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叫他“叶哥”》
第2节

作者: 蚂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算是谈妥了。
  接下来,叶宁忘我地投入到游戏之,两个键盘,两个鼠标,在他的一对手掌之下操作自如,整整一夜,只途抽空续了两杯开水,了一次厕所,不知不觉间,窗外的夜色开始变淡...
  随着“征战”最后一场SOLO以满血KO对手,叶宁将键盘一推,懒洋洋地伸展了一下身子,与此同时,手机“滴滴”叫了起来,拿起一看,三百五十块入账,这是今晚“魔域荣光”的斩获成果,工会里有个大管家,知道叶宁猴急的脾性,所以不待将BOSS曝出的宝物与官方兑现,提前垫付了。
  叶宁满意地点点头,看看表,输入一串字:“精灵妹妹,今晚疯够了吧,都快六点了。”
  天使精灵却显然意犹未尽:“十九场连胜,四次满血KO,哇塞,你他妈忒给力了,哎,一个通宵怎么好像才过了一个小时,叶哥哥,今晚你能不能早点线,明天开始我又要没时间了。”
  叶宁翻了个白眼,键指如飞:“今晚估计是不行了,我每周一般控制线不超过三次,多了怕瘾,可不能耽搁了生活的正事,那个,三百还是转我微信。”
  天使精灵的兴致被一盆冷水浇灭:“你会不会聊天啊,怎么满脑子只有毛爷爷,见过现实的,没见过你这么现实的。”
  叶宁义正言辞:“没办法,生活所迫,你叶哥我也想找个白富美求包养,从此过锦衣玉食的体面生活,可惜,梦想狠丰满,现实却很骨感。”
  天使精灵哭穷:“能不能免一半,我留点饭钱。”

  叶宁果断回绝:“不行!”
  没多久,微信精灵头像闪动,叶宁一看,转款金额竟为五百,不禁莞尔,惜字如金地回了“谢精灵妹妹赏”六个字。
  天使精灵打个瞌睡:“姑奶奶得去眠了,哦对了,下周末“征战”官方办的那个线下活动,到时候你去不去?让我也瞧瞧你的尊容,看脸是不是写了一个‘钱’字。”
  “再议”二字打发过去,叶宁关了电脑,起身做了一组扭腰扩胸的动作,方才翻身床,坐在电脑前一个晚,辛苦是辛苦了点,但八百五十块的收入,还是不用税的,这效率百分之八十的白领阶级都强,算得收获颇丰。
  三天后,傍晚时分。
  叶宁骑着辆MB单车在大街晃悠,夕阳的余晖被路旁排着整齐队列的梧桐树的枝叶切割成斑驳的光点,照映在他的脸庞之,将那几分“游戏人生”般的懒散神情特写得分外明显,再加一身过于简单的灰衣灰裤,以及那双呆板的咖啡色圆头拖鞋,从到下透出一股颓然的气质,整一个标准的“无业游民”形象。
  “你我皆凡人,生在人世间,终日奔波苦,一刻不得闲...问你何曾看见,这世界为了人们改变,有了梦寐以求的容颜,是否算是拥有春天...”
  一路骑来,叶宁反复哼唱着魔鬼制作人宗盛大哥谱写的经典老歌《凡人歌》,高丨潮丨处还不禁摇头晃脑,全然无视路人投来的异样目光,颇有点众乐乐不如独乐乐的意味。
  眼看到了前方丁字路口,林宁抬了抬眼皮,见交通灯绿光闪烁,于是放慢了速度,便在这时,身边一阵疾风掠过,旋即只见得一辆超前的绿色自行车龙头一拐,向着路央滑行出一个优美的弧线,而与此同时,侧向一辆崭新的银色奔弛车飞驰而来,时速八十码只高不低...
  “吱。”一道刺耳的刹车声凭空而起,在路面拉出了两道近五米的轮胎印,奔弛车刹停在了路央,绿色自行车应声而倒,骑车的那个平头男子在地打了翻滚,单手抱胸,面露痛苦之色。

  叶宁离了七八米的距离,看得非常真切,奔弛车车头分明没有撞自行车的任何部位,这是一场“碰瓷”事件,此处三岔口虽然不是主要路段,但还是在很短的时间内,聚集起了七八名围观路人。
  奔驰车驾驶座车窗落了下来,呈现出一张美轮美奂的绝色容颜,如云的黑亮秀发,羊脂玉般的雪肤,精雕细刻的五官,无一处不透着让人赏心愉目的美感,搭配在一起仿若天成般无暇,非要吹毛求疵说美不足的话,这张容颜淡然如水,微带冷意,少了些许生动...
  女子探出半个脑袋向前张望了一眼,又看了看周围,黛眉轻轻蹙起,似有些犹豫,片刻后,还是推开了车门,一袭素雅的白色连衣裙,踏着一双七八厘米的白色高跟鞋,女人的身材显得格外高挑,款步而前,没有一丝的慌乱,气质从容而高冷,仿若一朵傲然凌尘的雪莲花,陈静而孤独地绽放着。
  许是女子太过惊艳,周围嘈杂的议论声忽然静了下来,叶宁也是微微失神,从审美的角度而言,这绝对是一个难得的极品女人。
  “有没有撞到你心里清楚,我可以给你五百块私了,或者让丨警丨察来处理,你自己选。”女子在平头男子身前三米处停下脚步,冷淡的声音不起一丝波痕。
  听得这话,围观路人不由面面相嘘,脸表情多少有点恍然惊悟的意思,心头不约而同地蹦出“碰瓷”二字,而那名平头男子却犹若未闻,依然躺在地,一声接着一声哀嚎。
  女子不再多说一个字,拿起手机准备拨号,猛可里,围观路人当窜出一名皮肤黝黑的马脸男子,伸手向女子的手机抓去,兔起鹘落之间,女子缩手躲过,同时脚下后撤一步,目光冷冷地盯着对方,两个简单动作,极为干练,显然是学过几招防身术。
  “姑娘,别误会,我兄弟并没有说你撞了他,但他摔得不轻,间接责任你总是要付的,五百五百好了,当给我兄弟的压惊费。”马脸男子嘿嘿一笑,一番话说得面不红耳不赤,丝毫不顾周围各色目光,而更神的是,原本还在地扮苦相的平头男子,这会儿竟然慢慢地爬起,并扶正了自行车。
  女子倒没有出尔反尔,将预备好的一叠百元钞票递,马脸男子接过后数也不数,转身走向平头男子,一屁股坐自行车后架,车轮一滚,去得那叫一个干脆。
  好戏收场,围观路人纷纷散去,女子回到了车里,正欲启动,黛眉忽地一挑,副驾驶座空无一物,手包不见了。
  十分钟后,距离“碰瓷”现场五十米外一处胡同底,一张长满青苔与爬山虎的石墙之前,三道身影一字排开,双手高举,其两人正是“碰瓷”事件的当事人,马脸男子与平头男子,另一人则是他们的同伙,此时的三人均是哭丧着面孔,模样要多悲剧有多悲剧。

  “两条腿抖什么抖,都给我站直了。”叶宁一手托个精致的女士手包,一手捏了一叠百元钞票,散淡的目光从三人身扫过。
  三人齐齐一个立正,马脸男子如死了爹娘般讨饶:“小爷,我们是混口饭吃,东西都在这里了,你当个屁把我们放了吧,我们再也不敢了。”其余二人连忙符合。
  叶宁斜睥着三人:“只讹了那个女人五百?”
  “五百。”马脸男子与平头男子异口同声地应道。
  叶宁点点头,又摇了摇头:“何必呢,不义之财物归原主,你们身又不掉一根毛,一开始这样配合多好,也不用受这皮肉之苦,安啦,没有伤到筋动到骨,修养几天没事了。”话末,转身走人,没有再进一步计较的意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