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173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但是我笑着笑着,我就哭了,我嚎啕大哭起来,这种哭泣,我是无法抑制的,我捂着自己的眼睛,我的悲伤,一下子全部都爆发了,我摸着脸,捂着自己的眼睛,我不想哭,但是嘴巴却不受控制,张的很大,哭声无法抑制。。。
  张奇看着我,没有说话,脸色很难看,赵奎的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我哭着说:“他们,他们要对付我,对付我的家人,你们嫂子现在,现在可能已经被抓了,他怀孕了,三个月,才三个月,那小子才四岁。。。”
  我哭着说着,两个人很揪心,赵奎的脚不由得踩着油门,让速度更快,我无奈的哭着,我说:“你知道魏忠有多狠的,你知道的。。。”
  张奇听着,就深吸一口气,搂着我,我无奈的被他搂着,很难受,他说:“飞哥,不要说,不管怎么样,我们都会。。。”

  我嚎啕大哭,悲伤的情绪无法抑制,真的,无法抑制。。。
  我脑子有点昏昏沉沉的,我不想睡,但是这个时候无法抑制自己要睡过去。。。
  当我闭上眼睛的时候,我突然掐了一下自己的伤口,让自己清醒过来,那一瞬间,我像是死过一回,又重新活过来一样,那种感觉真的痛苦。
  两个人都不说话,车子在快速的狂飙着,我感受着外面的风,想要自己清醒一点,我要清醒着,哪怕是捡到的画面是悲惨的,我也要清醒的看着。
  时间像是静止了一样,无声无息的流淌着,当我们过了边境之后,直接朝着昆明出发,从白天,到黑夜,我的手上多了一条止血带,两个人不放心我,又给我做了处理,我也没有挣扎,抗拒,而是接受。
  已经回来了,不能死在半路上。
  当车子开到我的家的时候,我看着小区门口都是丨警丨察,当我看到这些丨警丨察之后,我就知道了。。。
  一切,都已成灰!

  虚惊一场,真的是虚惊一场,所有的一切,都让我感受到了活着的意义与珍贵。
  那温热的拥抱,永远比死灰一样的怀念来的珍贵对了。
  这一切,都让我感觉到不可思议。
  陈玲告诉我,在我走之后,她去上班了,刚到公司,准备开会,在电梯里遇到了要抓她的人,她当时吓坏了,根本就无法反抗,但是很巧,有一个同事跟他坐电梯,救了她。

  我很好奇这个人是谁,但是陈玲的话,让我觉得意外又意外,救了陈玲的人,居然是佘曼,陈玲告诉我,佘曼很能打,像是学过跆拳道之类的,反正很能打,把两个男人都打趴下了。
  虽然他们带着枪,但是始终没有料到,佘曼是个跆拳道高手,而且因为是公司,保安很多,一发生危险,就有很多保安过来了,所以,他们支援的人只有逃走,否则,只有被抓住。
  陈玲在受到惊吓之后,立马选择了报警,而那时候,她也才知道,家里也遇到了危险,幸好家里有保镖,他们拼命保护了啊召的安全。
  家里是他们重点的袭击对象,他们派了三十多个人去,死了很多人,还有枪,幸好保镖很专业,阻止了他们。

  但是在丨警丨察来之前,有一段很残忍的事情,有三个匪徒上了楼,啊召就在楼上,陈玲告诉我,她看了监控,阿默也在,他把啊召放在床下,自己坐在床上,那三个匪徒去抓他的时候,惨剧发生了。
  他用那把切蛋糕的刀,杀了那三个人,而且,手段极其致命跟凶残,一刀毙命,十一岁的孩子,犹如冷酷的杀手一样,跟杀人机器人一样,丝毫没有任何手软跟其他的感情。
  啊召就在床下,他什么都看见了。
  我的内心,有很大的亏欠,都是对于我的家人的,对于家人的亏钱,太多,太多了。
  我跟陈玲一直在病房里,没有离开,没有回家,我身上还有伤,我们不准备回昆明了,我们准备回腾冲,那个地方,有点可怕,我们商量着把房子给卖了,死了那么多人,我们不会在住了。
  陈玲没有问我在外面做什么,怎么受的伤,她说已经没有意义了,她不会多问没有意义的事情。
  我只是搂着她,她也搂着我,我们就这样在医院里享受着这劫后余生的温暖。
  梁英给我办好了保释手续,也申请了丨警丨察对我的人生保护,这个时候,我觉得丨警丨察很可爱,真的,不管你做了什么坏事,在法官没有审判你之前,他们都会保护你。

  医生给我做了护理之后,我就准备出院,我不想住在医院里,这里的味道,太厚重了,真的,我们晚上坐车回腾冲,在腾冲的温泉山庄,很多丨警丨察都跟来了,他们会二十四小时保护我。
  “辛苦,辛苦。。。”
  我对着一个检查房间安全的丨警丨察说着,他只是对着我点了一下头,没有任何话说,就冷漠的离开了,虽然他们很冷漠,但是我还是觉得应该感谢他们。
  坐在自己下的沙发上的那一刻,陈玲也在,我的孩子也在,这个时候,我才感觉人生真的美好,那一切虚妄与噩梦,都过去了。

  “邵先生,根据警方的调查,你已经被列为重点保护对象,警方会在将来的一个月之内,对你进行严格的保护,直到你觉得你自己的安保力量,可以保护你自己了。”梁英说。
  我听着梁英的话,就点了点头,我说:“我会尽快安排的。”
  “邵先生,这段期间,你最好留在国内,什么地方都不要去。”梁英说。
  我听着就皱起了眉头,我说:“一个星期之后,我要参加缅甸公盘。”
  梁英也皱起了眉头,说:“我会为你申请的。”

  我点了点头,梁英办事,我很放心,我看着梁英,我说:“梁律师,该说一说私事了。”
  梁英合上卷宗,认真的看着我,他说:“我这双腿,怎么算?”
  我看着梁英的腿,他后半生应该都站不起来了,我说:“只要我邵飞活着,你的后半生。。。”
  “我有能力照顾我的后半生,我说我的腿怎么办?你们道上的人办事,难道就这么算了吗?你应该知道是谁干的吧?”梁英质问我。
  我听着,心里有点讶异,梁英这个人外表看着文质彬彬的,但是没想到也是这么有仇必报的人,我点了点头,我说:“你想怎么办?”
  “你们的恩怨,牵扯到我,本来就是我的不幸,我不应该怪你什么,但是你们道上的人讲义气,对兄弟都是很照顾的,所谓有仇必报,我相信邵先生是会做到的,我要报仇,至于该怎么做,邵先生看着办,我相信以邵先生的能力与手段,一定会让我满意的。”梁英说。
  我点了点头,我说:“就算你不说,我也会报仇的,这个人太狡猾了,间接的坑害了我,你,李吉他们,都是被他砍的,但是他却躲在幕后,差一点就让他跑了,如果这次我回不来,你们一辈子都不知道是他在搞鬼。”
  “谁?”梁英冷冰冰的问。
  日期:2017-09-11 18: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