之外还要再加三百万,拖欠了三年,每年百分之五的利息,本来你给面子叫声‘叶哥’,这利息能免则免,但现在,我也只能公事公办。”
  嘴说得大义凛然,其实在心里头,叶宁却是惦记着三百万的百分之一点五,自己的提成又多了四万五千。
  黄志德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两千万现金那可不是小数目,鑫迪娱乐小半年的纯利润也那么多,再加三百万,对他来说,简直是割肉之后再加放血...
  不过,与一条命起来,他也顾不得讨价还价,狠狠一咬牙:“好,叶哥,你做主,我照办。”
  “瞧瞧,这声‘叶哥’叫晚了不是,值三百万呢。”戏谑的眼神在对方的身晃了圈,叶宁这才满意地点点头,指指桌的电话机:“现在给财务打电话,我要的是即时到帐。”
  “公司账只有一千三百多万,我需要三天时间才能把剩下的一千万凑齐,你是逼死我也没用。”
  此时的黄志德哪还有半点运筹帷幄,人人的样子,一语掀了老底,眼巴巴的看着叶宁,眼满是忐忑与哀求。
  叶宁不是那种不通情理的人:“可以,先汇过去一千三百万,另外,你写一张字据,剩下的一千万限三天内到帐,以鑫迪娱乐旗下的不夜城夜总会作为抵押。”
  合同尾款与欠条那是两码事,再加抵押之物远远超过金额本身,说句不好听的,华远集团巴不得鑫迪娱乐违约,那样反而赚大了。
  黄志德心一阵无力,叶宁一环扣一环地出招,简直狐狸还精明,得,一切只能待秋后算账,眼下,他可提不出勇气和这个瘟神谈条件,闷闷“嗯”了声,表示接受。

  华远集团,小会议室内,仿佛有看不见的乌云笼罩,沉寂的气氛带了一股子压抑。
  位于会议桌首座的秋若雨黛眉轻蹙阅览着一份件,精雅的俏脸之,平静得不起一丝波痕,乌黑的秀发轻轻披在双肩,裁剪合体的白色小西服分叉处,内里深色一字领,恬静之余,还有一份职场女性的知性美。
  她的左手下方,依次坐着一男二女,均是四十下的年纪,分别为分管药材业的副总裁,业务部总监,以及财务部总监,按说作为核心高管人员,职场摸爬滚打了十多年,早该练了宠辱不惊,喜怒不形于色,可此时的三人,却是个个面带焦虑与凝重,六道无声的目光齐刷刷地汇聚于秋若雨的身。
  “那笔一亿的贷款要推后至少一个月时间。”沉默持续了仅三分钟的时间,却仿佛是长达三个小时,秋若雨这才缓缓抬起清眸,将件搁在桌,一根玉葱指点着那份件的说道:“这是四海银行刚发来的传真。”
  这个不利的消息,虽然在午的时候有所耳闻,可现在由秋若雨亲口证实,还是让得三人的面色陡然一变。

  “秋总,公司的账面目前只剩下六百多万,光是这个月全体员工的工资都有不小的缺口。”董淑芬扶着小巧的黑框眼镜看向秋若雨,面带苦涩地说道,作为财务总监,她再清楚不过,资金链断裂的后果有多么严重。
  “今天我亲自去了苗材,惠圃,这两家的老总也不知道从哪里听到了有关华远资金流吃紧的传闻,都明确表示,接下来对华远的药材供应,必须现款现货。”副总裁许德昌倍感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叹了一口气,他口的“苗材”与“惠圃”是深海市最大的四家药材批发商之二,华远的各种基础药材有一多半是向这两家采购的。
  业务部总监苗慧英愁眉不语,一天时间,她差不多发动了整个业务部外出催帐,自己也亲自拜访了两家重点客户,收获却是微乎其微,超出合同期半年以的呆账,死账,哪能那么容易要得回来,正常合作的商户又有几个会“宽容”地答应提前付款?
  “淑芬,如果这个月的其他支出都收一收,只保证月底的工资正常发放,以及苗材,惠圃两家提出的现款现货的要求,以你的估算资金缺口会是多少?”秋若雨的心头也是沉甸甸的,不过面还是保持着镇定,视线从三人的脸扫过,询问道。
  “除了正常款项之外,最低限度要有额外九百万的进账,另外,那些合作商户的本月应结账款,至多不能超过两百万。”董淑芬暗自盘算了一番,而后道,嘴角那抹苦涩益发浓郁,以往每月华远结算给合作商户的款项都要千万,这一压缩到两成,怕是华远资金流危机的传言要满天飞了,引起的连锁反应,真是不敢往深里想。
  秋若雨陷入沉吟,外界看华远几十亿的市值,又是大力扩张,又是申请市,风光无限,其实,她谁都明白,三年前那次危机的后遗症太过深重,资金流的匮乏始终困扰着公司,如今,负债逼近红线,申请银行贷款的难度也是越来越大,唯一的希望,也是努力的目标是市成功,可在此之前,将会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光,而眼下这道难关,近千万的现金缺口,离月底只剩下了一个多星期的时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