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86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被枪声吵醒后,大熊毕竟受过长期的演艺训练,情况还稍好一些,那头小熊却是格外愤怒狂躁。李牧野架着那个车臣人来到熊圈外,只见两头熊在圈舍内狂躁的踱步转圈,口角流出白色的沫子,不时用沉重的身躯似不经意的撞在护栏上,发出沉闷的声音。配合愤怒沉闷的低吼,尽管隔着笼子仍让人感到不寒而栗。

  李牧野用俄语对这家伙说道:“游戏规则特别简单,你告诉我是谁派你们来的,我放你逃走,反过来,你不说也没关系,我把你交给它们俩,你只有一次回答的机会,想清楚了再说。”
  “谢尔盖。”这人直勾勾看着两头熊,又看看李牧野手里的钥匙,终于选择了屈服。他不怕死,但一想到被两头暴怒的熊撕咬而死的滋味,他就很难抑制住由心底生出的恐惧。
  “谢尔盖?尤尔金?查尔莫夫。”他说出了主使者的全名,继续说道:“他是我们非常重要的资助者之一,我们奉叶甫根尼将军的命令服从他的指挥,今晚就是他派我们来杀你的。”
  李牧野跟老楚对视一眼,楚秦川微微点头,看来是认可了这个说法。
  “行,你可以走了。”李牧野言而有信,不但给这个人松绑,还取出一笔现金交给他,道:“我也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反正今天的事情不能怪我们,你们死了几个人,我很遗憾,这些钱你拿回去给他们的家人,他们干的就是掉脑袋的买卖,死了也就死了,但家人是无罪的,应该得到慰藉。”
  “瓦西里。”这人手捧着钱,石头一样站在那里,完全傻了眼,迟疑了一会儿才冒出一句话来:“尊敬的先生,我叫瓦西里,车臣共和国武装力量第九营中校营长,代表我的兄弟们谢谢您。”

  李牧野道:“你们是奉命行事,这就是战争,但现在,战争结束了,我希望以后不要再发生了。”
  从头到尾,楚秦川都没有阻止李牧野做任何决定,直到瓦西里拿着钱驾车离开,才说道:“知不知道如果把这个人交给提莫夫,你很可能会得到一枚联邦政府的勋章嘉奖?”
  李牧野摇头:“我出身江湖草莽,只知道行走江湖多个朋友多条路,这些人都是有信仰不怕死的汉子,我现在是正经生意人,不想跟他们结下死仇,如果把他交给提莫夫,今后会麻烦不断,而联邦政府是指望不上的。”
  “用伎俩战胜对手,会多一个敌人,用气度征服对方,也许会多一个朋友。”楚秦川笑的意味深长,点点头,道:“虽然做法不专业,却是很有意思的道理,我但愿他们能跟你化干戈为玉帛。”
  警方的人到了,随后提莫夫也带了许多秘密丨警丨察匆匆赶来。现场被严密封锁起来。技术人员开启专业的勘查程序,一切紧锣密鼓的进行着。李牧野接受了秘密丨警丨察的询问,把事情经过略约交代一遍,只略过了瓦西里那部分。
  “死的全是来自车臣的不明身份的武装分子。”提莫夫根据这些人的衣着和使用的武器编号确定了他们的身份,面带忧色对李牧野说道:“我的弟弟,看来你惹上了大麻烦呀。”
  李牧野不在乎的:“中国有句老话,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发昏当不了死,不管多大的麻烦,都得去面对。”
  提莫夫道:“也不全都是麻烦,这些人的死亡印证了你不仅是我和卡列琳娜的好弟弟,更是联邦真正的朋友。”
  李牧野没好气的:“你的好弟弟,联邦的真朋友今晚差点被那些不作为的丨警丨察坑死,你这个内政部次长大人是不是该好好整顿一下莫斯科警局的工作作风了?”
  提莫夫道:“这不只是懈怠和疏忽那么简单,内部调查已经启动,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李牧野点点头,算认可了他这个说辞,道:“抛开你我的私人关系不谈,这件事处理的结果如何足以证明我在联邦政府眼中的价值,我等着看你们的态度。”

  “我们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提莫夫说道:“也希望你别让我们失望。”也许是觉得这句话语气太重,又委婉的说道:“我最亲爱的弟弟,你身边的安保力量真是让我们大吃一惊啊,要知道楚先生可是这一行里的传奇人物。”
  李牧野听出来他的言外之意是认为自己对他有所隐瞒或保留,他的怀疑不是没有道理。以楚秦川的身份和资历,来给自己做一个区区安全顾问,这件事在专业人士眼中,简直不可思议到司马昭之心的地步。因为老楚的出现,提莫夫已经认定了李牧野绝不可能跟陈淼断了关联。
  这样一个事实,对李牧野当下的处境来说,可谓是喜忧参半。忧者是降低了提莫夫对他的信任。喜则是在某种程度上自己在他们心中已经成了陈淼在正规生意场上的代言人。这无疑会给自己今后的商业行为带来很大认可和便利。
  “无论怎样,请你相信我是真心诚意的把卡列琳娜姐姐当成了自己的亲姐姐,把小娜塔莎看做亲外甥女。”李牧野诚挚的说道:“我来到这边是为了找姐姐的,很多事情其实都是身不由己做下的,唯独在救卡列琳娜姐姐和小卡佳这件事上,我是完全出于自己的本意,关于这一点,时间会证明一切!”

  “好的,我当然愿意百分百相信你。”提莫夫道:“如果你能帮助我们把马尔科夫带回来,我相信部长阁下也会乐于跟我一样百分百相信你。”
  “看来无论如何,我这趟基辅之行都不可避免了。”李牧野道:“我决定明天就动身出发,就不去跟卡列琳娜姐姐道别了,就请你回去代我向卡列琳娜姐姐问好,另外我请你不要把真相告诉她,如果我回不来,就请对她说我已经回国,让她不必为我担心。”
  提莫夫道:“当然,我会按你要求转达的。”
  众人已经完成现场勘查全部程序,提莫夫一声令下,带着收集到的证据和尸体呼啦啦撤走了。
  李牧野和楚秦川一起送走了提莫夫,老楚命崔可夫先把老婆孩子安顿到亲戚家里去。房子里只剩下李牧野和楚秦川两个人。经历了这样一个晚上,李牧野根本无法入眠,楚秦川想要谈谈,李牧野欣然同意。
  楚秦川劈头便问:“你为什么不把查尔莫夫的事情告诉给提莫夫知道?”
  狮子在猎杀行动中绝不会吼叫示威,反而是狮王争霸的时候,必然靠吼叫来壮大声威。
  人也一样,越是心虚的时刻就越要沉住气,稳住神,看清楚局势再出手。
  李牧野现在不能百分百确定干姐夫提莫夫是可靠的。局势复杂,这个时候想当然把提莫夫当成绝对可信任的自己人无疑是愚蠢又冒险的做法。
  楚秦川对李牧野的老成持重表示赞赏,道:“你的谨慎是对的,从警局的反应看,这件事肯定是得到了内政部门某些高官的首肯的,就现阶段而言,咱们跟查尔莫夫的矛盾还没公开化,这个时候不确定的因素太多了,无凭无据的把查尔莫夫的事情说出去,万一提莫夫并不如我们希望的那么值得信任,我们可就真没有退路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