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169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哼,你说没事的时候,恰恰就是证明,你要出去做大事,我很了解你,告诉我,到底怎么了?”陈玲捧着我的脸问。
  我笑了一下,捏着陈玲的脸颊,我说:“你真的漂亮,娶到你,是我的福气。”
  陈玲笑了一下,说:“不要岔开话题,快点告诉我,你到底又要做什么?”
  我说:“真的没事,最近有点累,做了很多事,公司,我要夺回来了,压我的人,我要翻身了,只是觉得比较累了。”
  陈玲看着我,突然把我的头抱在怀里,我感受着她身体的温度,很热, 她心跳的很快,她有点要哭着说:“邵飞,你骗不了我的,我们结婚那么多年,我多了解你,你应该知道,我说过,我能承受你在外面做的任何事,所以你告诉我,不要让我担心,让我去瞎想,好吗?”
  我搂着陈玲,将她搂在怀里,抱着她的屁股,让她坐上来,我问:“在客厅里做过吗?”
  陈玲有些恼了,说:“你真的该死,真的,我烦透你了,到底你要做什么?”
  我笑了起来,我说:“真的没事,只是兴奋,今天,整个赌石市场都乱了,缅甸公盘要举行了,他们囤积的料子都压在了手里,只有我能救他们,我马上就要成为救世主了。”
  陈玲看着我,捧着我的脸,说:“但愿如此,邵飞,记住,你是两个孩子的爸爸,不,马上就三个了。。。”

  我听到陈玲的话,脑子突然爆炸了,我摸着陈玲的肚子,她还是平坦的,虽然有点软肉,但是我感觉到了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我说:“你,有了。。。”
  陈玲亲吻在我的嘴唇上,说:“刚好二十周,你出来的那天。。。”
  我搂着陈玲,脸色僵住了,笑容虽然挂在脸上,但是内心实在是太难受了,他的话,像是一把绳索一样,一下子套在了我的脖子上,让我这匹野马无法在撒也的狂奔。
  陈玲捧着我的脸,说:“你不开心吗?还是你觉得,经历过一个之后,你觉得怕了。”
  我抱着陈玲,紧紧的抱着她,我说:“都经历过一次了,为什么会怕?我只是,只是太开心了,没想到,没想到会这样,真是,太惊喜了,真的,陈玲,我太爱你了,我太感谢你了。”
  “所以,今天晚上你要在客厅吗?”陈玲捏着我的脸颊说。
  我笑了起来,但是这笑容是僵硬的,我说:“三个月是最不稳定的时候,我希望你们能安好的,一切都安好。”
  陈玲点了点头,坐在沙发上,靠在我的胸口上,抚摸着我的胸口,她说:“我们一家人都要安好,不仅仅是我们,还有你,你在外面很辛苦,我知道,你这一路走过来是非常辛苦的,那些卑鄙小人曾经都是你的手下,他们趁着你坐牢的时候,都背叛你,为了利益,丢弃了道义,我知道在这很难受,他们就像是蛆虫一样,虽然不能把你怎么样,但是,真的很恶心,不过,都会过去的,我们一家人都好好的。”

  我亲吻着陈玲,紧紧的抱着他,内心十分的煎熬,我的内心像是一匹野马想要狂奔,但是一条无形的锁链在束缚着我,让我无法撒也,无法尽情的去拼搏一次。
  我咬着牙关,把陈玲抱起来,朝着楼上去,我说:“夜深了,以后不准熬夜,有事情,交给手下的人去做,李吉是很好的帮手,他能帮你把事情办好的。”
  “嗯,我知道,他很厉害,很聪明,虽然没有学历,但是管事很有一手,等我把孩子生下来,你买一艘游轮,我们去环游世界,把公司都交给李吉去做,我们就环游世界好了。”陈玲说。
  我把陈玲抱进了房间,压着她,亲吻着他的红唇,她回应着我,双腿不知觉的勾着我,我尽情的拥吻着,她也紧紧的拥抱着我。
  过了许久,陈玲解开我的衣衫,说:“不是说。。。”
  她看着我,眼神很暧昧,我说:“那就亲亲好了,我到书房睡。”
  陈玲突然亲了过来,爬到我身上,热情的拥抱着我,牙齿撕咬着我,让我感受到疼痛,激起我的狂野。。。
  这一切,都是这么熟悉,温馨,尝试过几百遍,但是总是无法厌倦。
  但愿,这不是最后一夜!
  烟,在烧,黑暗的书房里,弥漫着烟味,我看着烟头的火光一点点的燃烧,虽然不是很明亮,但是在这黑暗的世界里,他就是唯一的光明。

  已经凌晨四点了,太阳也快出来了,但是窗帘在掩着,让这书房没有任何光。
  陈玲怀孕了,这让我有很大的顾虑,啊召生的时候,我在缅甸坐牢,现在,有可能他再生的时候,来年要给我烧纸了。
  这一次很凶险,我必须要去,因为我知道,魏忠要的不仅仅是刘辉,有可能是我,如果我不去,他有可能不现身,所以,我派他们四个人去,没有用。
  有句话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所以我必须要去。
  又有一句话说,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所以我必须要去。
  也有说,放虎归山,后患无穷,所以,我必须去。
  我必须去,烟头烧到了我的手指,我下意识的将烟头丢在地上,我拿着手机,给赵奎打了电话。
  电话响了很久才接,我听到了赵奎呢喃的声音,我说:“赵奎,我说实话,我有大事情要做,你能来帮我吗?”
  我不想死,没有人想死,尤其是在得知陈玲怀孕之后,我就更不想死了,连危险我都不想去冒一下,所以,我给赵奎打电话了,之前打那个电话,我没好意思说,因为赵奎现在的生活很好,我不想在打扰他。
  但是现在不行了,我老婆又怀孕了,这又是一个赌博似的会面的,所以,我必须要安排好一切,魏忠可能会算计到了我的手法,所以,我要尽量的给自己多安排一下后路。
  “我在泰国,中午会到。”
  我听到赵奎的话,就皱起了眉头,我问:“你怎么会在泰国?”
  “张奇请我喝酒,他跟我,你身边没有人用,所以,我就来了,但是,你不肯开口,我只能在张奇这里喝酒。”
  我听着赵奎的话,就咬着牙,他说:“飞哥,你身份了。。。”
  我听着,就深吸一口气,我说:“我希望我的兄弟过的好。”
  “我也希望我的兄弟过的好。”赵奎说。
  我听着眼泪唰一下就下来了,我笑了起来,咬着牙,我说:“好兄弟,我会发地址给你的,你是我最后的防卫,这次,我可能会丢命,你能来,我就有底气多了,没了你,我真的没什么底气。”
  “飞哥,我会到的,可能,我们下次一起去来缅甸的时候,你就会多一个干儿子了。”赵奎说。
  我点了点头,我说:“我一定会去的,我们兄弟三个,一定会在一起在喝一杯的。”
  “会的。。。”
  电话挂了,我靠在椅子上,分吹开了窗帘,阳光照射进来,我哭的很厉害,也哭的很伤心,我一直以为赵奎要放弃我,要远离我,但是没有,他在等着我,等着我一句话,像以前一样,不要说那么多客气话,直接命令她就行了。
  是的,我身份了,这个身份,让我们彼此之间,很难受,很沉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