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会透视,老子要报仇》
第179节

作者: 龙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看这人的做派,就知道他很有背景,绝对是那种眼里揉不进半点沙子的人。
  宋雨萝一看刘富贵又要跟人吵起来,气得掐他一把:“刚才怎么跟我保证的,这么快就忘了!”
  “宋雨萝,这是谁?年轻人看起来很冲。”学长的眼里的寒意一闪而过,看样子刘富贵已经得罪他,他要是这样算了的话就太没面子了。
  “这是我男朋友,刘富贵,学长你别跟他一般见识。”宋雨萝歉意地说。
  “我可以不跟他一般见识,但他必须给我解释一下,让个座就要打十个耳光是怎么回事?”
  “富贵,给学长道歉。”宋雨萝沉着脸命令道。

  “我又没对不起他,凭什么给他道歉。”刘富贵又犯了轴劲,“他就像从地里拱出来的自己乱搭腔,这要在我们村,不但要挨打,还得给扔出去。”
  “那我更需要你的解释了。”学长上下打量一下刘富贵,见他面生得很,料想应该不是什么有背景的人,“解释不清楚,今晚咱俩必须有一个人被扔出去。”
  “如果解释清楚了呢?”刘富贵不无讥讽地问。
  一看俩人都不听劝,宋雨萝生气了,直接坐下扭过头去,看都不看俩人,你们有本事就斗去吧。
  宋雨萝虽然一直怕刘富贵给她惹事,但刚刚的事情她是亲眼目睹,这位学长也太盛气凌人了,完全拿别人不当回事,换了谁也不会给他让座——当然只要不是惧怕他的家世,想巴结他的人的话。
  学长家世虽然显赫,但是宋雨萝发现富贵不管跟谁掐起来,到最后总能取胜,从不吃亏,这位学长目中无人,让他吃点苦头也是应该。

  一看宋雨萝都不管了,学长冷哼一声,扭头冲刚刚从旁边走过的蓝珠玑叫道:“蓝少请过来一下,这位客人是谁?刚刚我不过想让他让个座,他就要打我十个耳光,扔出去,你这里是什么规矩?”
  蓝珠玑哪是从旁边路过,他是看到刘富贵又跟人杠上了,他要过来添油加醋,煽动那位富二代教训刘富贵。
  “峰少你别介意,这位刘富贵先生是农村来的,说话可能有点冲,原谅他算了。”蓝珠玑先装好人。
  “我没打算不原谅他,但需要把刚才说的话给我解释清楚,为什么让个座就要打十个耳光?”峰少盛气凌人。
  “唉,刘先生你也是有点失言啊,算了,给峰少道个歉吧。”蓝珠玑一副和事佬的模样。

  但是蓝珠玑很清楚,就刘富贵这样的人,怎么可能给人赔礼道歉,既然不听劝,不赔礼道歉,待会儿跟峰少冲突起来,让他的保镖过来把刘富贵扔出去,可别怪他这个做主人的没有给调解。
  “我没错凭什么要给他道歉。”刘富贵果然如蓝珠玑猜想的那样,犯了山里人的倔劲儿九头牛也拉不回来,坚决不承认错误,不道歉,“刚才我没说要打他十个耳光,只是给他说了莫大少的事,莫大少自己打自己十个耳光,灰溜溜走了,这你也是看到的,我只是陈述事实而已。”
  “莫大少怎么能跟峰少比呢。”蓝珠玑看起来真是苦口婆心,“莫大少不过绿缘地产莫副总的儿子,可峰少如此尊贵的身份,你说那话难免让人感觉无礼。”
  切!刘富贵不屑地瞥一眼所谓的峰少:“他的身份哪里尊贵了?我还说我的身份尊贵,他冒犯我了呢!”
  蓝珠玑微微一笑:“既然你这么说,那么你们二位就比一比家世,看看谁尊贵,输的给赢的赔礼道歉,怎么样?”
  “好啊。”刘富贵还真是没有犯怵的事,立即说道,“那就比一比,输的给赢的赔礼,然后自己打自己十个耳光,滚出晚会现场,你敢不敢?”
  本来把脑袋扭向一边的宋雨萝一听这话,倏地扭回头来,恨不能给富贵一脚,这小子疯了咋的,你跟人比功夫,比油嘴滑舌,可能你比别人厉害,可是你一个山村小孤儿,居然要跟京城一个大家族的世家公子比家世赌输赢!

  难道富贵来之前脑袋让驴踢了?
  唔,不对!
  宋雨萝脑子里突然电光火石一般想起,夏天的时候富贵跟吕大强决战,他大获全胜以后听左师说过,怀疑刘富贵是某个古武家族的后代。
  而且她记得妈妈吕翎也证实,刘富贵其实是捡来的。
  联想到富贵今年夏天突然厉害起来,有了一身武功,而且不管跟谁闹起来,总是所向披靡,无往不胜,宋雨萝也开始怀疑起富贵的身份来。
  难道他今天要亮出自己是古武家族嫡传长子的身份?

  刘富贵自己脑袋昏了往套子里钻,这让蓝珠玑别提多高兴了:“那好,刘富贵先生,请先报出你的家世来历,从哪里来,到桂宁干什么来了?”
  “我是江北省一个山村的农民,家里有一百多亩果园,还开着农家乐,温泉泡澡,露天洗浴,还有一个瀑布景观,停车场,啊,买卖很多。到桂宁是要买果树苗子来了,我买的果树苗子有荔枝、红毛丹、芒果、青枣、莲雾……”
  “好了好了,买的什么树苗就不用报了。”蓝珠玑赶紧给打住,这一瞬间他突然产生一个可怕的想法,刘富贵不会是神经病吧?
  因为这边吵吵得这么凶,早已聚集过好多的年轻人,年轻人喜欢看热闹嘛,那些中年往上的贵宾不但身份摆在那里,他们那个年龄了也不会像年轻人这样喜欢凑热闹。
  这些看热闹的年轻人谁也不认识刘富贵,看他穿得挺好长得挺帅,口气不小,本来还以为他是哪个大家族的子弟呢,等他报出来,居然是个种果园的农民,而且家里那点小买卖居然成了他炫耀的资本到富豪堆里来吹嘘。
  更可笑的是,连买的什么果树苗子都成了他引以为傲的资本,每个品种都要报出来,这是什么?
  这不是神经病吗!
  宋雨萝没他那么厚的脸皮,刚刚还承认富贵是自己如假包换的男朋友,京城第一美女就找这样的男朋友?只恨没条地缝让她钻进去。
  刘富贵好像根本就看不出大家的讥讽似的,自以为得意地冲峰少一摆头:“轮到你了,报出你的家世来历,到桂宁干什么来了?”
  峰少直接鄙夷地一笑,切!
  如果他报出家世来历跟一个农村人比,对他来说简直太侮辱。
  蓝珠玑说:“峰少就不用报了,我替他证明,刘先生你肯定输了。”
  “他还没报怎么就知道我输了?”刘富贵道。
  蓝珠玑越发怀疑刘富贵神经不正常,但凡是个正常人,只要长着麻雀那么大点脑子,也能知道今晚的来宾都是大有来头,不要说你一个种果园的农民,就是省城的大老板,都没有资格到这种地方来。
  “你知道在座的都是什么人?”蓝珠玑也不用跟刘富贵客气,反正马上就要让他自己打耳光然后滚出去,口气变得强硬,“凡是能参加我这个预热晚会的,非富即贵,每一位贵宾的身份都不是你这种农民能比的,就是随便找出一个服务人员,身份都比你高贵很多。”

  “好啦。”峰少觉得跟一个农民纠缠实在是太丢身份,“让他自己打耳光,然后滚出去。”
  “哼!”刘富贵冷笑一声,“你比我高贵了吗?赢了我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