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85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窗户被第一轮扫射打碎,如果不是楚秦川及时出手,李牧野很可能就已经死在当场了。这时候顾不上对老楚表达谢意,耳中听到另外一个房间发出的枪声,知道是老崔在积极还击。
  “先生,你还好吗?”老崔焦灼的呼喊声入耳。
  李牧野扬声喝道:“滚回去,保护好你的老婆孩子,老子不需要你照顾!”
  外面的枪声缓了一缓,应该是对方枪手们在换子丨弹丨。楚秦川示意李牧野趴着别动,他自己却起身迅速溜出房间。
  李牧野毕竟受过一阶段的专业训练,并且专业素质还不错。当此生死关头,他并未失去理智。老崔家的房子是用石头垒砌的,只要不是反器材武器,基本上是打不穿的。但是如果对方准备了手雷之类的重火力,情况就不一样了。另外,假设对方没有重火力,为了确定得手,肯定会进入到老崔家来杀人。想要还击脱险,那是最好的时机。
  这场突袭来的凶猛又突然,一下子把李牧野带到了纯粹的暴力世界中。以前虽然也经历过冒险,却从未有过这一次这般接近死亡的体验。李牧野在心里一遍遍的告诉自己要冷静,冷静。此时此刻,他身边唯一的专业人士不知所踪,能依靠的只有自己的智慧和勇气。
  等待的过程其实很短暂,但在李牧野的感觉里却仿佛一个世纪般漫长。李牧野一边躲避在墙体后面,一边暗自留意外面的动静。除了枪声,没有其他声音。幸运的是对方似乎真的没准备重火力。不幸运的则是,距离老崔家不足五百米的地方就有一所警局,枪声响彻连天,已经过去了几分钟,那边却一点动静都没有。这意味着这场突袭的背后有着非常复杂的背景。
  墙壁冰冷坚硬,子丨弹丨打在上面发出哆哆的声音,李牧野隔着一尺多厚的墙壁仍能清楚的感受到强烈的震动。
  敌人以无差别方式对着整栋建筑疯狂扫射。
  李牧野根本没机会露头,更遑论找家伙还击。老崔那边先前还传来还击声,但似乎没什么效果。这会儿也安静下来,估计没子丨弹丨了,柜子里有一把手枪,爬过去需要冒一些风险,因为窗户是落地式的,并且没有挂窗帘。

  就在这时候,外面的枪声忽然停了下来。李牧野不去想为什么会这样,果断的扑过去打开柜子拿出了手枪。
  院子里传来凌乱急促的脚步声,大约有四五个人走进老崔家。
  有人用俄语叫着,那个人往左边去了。
  李牧野拿着枪,果断闪出门口,对着几个人连开数枪。贝莱塔手枪发出愤怒的吼叫,子丨弹丨划破夜空消失在天际。那几个人被吓了一跳,一起甩头看过来,李牧野举着枪,暗骂自己枪法真烂的可以,尴尬的耸耸肩膀,转身便跑。
  几个人同时回过神来,端起枪来对着门口一顿扫射。李牧野早已经拐弯儿脱离险地。但身后的追兵也跟了上来。
  最后一名追击者走进门口的时候,忽然从房上垂下一双腿来,拧住了这人的脖子。骑在这人身上,手中刀光一闪,却把前面另外一个人给抹了脖子。然后才猛然一翻身将被骑的这人的脖子生生拧断。

  前面两个人听到动静一回身,当先的一个刚抬起手来就看见了自己握枪的手飞起在空中,鲜血喷涌而出。这人凄厉的惨叫戛然而止,却是被出手杀人者一刀割断了咽喉。剩下最后一个人刚要开枪,李牧野却听到声音,料到是老楚出手了,果断回身,来到他身后,手枪直接顶在这人的后脑上。
  “说,是谁派你们来的?”
  地狱空空如也,不是佛祖的功劳。人间遍地魔鬼,也不是神仙的过错。
  这是李牧野第一次见识真正的顶级特工出手,简而言之,精准,残忍,坚决,还有些猥琐。这不是李牧野所认知当中的武术,而是彻头彻尾,精准简练,一切以杀人为目的的技术。
  李牧野看着这个平日里温文儒雅的老人,一个六十岁的老人,用一把小刀干掉了五个荷枪实弹的武装人员。这本该是电影里的情形,却活生生在李牧野面前演绎了一遍。

  “老了,越来越没用啦。”老楚一边慨叹着一边捶打自己的手臂,摇晃着腰杆,道:“稍微运动了一下就全身哪哪都不得劲儿。”慢条斯理,以更符合一个六十岁老人身份的步伐走到那个活口面前,仔细打量了几眼后问道:“南边来的?”
  这人长的牛高马大,一脸络腮胡子,金色的眉毛像两把刷子,怒目中射出凶光,瞪了楚秦川一眼,操着浓重南俄地区口音说道:“该死的东方老混蛋,你杀了我的兄弟,叶甫根尼将军不会饶恕你们的。”
  楚秦川没搭理他,却把目光看过来:“人抓住了,你是东家,想怎么处理?”
  李牧野素有急智,但眼下这事儿,最危险的时刻已经过去,剩下的部分是怎样从错综复杂的关系中理清楚线索找到主使者。这就需要的对联邦政务非常熟悉,经验老道的人来处理。楚秦川显然是很适合的人选。
  “楚老师,事发突然,我脑子里一点谱儿都没有,这方面您是行家,看着办吧。”
  这时候崔可夫提着枪匆匆而来,楚秦川也不跟李牧野客套,立即命老崔驱车去警局看看情况。如果警局无恙就正常报警,如果警局也出事儿了,就先把消息传递回来。转而解释道:“这边打的这么热闹,警局那边不可能听不到动静,这太不合常理了,我怀疑警局那边出事儿了,如果没出事,那就是人家在上层做了工作,这样的话,咱们该怎么办就按正常程序办。”
  李牧野道:“死了这么多人,这事儿太大了,如果对方走了上层路线,我担心会有大麻烦。”
  楚秦川微微一笑,摇头道:“放心,没什么大不了的,不会酿成外交事件的。”

  李牧野看了看那个活口,问道:“这家伙怎么办?”
  楚秦川道:“这个人是从车臣那边过来的,包括他的几个同伴也是同样的口音,这些全都是死硬分子,不要指望从他们嘴巴里得到什么有用的情报,不过把他交给提莫夫,对你倒是有些好处。”
  李牧野困惑道:“车臣那边来的人怎么会找上我的?”
  楚秦川道:“这就得问他了,不过我瞧他的意思,这张嘴巴不是那么好撬开的,主要是咱们的时间太仓促了。”
  李牧野想了想,道:“我可以试试。”
  楚秦川道:“这事儿可没你想的那么简单,折磨人容易,难的是不着痕迹,不给俄联邦这些同行们留下借口找咱们的麻烦,毕竟咱们是在人家的土地上办事,自卫可以,刑讯逼供可就是违法行为了。”

  李牧野看着那家伙嘿嘿冷笑,道:“咱们当然不能动他,但如果这家伙不幸掉到了受惊的灰熊圈里呢?”
  楚秦川那么严肃的人也禁不住为李牧野这个坏主意莞尔,指着李牧野的鼻尖损道:“你小子,真不是一般的阴狠,就冲你这个坏主意,活该你来到这世间受那些罪。”
  圈养的熊是不冬眠的,不过绝大多数时间里都会困倦大睡,只偶尔醒来补充一些食物。在此期间,熊的脾气会格外暴躁。老崔家这头大熊是国营马戏班解散后留下来的,小熊则是大熊从林子里带回来的,如今也已经长成大熊一样的体魄。两个家伙都有非常严重的起床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